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神医 > 第77章 退让

第77章 退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金陵的冬天湿冷湿冷的,苏合裹着银狐大氅抱着手炉还觉得冷,一点也不想走出房间。
  
  收拢北方武林势力的行动并不顺利,因为江韶的搅局。
  
  苏合派出去的人,已经有三拨人被他阻挠了行动。
  
  他对江南一带极熟,苏合手底下的人想要避开他很难。苏合只好加派人手。
  
  明廷推开门,带进来一阵冷风,四个人垂头丧气地进来,单膝跪在地上,眼眶红红地说:“属下无能……”
  
  苏合震惊的手炉都掉了,“明廷、凌风、吴楚、安清,你们四个人竟然拦不住一个江韶?”
  
  这四个,几乎是她手底下最拔尖的四个人了。即使是她下令不许伤了江韶性命,让这几个人有些束手束脚,但不至于拦不住江韶吧?
  
  苏合压着火气,“林月楠如何?”
  
  她派出去了两路人,明廷一路去拦住江韶,林月楠一路去抓捕南渡的北方武林势力。
  
  明廷羞愧地回答,“江韶甩开我们四个之后,又去将林月楠打伤了。”
  
  “废物!”苏合拿着手边的杯子砸了出去,气的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四个人围攻江韶一个,没拦住江韶也就罢了,还让江韶从容去将林月楠打伤了!
  
  岳清歌懒散地坐在一侧,斜着眼角睨了苏合一眼,冷冷地笑了笑。
  
  苏合莫名有点心虚,然而却说不出什么格杀勿论的话。
  
  于是只好做出盛怒的样子,一手抚着额头,一手挥了挥手,“都下去吧,我一个人静静。”
  
  明廷他们诚惶诚恐地下去了,岳清歌看了她一眼,也站起来出去了。
  
  门被关上,苏合才放下抚着额头的手,心里即烦躁又苦恼。
  
  江韶这是恨她了吧?所以打算除魔卫道,专门坏她的事?
  
  她可以杀了江韶,也可以再加派人手去阻拦江韶。
  
  可是不得不说在她心里,是极为不忍折了江韶的锋芒的。所以她一开始只派了两个人去,发现不敌之后,加派了一个人,发现仍然不敌之后,才派出去四个人。
  
  其实她根本就不希望江韶败在明廷他们手里。二十年严寒酷暑的苦练,不该败给投机取巧。
  
  她希望他的江湖路一直那么繁花似锦,她即使已经无法参与,却也不希望成为摧花的那只手。
  
  苏合苦笑着想喝口水,然而伸手在桌案上摸了个空,才想起茶杯刚才已经被她“盛怒”之下砸了个粉碎。
  
  苏合揉了揉眉心,算了吧,就当是她欠他的。
  
  她如今已经坐稳了监察令的位置,不会像一开始一样不敢行差踏错半步,既然如此,偶尔朝令夕改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收拢南渡的武林势力虽然能令监察处如虎添翼,但那些人桀骜不驯,肯抛下一切背井离乡也不愿意臣服暗金堂,那么她想要这些人臣服恐怕也不容易。江韶既然执意护着这些人,她也就如他所愿收手算了,让江韶出出气。
  
  苏合给明廷他们另外派了任务,不再提收拢南渡武林势力的事情。
  
  明廷他们只知道执行任务,从不问缘由,很好打发。可是苏合却不知道该怎么跟岳清歌交代。
  
  再过几个月就是武林会盟了,人手很紧缺的情况下,忽然决定收拢南渡武林势力,还没见到成效,又半途而废地偃旗息鼓了。
  
  这是苏合当上监察令之后,第一次失败。好在打算收拢南渡武林势力的事情还没上报给皇帝陛下。
  
  苏合想了几天,终于找到个像样的借口,找了个机会跟岳清歌商量,“岳大哥,我这些天想了想,收拢南渡武林势力之事,是我欠考虑了。”
  
  她一副深思熟虑的模样,微微皱着眉说:“武林会盟在即,我们还要与各大门派并肩对付暗金堂,若是此时大张旗鼓收拢南渡武林势力,难免引人侧目。若是让各大门派以为我们有野心,恐怕对今后的合作不利。所以还是缓一缓吧。”
  
  岳清歌静静地听她说完,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大人自己决断就好,何必跟我解释。”
  
  岳清歌比江韶难哄太多了,然而苏合自忖不能再失去岳清歌了,所以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哄,“岳大哥,你是我最信任的人,这些难以决断的事,我当然要与你商量。”
  
  岳清歌讥讽地笑了笑,“我跟你说过,不要相信我。”
  
  这话简直让人没法接,苏合抿了抿唇,微微低头。上次岳清歌的行为让她吓到了,所以她没下定决心之前,不大敢再跟岳清歌有肢体接触,不然也许可以拉着岳清歌的袖子撒个娇。不过岳清歌也不怎么吃那一套。
  
  她对岳清歌从来没什么办法,来软的,岳清歌有时候还会莫名其妙生气,来硬的她还没那个胆量。
  
  岳清歌看着苏合那副局促的模样,哼了声,终于善心大发地放过她,“大人考虑的周全,属下没什么可指摘的。”
  
  虽然语气还有点敷衍,不过总算是把这事揭过去了。
  
  苏合松了口气。
  
  然而一个月后收到北边负责采买五到八岁儿童的二十七传信,说江韶伤了人,劫了这一批采买的孩子。苏合发现自己那口气松的实在是太早了。
  
  江韶这是打定主意跟她对上了。
  
  苏合这次心里才是真的着急了。她揉了揉眉心,真的有这么恨吗?做不成恋人、朋友,难道就不能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吗?
  
  也许是不能的,即使不谈感情纠葛的爱恨,江韶这样的少侠,大约是有除恶务尽的正义感的吧。
  
  破坏采买之事跟破坏收拢南渡武林势力的事情对于监察处的意义不大一样。收拢南渡武林势力对于监察处来说是锦上添花,苏合抬抬手,说不做也就不做。采买五到八岁的孩童却是监察处补充战损的渠道,破坏采买无疑是动了监察处的根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