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神医 > 第4章 杀猪

第4章 杀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天早上结束了早课,苏合带了份点心去找江庄主继续学剑法。
  
  “江叔叔,上次你说金陵如意楼的点心十分好吃,真是巧了,前段时间如意楼的陈大厨跑来求医,我特意跟他学了两手,你来尝尝地道不地道。”苏合把点心放到桌上,招呼江庄主来吃,刚想问江韶去哪儿了,江韶就一阵风似的从门外进来了。
  
  已经是初冬的天气了,少年却只穿了薄衫,汗水润湿了黑发,有一两丝粘在颊边,气息微微有些不稳,显然是刚经过剧烈运动。
  
  江韶看到苏合,有点意外她跑来这么早,放下手里的食盒,说:“苏姑娘吃饭了吗?我买了包子和豆花,一起吃吧。”
  
  苏合觉得非常奇怪,包子?豆花?枯荣谷什么时候伙食这么好了?谷口的林大娘不是只会做三两一个的大蒸馍吗?
  
  苏合已经吃过饭了,不过看江韶买的多,出于好奇的心理,拿了个包子咬了一口,猪肉白菜馅的,咬一口香的流油!又喝了口豆花,终于确认了这是镇上得月楼的手艺。
  
  看着包子和豆花仍冒着热气,苏合不确定地问:“去镇上买的么?”
  
  “嗯,反正韶儿早上要练轻功。”江庄主也坐下吃。他是江湖人,带手下过来的时候总是不好意思使唤那些英雄好汉来做这些柴米油盐的事,但使唤儿子就没有心理障碍了。
  
  苏合想了想,来回二十里山路,对于有武功在身的人来说,其实也不算太远。不过大冷天的每天早起这么练轻功,也实在是太折磨人,她恐怕是坚持不了的,回头可以怂恿师兄这样练功,这样她们师兄妹三个就不用轮流做早饭了。
  
  苏合只吃了一个包子,喝了一碗豆花。江庄主一个病人,吃的也不算多。苏合本以为那一食盒小山一样多的包子一定会剩下,没想到江韶面无表情地坐在桌边,不疾不徐地一个一个居然全给吃完了!最后连她带来的点心都一个也没剩下!
  
  苏合瞄了一眼少年紧实流畅的腰身,实在想不出吃这么多还不发胖的原因。
  
  吃饱了的江韶心情显然好很多,收拾了食盒,转头看向苏合,“练剑吗?”
  
  “呃……刚吃完饭运动不好。江大哥你先歇会儿吧。”
  
  江韶看了她一眼,刚想说什么,就听江庄主说:“苏合将来可是要当神医的,说的准没错。韶儿以后吃完饭休息小半个时辰再练功吧。”
  
  神医?住在这里养病的人大多闲极无聊,昨天下午江韶虽然没有刻意打听,却也听了一箩筐的八卦。枯荣庄决明神医有三个徒弟,两个都已经各掌一院了,只有这个小弟子还到处游手好闲,看着也一点不着急的样子。江韶心里显然不赞同他爹的眼光,不过也没表现出什么,只是默默地坐在旁边打坐,看着他爹慢悠悠地纠正苏合的招式。
  
  苏合又学了一招,然后跟江韶切磋了一个时辰。
  
  这样的切磋对于苏合来说自然是获益匪浅,但江韶来说也算不上浪费时间。苏合虽然比他弱,但也没有弱特别多,这样的教学相长,对双方都是有益处的。
  
  苏合看了看天色,还剑回鞘,抽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江大哥,今天就到这里吧。今天轮到我做饭了,我得回去给我师姐做饭。你不用去买饭啦,一会儿我给你们送一份过来。”
  
  枯荣庄常年来来往往的都是陌生人,苏合已经习惯了,对于她来说,跟陌生人熟悉起来的过程总是格外的短,所以虽然跟江韶认识才一天,但对他说话时候已经很熟稔。
  
  江韶愣了下,有点不好意思地想要拒绝,江庄主已经点头说:“那太好了,我可是馋你做的东坡肉馋很久了。别送了,一会儿我让韶儿去拿。”
  
  人家有说要做东坡肉吗?居然还点菜?!江韶回过头,简直跟不认识一样看着他爹。
  
  远离了江湖纷争,不用再端一庄之主的架子,江庄主在这里显然很放松。
  
  “好的。江大哥你半个时辰之后去内院拿吧。”不等江韶再发表意见,苏合答应了一声,便匆匆跑了。
  
  苏合做饭也是跟许多大厨学过的,虽然也依然学的不算精深,但胜在博采众长。
  
  洗洗切切,考虑到江韶的食量,苏合特意多做了两个菜,找了个大食盒装了起来等江韶来拿。
  
  江韶来的很准时,半个时辰,几乎是掐着点来的。
  
  “苏姑娘。”他站在厨房门口,有几分手足无措,显然对于蹭饭这种事还不太适应,也不好意思再端之前的高冷范儿。
  
  苏合把大食盒拿给他,“都装好啦,你拿回去吧。”
  
  江韶掂了掂食盒的分量,又看了一眼灶台上少得可怜的几盘菜,顿时有点尴尬,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有点后悔早上在苏合面前吃那么多了。
  
  苏合顺着他目光一看,大大咧咧地说:“哦,我师父和师兄今天去义诊去了,只有我跟师姐吃饭,就这些都已经吃不完了。你赶快趁热带回去吧。”
  
  江韶提着食盒看着她,“谢谢,苏……苏合。”
  
  “不用谢。”苏合笑眯眯地送走了江韶,然后一边吃一边等朱砂。
  
  她饭都吃完了,朱砂还没来,苏合觉得有点奇怪,就四处去找朱砂。
  
  跑到东院找了一圈没找到,最后发现朱砂一直在药房配药,忘了时间。
  
  “师姐,你在配什么药啊?”
  
  朱砂推过来七八个瓶子,“见者有份,别告诉师父和南星啊。”
  
  这么神秘?苏合打开一个小瓶,到处一粒小拇指肚大小的黑色药丸闻了闻,“这药干嘛用的?白芷、白术……调理皮肤的?”
  
  朱砂表扬她,“辩药有长进,再接着看看别的。”
  
  “每瓶都不一样吗?”苏合又看了看别的,有药丸也有药液,有几样能看出用途,有几样虽然能辨出来部分药材,但因为不是常用的方子,不太能猜出来用途。
  
  苏合疑惑:“这些似乎没什么相克的药,都是可以和在一起用的,为什么要分这么多种?”
  
  “笨啊,这样才好赚钱嘛!”朱砂敲了敲师妹的脑袋,一个一个瓶子点过去,“丰胸、乌发、香体、浓密睫毛……”点到最后一个,朱砂笑的很诡异,说:“紧蕊。”
  
  苏合眨了眨眼睛,好吧其他几样外敷内用的她都明白怎么用,这“紧蕊”是什么?
  
  朱砂轻咳了一声,跟小师妹咬耳朵说了那“紧蕊”的意思。
  
  苏合震惊地看着师姐,师姐你看医书的时候,脑子里到底想着什么黄#暴的东西啊!你把师父纯洁的药材搞成这样,师父知道吗!怪不得要趁师父和师兄不在的时候配药。
  
  朱砂被苏合看的不好意思,伸手要夺回药瓶,“不需要么?还给我啊!”
  
  送出来的东西怎么还能要回去!苏合连忙护住药瓶,“师姐,我抱着严谨的科研态度研究研究,咳,研究研究。”
  
  苏合跟着江庄主学了几天剑法,跟江韶慢慢熟悉起来了。江韶吃人嘴短,虽然江庄主对两个人的差别待遇总是很给苏合拉仇恨,江韶的态度也依然还算和善。
  
  然而有一天早课,决明忽然跟三个弟子说:“我跟附近镇上的王五说了,让他来庄里住几天,你们从今天开始去跟他学学手艺。南星和朱砂手里的事都先放放,我抽空会去东院和南院看看的。”
  
  镇上的王五?南星疑惑地问:“王五是谁?”
  
  “附近最有名的杀猪匠。”决明看着三个徒弟,非常严肃认真地补充一句,“必须跟着人好好学。”
  
  “……”师父你真的不是开玩笑?!
  
  虽说行业无贵贱,但杀猪什么的,他们真没兴趣学啊。
  
  苏合实在不好意思跟江庄主说她这几天不去学春晓剑法要去学杀猪,所以只是含含糊糊地说有事,过几天再去接着学剑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