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神医 > 第69章 挽心

第69章 挽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绿耳是匹好马,就是似乎有点活泼过头了。
  
  苏合与江韶并轡而行,绿耳总喜欢撞苏合的马,或者领先半个身子别苏合的马。
  
  苏合骑的这匹马是随便从监察处的马厩中牵的,比不得绿耳这样的千里马,但胜在脾气温顺,任劳任怨。
  
  绿耳撞它,它也不发脾气,乖乖的往一侧让。到最后几乎都要让到驿路边的田地里去了。
  
  江韶呵斥了绿耳几次,绿耳都不听。
  
  江韶说:“你不听话我要你何用?你走吧。”
  
  苏合正看江韶幼稚的跟马吵架,江韶忽然松开马镫和缰绳,一跃到了她身后,与她共乘一骑。
  
  马上空间有限,江韶的气息突然靠拢过来,长长的手臂松松圈着她,让苏合有点不自在。
  
  苏合努力往前让了让,说:“你跟一匹马生什么气,它能听懂么?”
  
  “它聪明着呢。”江韶回手抽了绿耳一鞭子,“还跟着我干什么?”
  
  绿耳扬蹄叫了一声,似乎也很生气的样子,往前跑了一段路,又停下来。
  
  等苏合与江韶赶上它,它就绕着他们,一会儿前一会儿后的跑来跑去,还时不时的想要去咬苏合那匹马的尾巴和耳朵。
  
  江韶又抽了绿耳一鞭子把它赶开,“说了不要你了。”
  
  绿耳似乎真的听懂了,耷拉着脑袋,乖乖地跟在他们身后,跟了一段见江韶一点也不回心转意,又跑了上来。
  
  这次它不敢再使坏,一边跑一边小心翼翼地偷偷看江韶。
  
  苏合觉得还挺有意思的,伸手想摸摸绿耳的耳朵。绿耳鼻子里威胁地喷着粗气,偏了偏脑袋,很骄傲地躲开。
  
  江韶哼了声,它立刻支楞着耳朵不敢动了。
  
  “它还真挺聪明。”苏合如愿以偿地摸了摸绿耳的耳朵,用手肘推了推江韶,“好了,它都认错了,回去吧。”
  
  江韶虚虚抱着苏合,她身上带着清凉药味的馨香萦绕在鼻端,有点不舍得放手。不过两人实在贴的有点太近了,他心猿意马,有点令人尴尬的反应,再不走,恐怕就要被苏合发现了。
  
  江韶不情不愿地换回到自己马上,又轻轻抽了绿耳一鞭子,“若不是苏合求情,下次真的不要你了!”
  
  教训完绿耳,江韶说:“我带你去拜访的这位小泉山上的朋友姓杜,我一直叫他杜伯。”
  
  “杜伯?他比你大很多吗?”
  
  “是啊,他比我爹年纪还要大,我们是忘年交。”江韶想了想,简单地跟苏合介绍了下那位杜伯的生平,“杜伯参加过三十年前那场武林人士保家卫国的大战。当年他跟叶家庄的老庄主是结拜兄弟。后来叶家庄的老庄主死在了暗金堂手里,临终拜托杜伯照顾家小。杜伯一辈子未娶,照顾叶老庄主的家眷幼子。等叶家庄现任庄主成年之后,他就一个人隐居在了小泉山。”
  
  “叶家庄?是‘夜雨琼楼’江南四大庄的那个叶家庄吗?”苏合问。
  
  “是。我跟叶家庄现任庄主叶明心是好友,后来才认识了杜伯。叶家庄偌大基业,杜伯当年挺不容易的。后来说放就放了,令人钦佩。叶明心一直劝杜伯回叶家庄,十天半个月就要跑去探望一次杜伯,可是杜伯在山里习惯了,不肯回去。”
  
  居然是拜访这么一位德行高尚的老前辈,苏合顿时觉得有点紧张,甚至,还有了点见家长的感觉。
  
  苏合想了想,问:“需要带点什么礼物吗?”
  
  江韶笑了起来,“不必。苏合,你不用担心,他一直都很想见你。”
  
  “啊?”
  
  “他有喘症,一直在照着你写的自疗手册自己保养,很仰慕枯荣先生。我认识好多江湖人都认真研读过你的书,不过他们都以为枯荣先生是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
  
  “是这样吗?”苏合有点不好意思,“当初为了赚钱罢了。那些都是很基础的东西,我只将前人经验做了总结简化,算不得什么的。”
  
  “只有你觉得不算什么。疑难杂症又能造福几人?这些通用的病症治疗之法,才是真正的济世之法。”江韶脸上的表情明明白白地写着为她骄傲。
  
  苏合与江韶到小泉山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绕了半天的山路,终于见到了一处不大的院落。
  
  很朴素,收拾的很干净,门口的架子上还晾着动物的毛皮以及腊肉之类的东西,像是山中猎户的房子。
  
  江韶摇了摇简陋的篱笆大门,扬声唤,“杜伯,我来啦!”
  
  过了片刻,里面房间的门打开,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走出来,中气十足地笑骂,“这次还挺精神的,可别摇了,把我的门摇坏了,要你赔。”
  
  “咦。”杜伯看到了苏合,有点意外,慢吞吞地开了篱笆扎的门,笑着说:“小姑娘长得真俊。”
  
  “她是苏合。”江韶牵住苏合的手,迫不及待地想要昭告天下一样,说:“我的未婚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