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神医 > 第58章 收服

第58章 收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合手里有了钱,但把这钱在皇帝陛下眼皮子底下洗白才能拿出来用。毕竟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她估计还是缺钱,这不会是一锤子买卖。
  
  苏合这次也不必找杜飞白指点。洗钱,没有什么行业比赌坊更方便了。
  
  她去找皇帝陛下说了下情况。皇帝陛下还算个明君,虽然没有办法给她更多的钱支持,但也同意她预支了半年的用度做本钱,自己想办法做点生意。这些钱,加上从杜飞白那里拿到的分红,以及苏合卖出去的一部分药,还有写的自疗手册的稿酬,凑了有六万两,盘下了城西鱼龙混杂之地的一家小赌坊。
  
  苏合通知北边采买的人,放宽了采买孩子的年纪,特意交代他们最近尽快送回来些年纪大的,打算送去赌坊当伙计。这些人千里迢迢的被买过来,身契在苏合手里,而且还无依无靠,比在本地采买的要可靠。
  
  筹谋着开赌坊的事情,苏合想起当年在枯荣谷里那个好赌的轩辕信前辈的口头禅——艺多不压身。
  
  年少的时候穷尽她的想象,恐怕也想不出自己有一天会开赌坊,而且还亲自给伙计们培训赌术。
  
  苏合跟轩辕信学过,但自己疏于练习,算不得什么赌术高手,好在很多窍门都听轩辕信讲过。对手底下人进行些理论教学,然后逼着他们自行领悟,她还是可以胜任的。
  
  比起呆在监察处的训练营每天受死亡威胁,学些一技之长从此当个坐庄的伙计什么的,简直是天堂一样的人生。所以大大小小的孩子在练武之余,都很努力学赌术。学了一个多月,千把人里总还是能挑出几个不错的,放到赌坊一边坐庄赚钱一边继续培养。
  
  苏合又从中选了数算比较好的去当账房,说话伶俐的去当伙计,再把岳清歌手底下的成年人安□□去暂时镇场子。虽然大多数伙计年纪都偏小,看起来有点不像样,但总算是把赌坊开起来了。
  
  赌坊取名如意赌坊,开张第一个月算了算帐,净赔进去三千多两,这还是所有伙计都不用给工钱的情况下。
  
  赚钱,实在是一门十分深奥的学问。苏合手底下这些人都是新手,若不是所有人都极为警惕,且后台硬,武力强大,恐怕第一个月就能赔的让她关门。
  
  好在苏合有其它的来钱之道,开这家赌坊主要目的是让手里的钱合法化。
  
  她叮嘱赌坊的账房将帐做的天衣无缝,然后又做了笔生意,靠着暗地里的生意养着监察处。
  
  苏合手底下这些训练营的孩子学的东西比较杂。他们反正也不是名门正派子弟,不需要勤劳刻苦的打基础,所以每日里除了稍微练练武、识识字、互相针灸之外的空闲时间,苏合想起来什么,就会教点什么。
  
  封四姐闲着没事,挑衅苏合苏合也不理,偶尔也会教那些女孩子唱唱歌,跳跳舞什么的。
  
  书到用时方恨少,苏合也教不了太深,只能师父领进门,让他们学艺在个人了。不过她见识过很多行业的顶尖人物,眼光还是有的,看到天赋特别好的,难免有惜才之心。苏合就把这些人挑出来不再让他们走练武这条路,弄些书让他们自学,有些方向有条件了找个师父教教。这些人天赋不错,又在生命威胁下玩命一般学东西,进步还是比较大的。
  
  据岳清歌说,过去监察处的训练营是有相互使绊子甚至杀人的情况的,毕竟选拔的名额就那么几个,彼此都是竞争关系。不过如今也许是课业太重,也许是能够被选出来的方向并不止武功一项,这些孩子彼此间倒相处的还算安稳,相互间帮忙针灸也没见出什么问题。
  
  不过一年之后,开始每月筛选武功高手的时候,效果却并不是太理想。这些孩子才学武一年而已,年纪又小,即使有速成药,前三名加起来也不是苏合这半吊子的对手。
  
  不过岳清歌说过去的监察处,这样水平的孩子就被派出去做任务了。在任务里磨砺,活到最后的才是高手。
  
  好在如今北边的事情也不是新手就能去做的,死亡率会太高,没有磨砺的意义。所以皇帝陛下也没给监察处派什么任务,苏合也就能再拖一阵子。
  
  连着三个月,苏合一个人都没选出来。
  
  那天早上皇帝陛下突然下密旨申饬了苏合一顿,也没具体说明什么,只说她办事不利。
  
  苏合以为是自己故意拖延不肯选人让皇帝陛下不满了,小心翼翼地给传旨的公公递了银子才知道真正的缘由。居然是封四姐闲极无聊,在外面东游西晃,勾搭了吏部尚书的公子和左相的侄儿,脚踏两只船,然后船翻了,两个公子哥打破了头,闹得沸沸扬扬。
  
  居然是这种事,怪不得陛下的密旨说的含含糊糊。苏合很无语,自从岳清歌成了她的贴身侍卫,走哪儿跟哪儿之后,封四姐没办法再使小动作,就很寥落地自己另外找乐子去了。
  
  苏合本是打算选出第一批自己的人手之后,再腾出手来安排封四姐。可如今已经晾了封四姐一年了,手底下有这么个人,总不能一直让她闲着。
  
  有了岳清歌的支持,即使她暂时还没有自己的人手,也多少有点底气了。
  
  苏合备好茶水,让人去请封四姐过来。
  
  封四姐蛇腰款摆,进门看见岳清歌不在,勾了勾唇,“呦,小苏合这是终于敢一个人见我了?不怕姐姐吃了你吗?”
  
  苏合如今也非吴下阿蒙,同样笑着对封四姐说:“岳大哥在的话,四姐就不敢吃我了吗?原来四姐如此怕岳大哥啊,当初不知道是谁说要让岳大哥来舔她的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