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神医 > 第5章 坐诊

第5章 坐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很快又到了义诊的时候,这次轮到苏合跟决明一起去。
  
  药童赶着装药材的车先走了,苏合跟决明慢悠悠的背着随身的药箱慢悠悠的往前走。
  
  他们已经够早,却没想到有人比他们还早。苏合和决明走到一半的时候遇到江韶从镇上买了早点回来。正在抽条的少年身形有些单薄,修长的腿上还绑着沙袋,跑的热气腾腾的。江韶停下来礼貌地打招呼,“决明神医、苏合,需要帮忙吗?”
  
  “不必,你回去吧。”决明看了一眼朝气蓬勃的少年人,点了点头。
  
  江韶也不多啰嗦,拿着早点回枯荣谷了。
  
  决明看着少年的背影,对小徒弟说:“江庄主这个儿子很孝顺,也很刻苦。”
  
  决明不是会闲话家常的人,说这话让人莫名的觉得有深意。
  
  苏合眨了眨眼,无辜地看着师父,“师父,你不会也每天早上都想吃镇上得月楼的早点吧?”
  
  就算是想吃,求别逮着一个徒弟使唤,这话回头也跟师兄师姐说说啊!
  
  决明伸手弹了下苏合的脑袋,“在任何一门技艺上想要有所成就,三分靠天分,七分刻苦。你师兄和师姐如今已经各掌一院,你怎么打算?”
  
  天分难道只占三分吗?苏合十分不认同师父的话,不过也没有争辩,只是抓着重点问:“师父觉得我也有能力掌一院了吗?”
  
  决明白了她一眼。
  
  苏合于是摊了摊手,“能力还差得远,所以我怎么打算都没用啊,师父。”
  
  “你就不能想办法自己争取争取?”决明有点怒其不争。他这个小徒弟,资质不算顶尖,但毕竟是师从于他,比那些外面的大夫还是强的,只要不遇上特别的疑难杂症,医术如今也算够用。她倒也不是不努力,但就是没有那种一定要争第一的心气儿,所以总是显得平庸。
  
  “我也想来着,可是自己能力不够啊。万一师父你真答应了让我去治病,我岂不是害人么?”苏合平日里虽然很敬畏师父,但说实话,她觉得自家师父不算有原则的人。
  
  决明有点头疼,她还真以为他会什么也不管地放她去草菅人命啊?
  
  本来决明一直压着苏合,连诊脉开药方都不许,显而易见的偏心,就是想逼出她的不甘来,不过这丫头知足常乐,这么几年踏踏实实的背书,一句也没找他提过。
  
  决明想了想,叹气,还是算了吧。第一永远只有一个,可是他有三个徒弟。南星和朱砂都是争强好胜的性子,这几年越发不和,小徒弟软和些,也算是有个人能在中间调和一下。
  
  “今天义诊,随我诊脉开方吧。”
  
  “咦?真的?师父我可以给人诊脉开方了?我真的可以了吗?”苏合惊喜地抓着决明的袖口。她也很期待能学以致用。
  
  “可以了可以了。”决明无奈地说:“一会儿面对病人的时候稳重点。”
  
  “我很稳重的!”苏合愉快地背着药箱加快了脚步,“师父,咱们走快点啊。”
  
  在镇上义诊,来看病的多是附近的乡亲,有曾经来过的,苏合就笑眯眯的一边诊脉还一边跟人聊天。
  
  朱砂和南风为了让人信服,总是会装作一副很稳重的样子,这几年端着架子脸色一沉,颇有些小神医高深莫测的气势,不管是在镇子上还是在枯荣谷里,大家都不大敢开他们玩笑。可苏合不一样,总是笑嘻嘻的,虽然很讨人喜欢,但这幅样子却很难得人信任。
  
  师徒两个开始坐诊,看了几个病人,然后来了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中年农夫,面黄肌瘦满脸病容。
  
  决明摸了摸病人的脉,提点了苏合几句,让她也摸了摸,示意她开方子。
  
  苏合提笔开了方子,决明扫了一眼,没什么问题,就直接递给了面前的病人,“去抓药吧。”
  
  中年农夫闻言愣了一下,结结巴巴地说:“神医,我是青山村的,昨天夜里赶了几十里的山路,排了半宿的队才排到,你……你能不能再给我看看?我这两年看了好多大夫,把家里的田都卖了,吃了好多药,也没治好。”
  
  那中年农夫带着久病的凄煌和热切,翻来覆去地说他的各种症状,不甘心巴巴跑来求医,却几句话就被神医十几岁的小弟子打发走。决明脾气不算好,然而面对病人的时候还是比较有耐心的,皱着眉重新写了个药方,基本上跟苏合刚才写的一模一样。那农夫看不懂,见是神医亲自写的,欢天喜地地拿着走了。
  
  一天下来,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不管是开方、针灸、还是接骨,决明让苏合动手的时候,都有人会希望决明亲自动手,就算是那些没有提出换人要求的病人,也一副怀疑的样子,有的甚至拿了方子没抓药就走了。
  
  苏合非常沮丧失落。
  
  傍晚收工的时候,苏合觉得浑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干了,从没有这么累过。
  
  当初砂和南风开始跟着诊脉的时候,年纪更小,决明每次只分很少很少的任务给他们,而且大多是简单病症,所以虽然也遇到有拒绝他们诊治的,但相对而言没有太多。而今天苏合面对的质疑显然有点太过猛烈。
  
  决明不大会安慰人,看着小徒弟蔫头耷脑的模样,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头,“有什么可伤心的,你年纪还小,就算他们信你,也只是看在你是神医徒弟的面子上,而不是因为你本身。如今他们不信你,也不是因为你本身。医者,在某种程度上能断人生死,没有人在什么也没做的时候就值得被人以命相托。”
  
  小徒弟不被人信任,决明心情也不怎么愉快。不过也能理解这些病人的想法。慕名而来的人,大多都是饱受疾病折磨,久治不愈,把治愈的希望放在神医身上,对于一个十几岁看起来就不怎么牢靠的小姑娘,自然是百般质疑的。
  
  不被信任是理所当然的,而信任反而是弥足珍贵的。
  
  药童把剩下的药材装上车,驾着马车回枯荣谷。
  
  冬日黑的早,决明带着小徒弟慢吞吞的散步回去,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举着手里的火把照亮小徒弟前行的路。
  
  苏合必须自己想通,这是医者必经之路。
  
  苏合埋头走了一段,心情慢慢平静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仿佛要将所有的不愉快都通过这口气吐出去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