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神医 > 第21章 开解

第21章 开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合最后还是跟杜飞白一起走了。
  
  岳清歌如今隐居在金陵,离杜家所在的地方并不远,当初杜飞白也是因为要拜访的名医失踪,才查到岳清歌的事情。
  
  苏合在杜家的一家药铺长春堂当了坐诊大夫。
  
  初时大家看她年纪小,对她不信任,难免生意清淡。然而杜飞白这样的生意人,自然是懂得如何推销包装。
  
  他先是找人在茶馆酒楼议论长春堂新来的小大夫,当然也不是一味夸奖,有人将苏合吹的天上有地下无,然后又派另一拨人与之争论,引人注意。
  
  最后两边争论不下,后来越说越僵,鼓吹的一拨人有一个人突然倒地口吐白沫,贬低的那一拨人惊慌失措,连忙将人送到医馆。
  
  接下来自然是苏合神医妙手回春,使人起死回生的戏码。然后贬低的那拨人自然纳头便拜心服口服。
  
  整个过程粗制滥造的苏合都觉得心虚,然而不明真相的群众却显然还是人云亦云的多,生意似乎的确比从前好些了。
  
  苏合有点无奈地跟杜飞白说:“还是别这么做了,这么夸张的造势,怕那岳清歌知道了咱们是为了引他上钩,万一恼羞成怒了。”
  
  杜飞白笑了笑,“我有分寸,阿合不必担心。很多药铺初聘坐堂大夫的时候都会想办法宣传一下的。阿合有什么缺的要买吗?回来之后诸事繁杂,今日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阿合让我尽下地主之谊吧。”
  
  苏合哪有心情跟他逛啊,如今靠着他宣传虽然略略有了些名声,苏合也是有真本事的,然而最近求医的终归还是妇女居多。再这么下去,恐怕苏合会被传成个妇科圣手。那岳清歌上钩的可能性实在不大。
  
  然而苏合也不便拂他的面子,她也的确需要买些日用品。
  
  两人一起出门,一路上杜飞白努力想逗苏合开心,然而苏合哪有心情,只是配合着笑笑。
  
  杜飞白微微垂眸,陪苏合买完东西之后,直接吩咐马车向城外驶去。
  
  “杜大哥?”苏合意外地看着他。
  
  “今天天气不错,趁前些天的雪还没化,带你去踏雪赏梅。不要天塌下来的样子,虽然……也许天确实塌下来了。”杜飞白靠在马车后面的软垫上,还是一副悠哉又优雅的样子,然而眼神却带了几分说教的严肃,“思则伤脾而气郁,忧则伤肺而气结。你是大夫,比我更清楚这些。”
  
  苏合抿了抿唇,没有反驳。道理当然谁都明白,她在谷里的时候也时常不理解那些病人能有什么比命更重要,不好好养病却到处跑。可是,人有的时候终归是身不由己。
  
  杜飞白看她的表情,就知她没听进去,坐直了身体,表情也严肃起来,“阿合,我虚长你几岁,也算经历过一些人生波折。我看着你,就像看到当年的自己。当然,你比我当年要好得多。”
  
  “我年少的时候,是金陵出了名的浪荡子弟,每日里被我爹用棍棒追着打。”虽然是说年少时的糗事,然而杜飞白唇角却带了丝笑意,眸子里对那再也回不去的轻松时光充满眷恋,以及悔恨,“我爹快三十岁才有的我,家里的独苗,我爹也不舍得下手狠了,何况还有我娘护着,我也就一直自鸣得意地游手好闲。”
  
  “那时候我爹年纪还不算大,身体也一直硬朗,我最大的烦恼就是听说定亲的方家姑娘是个无盐女,但却又没办法反抗我爹娘的一意孤行。我那时候还想着要离家出走来着,我觉得呆在家里的话自己大半辈子都要在他们的控制之下,娶亲,生子,然后过个二三十年,我爹老糊涂了,而我也长成一个无趣的中年人,他才会把江家传给我,我才能有那么一点点的自主权。”
  
  杜飞白垂眸,神色有些黯然,“谁曾想突然间,生意上的对手设局害了我爹。家里叔伯争权,我祖母老糊涂,偏袒我的叔伯……我那时候也的确不争气。我娘一个女子,本来身体就不好,又殚精竭虑,没两年也就去了。”
  
  老狐狸难得跟人说些掏心挖肺地话,本是想规劝苏合,然而说着说着,回忆起往事,自己也忍不住难过起来。端起手中的杯子抿了口,淡而无味,是这些年喝惯的茶,而不是当年江公子年少风流时喝惯的酒,一晃眼,这么多年就过去了。
  
  杜飞白无趣地放了杯子,桃花眼眸光流转,看着苏合,微微笑了笑,“那时候我也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我爹去的时候,家里有娘撑着,叔伯、祖母也还算亲,我觉得天塌了。后来叔伯翻脸,祖母有自己的立场,我的天又塌了一次。以为事情最糟不过如此了,谁曾想,娘也去世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