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神医 > 第87章 善变

第87章 善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合已经在西北料峭的春风里站了很久,冰凉的手指感觉到江韶手心炙热的温度,渐渐侵染到整个手都一样暖起来。
  
  她看着身侧挺拔俊朗的男人,心里的甜蜜与恐慌纠缠在一起,可是怎么舍得推开他呢?
  
  苏合疑惑地侧头看着江韶:“江韶,我一直想要跟你撇清关系,你都不会觉得伤心的吗?”
  
  是什么让你一直这么坚定,百折不挠?苏合忍不住抬手,放在江韶心口的位置,这世上真的有什么是可以一直不变的吗?
  
  “会。”江韶微微抿了抿唇角,眼里带着纵容看她,“你一次又一次的推开我,我很伤心,也恨你不守承诺,所以……以后不要再伤我的心,好不好?”
  
  上次苏合转身离去的时候他很伤心,可是他当他想明白苏合喜欢他,这已经足够弥补所有的伤心。
  
  “我不希望你看到我如今。”苏合叹息,“我曾经希望一年一年的分离,渐渐感情就淡了散了。你娶了别的人,也不必对我念念不忘。也许有一天萍水相逢,还能一起坐下喝杯茶,怀念一下过去,感慨一下聚散离合。在你心里,我一直都会是在枯荣谷时候的单纯善良的小姑娘。”
  
  江韶听出苏合语气里的软化,忍不住心情愉悦地摸了摸苏合的头,一点也不觉得遗憾地说:“不能达成你所愿了。在我心里,你是我唯一爱的人。”
  
  “谁能一直不长大呢?即使没有当年暗金堂火烧枯荣谷的变故,决明神医也一样会老去,你也一样会渐渐长大。单纯善良的小姑娘见识多了世事,会变得成熟稳重。作为一个游历四方的神医,或者真正掌管许多病人的谷主,面对形形□□的人,多半还会有几分凌厉的手腕,日常端着神医的架子,骄傲又神气。”江韶想象着苏合做神医的样子,眉梢眼角都带着笑意。
  
  苏合愣了下,如果没有当年的变故,她也会变吗?
  
  她呆呆的样子看起来完全没了苏大人的气势,很有些可爱。夜色正浓,江韶心里微动,忍不住低头想要吻她。
  
  他们这一场谈话已经说的太久,旁边传来刻意放重的脚步声。
  
  苏合抬头看到岳清歌的时候,几乎有点无措地从江韶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
  
  然后她又觉得自己没什么好心虚的,方才的举动实在是莫名其妙。
  
  苏合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一本正经地姿态,问江韶,“江韶,我最后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别再纠缠,或者效忠我。”
  
  没亲到,江韶有点遗憾地摸了摸鼻子,转头看了眼岳清歌,然后想了想,既然是二选一,那自然是……“效忠你。”
  
  苏合也不知道自己如今的心情是甜蜜还是烦躁,江韶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可无论他多么炙热纯粹的感情,她如今已经做不到给他同样的回应。她满身是刺,不刺伤他已经是尽力收敛了。
  
  苏合觉得如果她是江韶,她绝对不会爱苏合。
  
  可是既然这样,她也只能把江韶放在眼皮底下看着才放心,不然别说江韶这么恨不得把感情昭告天下的态度对他今后会有什么影响,就是岳清歌若是哪天趁她不注意找几个人一起对江韶动手,她也没什么办法。
  
  苏合端起苏大人的架子,淡淡地说:“你出身正道,这样轻易地投靠我,我如何能相信你不是正道武林安插在我身边的奸细?既然投靠,总要表现出些诚意来。”
  
  江韶又看了眼岳清歌。周围的护卫起码有五个人,苏合跟他在人家眼皮底下谈了这么久,倒是岳清歌一来,她就连忙端起监察令的架子了。她似乎对岳清歌格外的在意。难道是因为岳清歌在监察处有极重的分量吗?
  
  可是江韶又莫名想起白日里岳清歌跟着苏合进到她换衣的房间的事情。
  
  方才苏合与江韶聊起年少时的偏爱,他的确是偏爱单纯善良的姑娘,可是苏合偏爱哪一款呢?江韶一直是以杜飞白当做最大威胁的。一直到杜飞白成亲之后,他心里的压力才算减轻。岳清歌这种冷漠,看起来极不好相处的人,即使当初初见的时候他态度诡异,而这些年苏合的身手越来越多的沾染上他的痕迹,几乎跟他一脉相承,江韶也从来没觉得他在苏合心里能有什么位置。
  
  他一直误会岳清歌绑架、胁迫苏合为监察处做事,哪怕后来发觉苏合早已经站在了更高的位置,他也觉得岳清歌是他与苏合的敌人。
  
  可如今,江韶隐约意识到自己似乎太迟钝。
  
  江韶清楚苏合那些话其实是说给人听的,又有点走神,一时就没有回答。
  
  苏合沉吟片刻,从随身药囊里拿出了一粒药丸,手心向上放在江韶眼前,“这药丸是百日断肠散,每百日需要找我拿一次解药,否则就会肠穿肚烂而死。江少侠你若是要效忠我,就把这药丸吃了吧。从此生死都控制在我手上,容不得你后悔。”
  
  江韶收回目光看向苏合,两人对视片刻,他勾了勾唇,伸手拿起药丸吞下了肚子。一点也没有吃毒/药的沮丧,仿佛还有点小愉悦。
  
  别人不知道,但他与苏合之间却有一个小秘密。暗金堂的七窍石在他手里。七窍石可解天下百毒,这所谓的百日断肠散对他根本毫无作用。
  
  居然也不配合做出点痛苦挣扎的样子,苏合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既然江少侠你投靠了我,今后没我的指示,这种当众投诚之事太过莽撞,不可再为。”
  
  “是,大人。”江韶随随便便的答应,嘴角上扬。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他现在已经足够强大到不需要在意旁人的看法了。何况现在各大派都已经承认了苏合的盟主之位,他的投诚又算得了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