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神医 > 师兄师姐太抢戏2

师兄师姐太抢戏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南星被狠狠收拾了一顿,总算是消停一阵子,然后就轮到朱砂作死了——她突然不打算学医了。
  
  事情的起因还在决明那里。自从出了轩辕信教他们赌的事情之后,决明就分出一分心思在这三个熊孩子的杂学上。正巧江南有名的绣娘陈娘子来治眼病,决明特意吩咐了朱砂和苏合去学。
  
  南星不想落单,也屁颠屁颠地跟在师妹身后一起去学两手。
  
  学了七八天,苏合和南星都能像模像样的绣手帕了,朱砂还在纠结针脚是否整齐的问题。
  
  基本的劈丝配色、描样针法都学完了,南星实在学不下去了,最近他都开始不自觉的掐兰花指了!看师父似乎不再关注他们,于是转头又去跟轩辕信混去了。
  
  苏合听说金陵雨花庄庄主来这里看病,也坐不住了,丢下绣花针跑去见识雨花庄的漫天花雨剑法了。
  
  剩下朱砂天天拿着绣花针死磕,也不知道怎么受了陈娘子的蛊惑,突然闹着要跟陈娘子一起去苏州。
  
  眼看陈娘子眼疾治的差不多了,打算回苏州老家,那几天朱砂都蔫蔫的,有一天早课,终于爆发出来。
  
  “师父,我想跟陈娘子一起去苏州!”
  
  “……”南星和苏合都一脸茫然地看着朱砂,觉得自己一定是幻听了。
  
  在师父的目光下,朱砂有点害怕,不过既然已经说出了口,也就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我喜欢绣花,我想好好学。”
  
  决明手指轻轻敲了敲椅子扶手,并没有发怒,语气如常地问:“那么……你不打算学医了?”
  
  “我……”师父平静的态度给了朱砂更多的勇气,“我带着医书,师父我一定好好背书。”
  
  背医书很枯燥,即使朱砂过目不忘,背这么几年也早已经厌倦了。师父收藏的医书堆得山一样,一想到今后一辈子都要不停的背那些东西,朱砂实在不想走这样的路。年少时眼前的路有那么多,没走到尽头之前,谁能断言哪条路是正确的呢?
  
  “呵,背书?”决明看着天赋绝佳的女徒弟稚气的样子,不怒反笑。
  
  要挨打了要挨打了!对挨打十分有经验的南星紧张地看着师父,时刻准备拉着小师妹赶紧撤,免受池鱼之殃。
  
  然而女徒弟终归受优待,决明叹了口气,没动手,“任何事想走到巅峰,天赋、努力、兴趣、运气,缺一不可。你既然对学医没有兴趣,人各有志,师父不拦你,去吧。”
  
  居然这么简单?南星与苏合睁大眼睛。
  
  每天面对永远也背不完的医书,谁不厌倦呢?只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朱砂这样的勇气跟师父说出来的。苏合也不想背医书,她那么笨,天赋比师姐差远了,连师姐都不打算学医了,她还要继续吗?如果不学医,她学点什么呢?
  
  苏合的心思刚刚有些活络,就看见决明的眼风扫了过来,顿时打了个寒战,什么都不敢想了。
  
  决明虽然忙,但对这三个徒弟是真的倾注了很多心血和期望的,对于女弟子的突然抽风,实在是觉得自己一番心血都喂了狗。只是都喂了这么多年了,要将她逐出师门也有点不忍。堵不如疏,若是强留下朱砂,恐怕这孩子终归是不甘心。
  
  决明想了想,找绣娘陈娘子聊了聊,陈娘子答应带朱砂回苏州,继续教朱砂刺绣。
  
  跟着绣娘陈娘子一起去苏州的朱砂神采飞扬,丝毫没有离别的愁绪。
  
  “我会回来看你们哒!”朱砂一身利落的男装,骑马跟在陈娘子车架旁边,对苏合他们挥了挥手,然后再没有回头。
  
  少年尚不懂离别,苏合也没什么不舍的情绪,眼神里都是掩不住的羡慕。外面的世界那么大,什么时候才能出去走走呢?
  
  南星不敢置信地看着师妹就这样真的逃出了背医书的深渊,一刻也不耽误,转过头来就有样学样地跟师父说:“师父,我打算好好学……打铁!一边打铁一边好好背书!”
  
  轩辕信虽然好赌,但他的主业是江湖知名的兵器锻造大师。
  
  在南星期待的目光下,决明忽然抄起一边的大药杵,朝着南星就捶了下去,“知道什么叫东施效颦吗?!”
  
  “啊啊啊疼!……师父饶命啊!”师父,不带这么重女轻男的。
  
  南星泪流满面,为什么每逢需要杀鸡儆猴的时候,他都是鸡!他也想当一次猴啊啊啊!
  
  南星嘤嘤嘤地逃回谷里养伤,决明放下药杵摸了摸苏合的脑袋,“还是你省心。”
  
  苏合无语。她才不是省心,只是动作太慢,赶不上师兄师姐作死的节奏啊!
  
  少了朱砂,枯荣谷里只剩下南星上蹿下跳,虽然依旧鸡飞狗跳,但总觉得有些冷清。
  
  有时候苏州附近的人来求医,走的时候苏合会让人帮忙给朱砂捎些东西。
  
  头几个月朱砂还让人捎些苏州的特产过来给苏合,后来就杳无音信了。
  
  苏合心里担心朱砂,托人打听她的近况,朱砂这才回了一封信。信里把外面的世界写的天花乱坠,显然是乐不思蜀了。
  
  然而刚过了不到一年,朱砂就灰溜溜的回来了。走的时候鲜衣怒马,回来的时候灰头土脸搭人家的骡车回来的。
  
  那天苏合正跟着决明在附近的镇上义诊,看见朱砂的时候几乎没认出来。那穿着灰扑扑的粗布衣服,头上一样首饰也没有的小姑娘是她精致漂亮爱臭美的师姐?
  
  “苏合!”朱砂眼泪汪汪的扑过来,跑到近前才跟兔子一样怯怯地对决明说了声,“师父,我回来了。”
  
  后面排队的病人很多,决明只是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