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神医 > 第85章 盟主

第85章 盟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为防有变,苏合提前派人刺杀了那屯粮之地的主帅,她带着这些江湖人突袭的时候,那里的守备惊慌失措,几乎没能组织起什么像样的抵抗。
  
  即使苏合如今对这些人的掌控力还远不到如臂使指的地步,也没能做出什么像样的指挥,但也轻易地拿下了那屯粮之地。
  
  苏合并没有像一般军队敌后突袭常做的那样直接烧毁粮草。
  
  他们这两千人并不需要这许多的粮草辎重,但苏合还是费力地指挥手下人将屯粮之地的粮草都装上车,押着粮车离开。
  
  这个行为拖慢了他们的行程。
  
  江韶回头看了看拉的过长的队伍,有心想提醒苏合几句,然而看她极为自信笃定的模样,他又住了口。她计划周密,又怎么可能犯这样的错误。江韶看着那些粮车,默默思考苏合要这么多粮是有什么用处。
  
  武当玄秋子道长心下犯嘀咕,忍不住去找智空大师商议,“这苏大人莫非是想让我们一路将这些粮送去南北交战前线不成?”
  
  经历过三十年前大战的老辈人对这种行为无疑是反感的,智空大师沉默片刻,低声说:“她总不能不扎营休息。今晚扎营跟几位掌门商议一下。今日是我们小瞧了这姑娘,竟被她牵着鼻子走了。”
  
  他们虽然各领一个百人队,但手下领的也不是自己的弟子,如今已经明白自己是完全被架空了。
  
  “可是,各大派掌门可信吗?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经此一事,再召集武林同道会盟对付暗金堂,恐怕就不会有如此多人响应了。”玄秋子道长很忧虑。
  
  智空大师叹气,“此次真是中原武林的浩劫,可如今却不是自乱阵脚的时候。道长……看这位苏大人有几分可信?”
  
  玄秋子看了智空大师一眼,犹豫道:“监察处必然是跟暗金堂势不两立,只是……就怕朝廷收天下武林人为己用之心不死……”
  
  苏合忽然让身边的护卫向各大派掌门以及大队长传信,每个大队各领两辆粮车,分散各方位去周围村庄送粮,两个时辰后此地汇合。
  
  她安排的极分散,各大门派掌门想要借此机会私自聚在一起也是不能。
  
  智空大师跟玄秋子对视一眼,各自安排去了。
  
  叶枫此次跟着父亲出来长见识,只觉得各大派效率真的是非常高,上午人才聚齐,晚上竟然就已经开始跟陈国交手了!
  
  少年人白天的时候看着那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姑娘将暗金堂的奸细一个一个揪出来,神采飞扬,强势霸道,即使是老前辈也不得不依她的命令行事。这让他羡慕的同时,心里又生出一种勃勃的战意。
  
  出名要趁早,如果熬个几十年才因为年纪被人尊称一声前辈,那也太窝囊了!如他家老爹那样三十多岁除了继任叶家庄庄主,别无建树的人,在叶枫这样十几岁的少年眼里,显然是不怎么值得称道的。苏大人一个姑娘家能做到的,他一定也能做到。
  
  所以晚上跟陈国对战的时候,叶枫格外的卖力。充满了自己一战成名,今后有一天自己也能如那位苏大人一般,将包括自家老爹在内的前辈们指挥的团团转的美好幻想。
  
  跟叶枫想法差不多的少年人很多,甚至比他们大一些,熟知各大派办事效率的青年一辈,也对这次武林会盟的高效率十分欣赏。
  
  他们不会像老一辈那样因为吃过亏对朝廷十分忌惮,也不会顾忌陈国的军队实力只把恩怨的范围圈定在暗金堂那里。毕竟暗金堂早就存在,而中原武林之所以被盯上,终归还是因为陈国占了中原。这本就不仅仅是江湖恩怨。
  
  而两千人风卷残云一般杀入敌营,也足够让这些少年人热血沸腾酣畅淋漓,恨不得趁着刀锋正盛,再去挑一处陈国营地,一雪这些年被师长约束着对陈国忍辱负重的耻辱。
  
  然而那位十分带劲的苏大人,却突然婆婆妈妈起来,不仅下令拖着粮车走,居然还让他们这些少侠们去送粮。
  
  少侠们压着脾气,押着粮车去送粮,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行走在村子的小路上,却也能看见两边的地里很多都是荒芜的,只有几小片长着稀稀拉拉的庄稼。
  
  南北大战七八年,陈国不把周国百姓当人看,尤其是西北贫瘠之地,满目疮痍民不聊生,很多庄稼人连种地的种子都已经拿不出来。
  
  他们百人骑马进村,在静夜里声势十分大,可是村子里家家关门闭户,没有人敢出来。明明住满人的村子,却安静如死,然而又能感觉到有什么人在暗中悄悄地在看着他们。少侠们走到村子中央的时候,几乎忍不住脊背冒汗。
  
  “会不会有埋伏?”少侠们窃窃私语,忍不住拿出武器来暗暗戒备。
  
  领头的前辈是知道民生疾苦的,大声安抚,“诸位英雄不必担心,军队、悍匪,轮流来征粮劫掠,这些百姓是害怕了,才会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少侠们看着村里那些低矮的茅屋,简陋的木门,……躲在家里就有用吗?
  
  有几个前辈沿街敲锣,一边走,一边大声说:“诸位乡亲不必害怕,我们乃侠义之辈,今日为送粮而来,请村长、里正出来相见。”
  
  等了半天,才有两三个男人,佝偻着背小心翼翼地过来。
  
  领头的前辈也不啰嗦,问明了那三人的身份,立刻利索地交接了粮草。同时担心村长里正贪了这些粮,又令人拿着锣沿街行走,大声报出大致的数量,言明平均分配。
  
  渐渐地有村民自暗处走出来,看到村中央堆着的粮,欣喜若狂。
  
  有人喜极而泣,有人跪在道边对着送粮的江湖人叩头,怎么劝都不肯起来。
  
  待他们上马离开的时候,几乎全村的人都出来,一路叩头相送,感恩戴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