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幸孕成婚:鲜妻,别躲了 > 第414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414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鲜妻,别躲了 第413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看见唐汐,白衍森迈步走进去,淡淡的说:“出院了?”="" 唐汐转身望着白衍森,没回应他,而是反问:“苏苏怎么会这样?”="" 白衍森淡淡的应,“催眠。”="" “催眠?”="" 白衍森没什么心情跟唐汐解释,一副极为不耐烦的应道:“如果你是来看苏苏,看完了你就回去吧!”="" 唐汐拧起眉头:“你这是在赶我?”="" “不然呢?我现在没有那么多美国时间跟你解释这么多,所以请不要在这个时候来占用我的时间。”白衍森脸色极为不耐。="" 唐汐从小就接触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自然看人脸色也有一套,此时白衍森的表情,她已经明了,但是她关心苏惜芩的情况,也顾不得白衍森的情绪。="" 极为淡漠的说:“苏苏是我的好朋友,她在你家出了事情,我自然找你。”="" 白衍森此时真的是没有心情去搭理唐汐,他捏了捏眉心,说:“唐汐,我现在真没时间跟你说这么多,要真想知道事情真像,等苏苏醒来,再跟你说,你现在请先回去吧!”="" 唐汐望着白衍森那隐忍着的脸色,明白白衍森应该是心情不好,所以也没做多停留,但是她出了病房,直接给薄庭川去了个电话,了解情况后,一时间也是忧心忡忡。="" 薄东英回去后,总是愁眉不展,心事重重,这一切都被阮芸都看在眼里,这天上午,薄东英坐在客厅沙发上时,她给薄东英倒水过去,特意显的漫不经心的问。="" “姐夫,惜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靠在沙发上的薄东英手捏着眉心,极为淡漠的应着:“惜芩现在昏迷不醒。="" ”="" “昏迷不醒?发生了什么事?惜芩怎么会不昏迷不醒?”阮芸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看向他的神色显的犹为关切。="" 薄东英抬眸看向阮芸,也许是她脸上关切的表情让他有些动容,于是就说了,“因为惜芩八岁前的记忆记不起来了,她就用了催眠的手法去回忆,但是不想中途出了意外,催眠后一直睡着,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什么?怎么可能用这种方法呢?上次你不是说介绍脑科医生给她,她为什么不用这个?”="" “她也是过于心急想知道结果,所以才选择这种冒险。”="" 阮芸顿了一下,又说:“惜芩那要什么时候醒来?”="" 薄东英忧忡的仰头靠在沙发背靠上,沉沉的叹息一声,“现在要等詹姆士来诊断后才能知道。”="" 阮芸低下头,沉默片刻,几秒后抬头望向薄东英,脸上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几经思量后,才说:“姐夫,惜芩是你的孩子,对吧!”="" 薄东英对于这件事也没打算隐藏,目光淡淡的滑向她,应道:“是的。”="" “那你跟苏华音...。”="" “惜芩不是她的孩子。”薄东英快速的截断阮芸的话。="" 阮芸一怔,“那惜芩的母亲是?”="" “是你姐姐,苏华音抢了你姐姐的孩子,造成你姐姐至今下落不明,这笔帐我会跟她好好的算。”="" 薄东英的声音变的阴森起来。="" 阮芸搁在腿上的手紧紧的绞起来,“苏华音抢了姐姐的孩子?难怪她对惜芩这般,原来是她抢了姐姐的孩子?只是她当时是怎么抢到惜芩的?”="" “这个就要问苏华音本人了?”薄东英那双深陷的眼睛透出杀意。="" 阮芸皱起眉,这样的薄东英她是从来没有见过的,足以可见他对苏华音的恨意,眼里突然暗沉了下来,顿了片刻,便说:“姐夫,她有对你说过姐姐死的事,对吗?”="" “是的,我也正是因为听到这事,才犯民绞痛,阮芸,苏华音这个女人心如毒蝎,你跟她可要保留一段距离啊!”="" “我知道,姐夫,我去跟她探探,姐姐是不是真的不在了?我相信姐姐应该还在世的。”阮芸突然说。="" “不用了,这事我自有主张,你跟她还是少来往,她的城俯深,心机深,别又着了她的道。”="" “好的,那我跟她少来往。”阮芸倒也听从,点了点头。="" 薄东英随后起身上楼去了,望着薄东英的背影,阮芸的眸色突然沉了下来,接着她起身回到自己的卧室,拿起手机,拨了个号。="" “华音,你为什么要对我撒谎?”="" “阮芸,你打个电话过来,突然跟我说这么一句,搞的我也是莫名其妙的,我对你撒什么谎了?”电话那端传来苏华音带着冷哼的笑意。="" “你那天说来帮我劝我姐夫,可是你并不是来帮我劝解的,而是对我姐夫说了一些威胁他的话,华音,难为我那么相信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我说了什么威胁他的话?”="" “你是不是利用惜芩来威胁他?说惜芩是你跟她的孩子?”="" 苏华音那头滞了一下,随后说:“阮芸,我这么说吧,我其实都是为了你好,我希望他能跟你好好的过,不要把你赶出去,因为我真的把你当成好友。="" ”="" 际芸咬了咬唇,滞了几秒,说:“那么我问你,当年我姐姐离开,是不是跟你有关系?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姐夫?”="" “阮芸,既然话问到这个地步了,我也不瞒你,当年你姐夫是强j了我,你姐姐知道这事,一气之下才离开的。”="" 握着手机的手像是要把手机捏碎似的,好一会儿阮芸才问:“所以你的孩子是姐夫的?”="" “对,就是他的。”="" “两个都是。”="" “一个不是,一个是。”="" “惜芩是姐夫的?”="" “对。”="" 阮芸也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说了一句类似威胁的话,“惜芩的身世我想她醒来后应该真相大白了。”="" “你什么意思?她醒来?她怎么了?”那头的苏华音显的有几分不明。="" “惜芩不是不记得八岁前的事了吗?她企图利用催眠来唤醒自己的记忆,但是中途出了意外,现在昏迷中,但是过不了几天,她就会醒过来,待她醒来,你说的真假便能分晓了。”="" 苏华音挂完电话后,立即给傅传军去了个电话,将此事告诉了傅传军。="" 第413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看见唐汐,白衍森迈步走进去,淡淡的说:“出院了?”="" 唐汐转身望着白衍森,没回应他,而是反问:“苏苏怎么会这样?”="" 白衍森淡淡的应,“催眠。”="" “催眠?”="" 白衍森没什么心情跟唐汐解释,一副极为不耐烦的应道:“如果你是来看苏苏,看完了你就回去吧!”="" 唐汐拧起眉头:“你这是在赶我?”="" “不然呢?我现在没有那么多美国时间跟你解释这么多,所以请不要在这个时候来占用我的时间。”白衍森脸色极为不耐。="" 唐汐从小就接触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自然看人脸色也有一套,此时白衍森的表情,她已经明了,但是她关心苏惜芩的情况,也顾不得白衍森的情绪。="" 极为淡漠的说:“苏苏是我的好朋友,她在你家出了事情,我自然找你。”="" 白衍森此时真的是没有心情去搭理唐汐,他捏了捏眉心,说:“唐汐,我现在真没时间跟你说这么多,要真想知道事情真像,等苏苏醒来,再跟你说,你现在请先回去吧!”="" 唐汐望着白衍森那隐忍着的脸色,明白白衍森应该是心情不好,所以也没做多停留,但是她出了病房,直接给薄庭川去了个电话,了解情况后,一时间也是忧心忡忡。="" 薄东英回去后,总是愁眉不展,心事重重,这一切都被阮芸都看在眼里,这天上午,薄东英坐在客厅沙发上时,她给薄东英倒水过去,特意显的漫不经心的问。="" “姐夫,惜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靠在沙发上的薄东英手捏着眉心,极为淡漠的应着:“惜芩现在昏迷不醒。="" ”="" “昏迷不醒?发生了什么事?惜芩怎么会不昏迷不醒?”阮芸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看向他的神色显的犹为关切。="" 薄东英抬眸看向阮芸,也许是她脸上关切的表情让他有些动容,于是就说了,“因为惜芩八岁前的记忆记不起来了,她就用了催眠的手法去回忆,但是不想中途出了意外,催眠后一直睡着,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什么?怎么可能用这种方法呢?上次你不是说介绍脑科医生给她,她为什么不用这个?”="" “她也是过于心急想知道结果,所以才选择这种冒险。”="" 阮芸顿了一下,又说:“惜芩那要什么时候醒来?”="" 薄东英忧忡的仰头靠在沙发背靠上,沉沉的叹息一声,“现在要等詹姆士来诊断后才能知道。”="" 阮芸低下头,沉默片刻,几秒后抬头望向薄东英,脸上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几经思量后,才说:“姐夫,惜芩是你的孩子,对吧!”="" 薄东英对于这件事也没打算隐藏,目光淡淡的滑向她,应道:“是的。”="" “那你跟苏华音...。”="" “惜芩不是她的孩子。”薄东英快速的截断阮芸的话。="" 阮芸一怔,“那惜芩的母亲是?”="" “是你姐姐,苏华音抢了你姐姐的孩子,造成你姐姐至今下落不明,这笔帐我会跟她好好的算。”="" 薄东英的声音变的阴森起来。="" 阮芸搁在腿上的手紧紧的绞起来,“苏华音抢了姐姐的孩子?难怪她对惜芩这般,原来是她抢了姐姐的孩子?只是她当时是怎么抢到惜芩的?”="" “这个就要问苏华音本人了?”薄东英那双深陷的眼睛透出杀意。="" 阮芸皱起眉,这样的薄东英她是从来没有见过的,足以可见他对苏华音的恨意,眼里突然暗沉了下来,顿了片刻,便说:“姐夫,她有对你说过姐姐死的事,对吗?”="" “是的,我也正是因为听到这事,才犯民绞痛,阮芸,苏华音这个女人心如毒蝎,你跟她可要保留一段距离啊!”="" “我知道,姐夫,我去跟她探探,姐姐是不是真的不在了?我相信姐姐应该还在世的。”阮芸突然说。="" “不用了,这事我自有主张,你跟她还是少来往,她的城俯深,心机深,别又着了她的道。”="" “好的,那我跟她少来往。”阮芸倒也听从,点了点头。="" 薄东英随后起身上楼去了,望着薄东英的背影,阮芸的眸色突然沉了下来,接着她起身回到自己的卧室,拿起手机,拨了个号。="" “华音,你为什么要对我撒谎?”="" “阮芸,你打个电话过来,突然跟我说这么一句,搞的我也是莫名其妙的,我对你撒什么谎了?”电话那端传来苏华音带着冷哼的笑意。="" “你那天说来帮我劝我姐夫,可是你并不是来帮我劝解的,而是对我姐夫说了一些威胁他的话,华音,难为我那么相信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我说了什么威胁他的话?”="" “你是不是利用惜芩来威胁他?说惜芩是你跟她的孩子?”="" 苏华音那头滞了一下,随后说:“阮芸,我这么说吧,我其实都是为了你好,我希望他能跟你好好的过,不要把你赶出去,因为我真的把你当成好友。="" ”="" 际芸咬了咬唇,滞了几秒,说:“那么我问你,当年我姐姐离开,是不是跟你有关系?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姐夫?”="" “阮芸,既然话问到这个地步了,我也不瞒你,当年你姐夫是强j了我,你姐姐知道这事,一气之下才离开的。”="" 握着手机的手像是要把手机捏碎似的,好一会儿阮芸才问:“所以你的孩子是姐夫的?”="" “对,就是他的。”="" “两个都是。”="" “一个不是,一个是。”="" “惜芩是姐夫的?”="" “对。”="" 阮芸也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说了一句类似威胁的话,“惜芩的身世我想她醒来后应该真相大白了。”="" “你什么意思?她醒来?她怎么了?”那头的苏华音显的有几分不明。="" “惜芩不是不记得八岁前的事了吗?她企图利用催眠来唤醒自己的记忆,但是中途出了意外,现在昏迷中,但是过不了几天,她就会醒过来,待她醒来,你说的真假便能分晓了。”="" 苏华音挂完电话后,立即给傅传军去了个电话,将此事告诉了傅传军。=""></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