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神医 > 第43章 等我宝剑锋成

第43章 等我宝剑锋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合最后还是把江韶拉进了包厢。
  
  “江大哥,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苏合偏了偏头,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快,“你别看这里是个……不怎么正经的地方。不过你放心,这只是表象。其实内里是个再正经不过的地方,而且我应该也不会在这里久待。”
  
  “苏合,你在怕什么?”江韶看了眼苏合身后侧的墙壁,那里应是有人监视,而且明目张胆,并不刻意隐匿。他不明白苏合为什么非要在这包厢里说,仿佛心甘情愿地受人监视似的。
  
  江韶看着苏合,一字一句说:“既然我跟你一起来了京城,那么就一定要跟你一起走。此间主人手下人数虽多,但功夫并不算高。何况,天子脚下,繁华之地,我们今晚杀出去,此间主人未必敢闹大。无论他是谁。”
  
  江韶忽然伸手握住她的手,一个圆圆的小瓶滑入她的手心。那是师兄给她的药,据说无色无味在密闭空间里半刻钟内能毒死一客栈的人。
  
  江韶目光坚毅,只要她点头,他今晚即使死在这里,也一定会救她出去。君子一诺,重于千金。
  
  江韶的手心滚烫,握着她的手,苏合摩挲着手里的小瓶,微微垂眸。
  
  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那速成功法似乎成功率也不怎么样,岳清歌手底下的人就并非各个都是高手,这封四姐手底下——既然江韶这样堂而皇之闯进来了,想必也的确有几分把握,还有□□相助。或许她可以借助江韶逃出去,也许她还可以回去求岳清歌帮忙,也或者借助杜飞白或者别的什么她救治过的好心病人的力量。
  
  退一步,她或许还可以当心善天真的小姑娘,让别人替她撑着天。
  
  然而,一边是陈国的暗金堂想要七窍石,一边是周国各方势力想要速成功法的药方。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她如今自然是孑然一身了,可是那些帮她的人都是有名有姓有家有业。她又怎么能那么自私?
  
  何况,她恨这样一次又一次无能为力的情况,她迫切地想要得到力量,保护自己,保护师姐,保护所有人,她怎么能走?!
  
  苏合平静地说:“我没有怕什么,我只是知道了师姐的行踪,打算留下来。”
  
  江韶皱眉,“他们是齐王的人?”
  
  江韶这一天显然已经听到了那些乱七八糟的风流逸事。
  
  “谁的人无所谓,反正都是朝廷正统。”苏合不想说太多,眼睛弯弯地笑了笑,“江大哥,我打算留下有两个原因。你听听,若是听完你还要坚持带我一起离开,那么我就听你的杀出一条血路出去。”
  
  “第一,人总是要识时务的。我可以躲起来,但是曾经帮过我,收留过我的人不可能全都躲起来,那些有心人总是可以顺藤摸瓜。之前我的打算,终归还是太过理想化。而且我师姐的传闻你也听说了,我千里迢迢赶来京城就是为了见她,我没有办法不管她。”苏合话里一半暗指暗金堂,一半暗指封四姐这股势力。
  
  “第二,这地方没你想的那么险恶。枯荣谷已经没了,师父也没了。我总要有个地方落脚,有自己的事情做。”苏合眨巴着眼睛看着江韶,故意卖了个萌,“我又要东躲西藏又要找营生,适合我的事情真是不多啊。”
  
  江韶看着她,心里难受,“苏合,在我面前不必强颜欢笑。”
  
  “我没有强颜欢笑。江大哥,江湖人对朝廷多半没什么好感,但平心而论,朝廷怎么说也不能算是邪魔外道吧?我一个大夫,在哪儿给人看病不是看病?今后有朝廷庇护,还是不错的。”苏合安慰他。
  
  话虽如此,朝廷有那么多医术精湛的太医,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手段扣留她一个大夫呢?朝廷正统的人又为什么拿一座青楼当据点呢?
  
  江韶微微皱眉,事情必然没有她说的那样简单。
  
  苏合笑靥如花,“别皱眉了,江大哥。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有机会我会去看你的。”
  
  江韶握着她的手不愿放,总觉得这一次如果放手,可能就会失去什么。
  
  他可以拼着这条命不要,带着她杀出一条血路出去。但是如她所说,之后呢?雨花庄、杜飞白家、朱砂,这些都不管不顾了么?他一辈子带着她东躲西藏吗?还是去阎王城?
  
  江韶说:“我留下陪你一段时间吧。”
  
  苏合垂眸掩去微微有些泛红的眼眸,嘴角却微微勾起,“江大哥,回去吧。好好练剑。我们总要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再说其他。”
  
  江韶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
  
  如今这个世道,他能依仗的只有手中剑。然而他的剑,锋刃未成,只能一退再退地忍耐。第一次在枯荣谷,他只能逃;第二次面对岳清歌,他依然无能为力;这是第三次了,也许还不会是最后一次。
  
  他天资好,又勤奋踏实,而如今却恨自己为什么不能走些歪门邪道更快一点掌握力量呢?
  
  江韶目光专注地看着苏合的眉眼,仿佛要把她的样子刻进眼里刻进心里一样。苏合今日穿着封四姐的那过于华丽拖沓的衣服,涂了淡淡的脂粉,还梳了一个略显妩媚的垂鬟分肖髻,有点不像平时的她了。
  
  少年忽然开口说:“苏合,我还没有对你说过我喜欢你。”
  
  苏合一愣,抬头看向江韶。江韶对她很好,好到超出一个朋友的仗义,她感念于心。她也是个大姑娘了,跟一个男子单身上路,路上难免会有诸多不便的地方,但是江韶一直都十分正人君子,从未有半分逾礼之处。两人毕竟相识的很早,她以为江韶是把她当妹妹看了。
  
  江韶又很认真地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
  
  少年时懵懂隐秘的心事,尚未表露,便被杜飞白横插一脚。那时骄傲又别扭,自然不肯再提。后来,江庄主去世,他身为人子,一事无成,有什么脸面去想那些风花雪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