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夜落闻声来 > 92 番外3

92 番外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读研的第二年,姜芥怀孕了。
  
  八周的时候做了产检,医生告知:“双胞胎。”
  
  两家人知道后,高兴的快疯了。
  
  这得几世修来的好福气呀到底!那阵子又恰逢温时卿考取得副主任医师资格证,可谓双喜临⻔。为了能好好照顾姜芥,温时卿从市医院里辞了职,到父亲的私立医院里任职。
  
  每天朝九晚五,周末还有双休,比起市立医院,清闲了不少。
  
  怀孕五个多月,姜芥胃口开始变大,饭量是以前的三倍,整个人也圆润了不少。因为是双胞胎,她那肚子比平常孕妇的要大许多,肚脐那块往外尖,人人看了都说她怀的是俩儿子。
  
  生男生女,姜芥倒没所谓。只是从来没看温时卿对此有什么表态,她难免有些好奇。
  
  晚饭后,她闲来无事站在他旁边看着他刷碗,随口问了句:“温时卿,你看我肚子,是男是女呀?”
  
  温时卿眉梢微挑,瞅她一眼,手里刷碗的动作没停,笑了:“若是肉眼能看得出来,医院还要b超做什么?”
  
  姜芥“啧”一声:“就看肚子形状啊!我今天下楼拿快递的时候,楼下的阿姨看⻅我肚子,说我这绝对是男孩儿”
  
  温时卿不以为然:“这种没有科学依据的判断,还是只信一半的好。”
  
  闻言,姜芥默了下,突然问:“你不喜欢儿子啊?”
  
  温时卿面上微微一愣,停了手里的动作,侧过身来看她:“怎么这么问?”
  
  姜芥努努嘴:“感觉你对生男生女这事情的兴致不高。”
  
  他一抠眉心,又笑了:“若是真要说,我确实希望你生个儿子。”
  
  ⻅她神色微变,温时卿又立⻢接着道:“当然了,我不是重男轻女,只是怕日后你生了女孩,我会不自觉地把对你的爱分给我们女儿。”
  
  姜芥忍俊不禁:“那你不怕儿子跟你争宠啊?”
  
  “宁愿我和儿子争宠,也不要你和女儿争宠。再者......”他垂头,眼里笑意更深,“他们能争得过我?”
  
  姜芥抬手揽上他脖子,笑:“信心十足呀温医生。”
  
  他顺势两手圈住她腰身,面不改色,语气淡淡:“嗯,儿子不听话,揍一顿就完事儿了。”
  
  姜芥:“......”
  
  ......
  
  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姜芥在温念和沈孜孜的强烈安利下,刷起了暑假热播的,一部由项其琛主演的电视剧。
  
  这不看还好,一看简直无法自拔。
  
  姜芥被项其琛那温润又阳光的外形给迷的七荤八素的,常常一看就停不下来,甚至连温时卿都给忽略了。
  
  这天下班回家,温时卿刚踏进玄关,抬眼就瞧姜芥坐沙发上专心致志在看电视。
  
  再侧目一瞅,屏幕里头正好就切到项其琛白俊的脸蛋。
  
  温时卿皱眉,装作若无其事地唤一声:“老婆,我回来了。”
  
  一秒过去,沙发上没传来回应。
  
  温时卿眉头一下拧得更紧,声线沉了沉,加重语气:“老婆。”
  
  姜芥这会儿有反应了,轻声“啊”了一声,脑袋却没转过来。
  
  温时卿那脸更臭了,小脾气上来,抬高声线又唤:“老婆!”
  
  姜芥不耐烦地给了他一个眼神:“干嘛呀?”
  
  温时卿眼角抽了抽,沉住气:“我回来了。”
  
  姜芥目光粘着电视屏幕,漫不经心应一声:“哦,那你快去做饭。”
  
  温时卿:“?”
  
  “你不帮我了?”
  
  姜芥眼皮都没抬:“你做吧,我看电视,正精彩呢。”她激动地挺了挺背脊,不由自主感慨一声,“项其琛真的好帅啊。”
  
  温时卿:“......”
  
  ......
  
  晚上洗过澡,姜芥靠在床头玩手机。温时卿从浴室出来后,也钻上床,默不作声地按开床头灯看书。
  
  这么无声地过了一会儿。
  
  姜芥莫名就觉得哪里不妥,平日里他一上床就会舒手过来揽她,这里亲一亲那里亲一亲,温柔又粘人的,今晚怎么忽然毫无动静?
  
  姜芥戳着手机的手缓缓停下来,侧头瞥了眼温时卿。
  
  后者稍侧着身子,大手捧书,眉头深锁,薄唇紧抿,下颌角微微绷着,周身还明显环绕着一股低气压。
  
  姜芥这才有所察觉,伸手戳了戳他:“温时卿。”
  
  男人不紧不慢斜眼过来,没作声。
  
  姜芥:“你晚上怎么不抱我不亲我啊?”
  
  温时卿视线重新落到书上,冷哼一声:“你还记得我?”
  
  姜芥:“?”
  
  “你眼里不是只有项其琛了吗?”
  
  姜芥:“......”
  
  半晌,姜芥没忍住笑出声,挪屁股粘到他怀里:“你吃醋啦?”
  
  温时卿没说话,脑袋也没转过来,虽然眼睛看着书,但那内容是一个字儿都没看进去。
  
  “我错了老公......”她抱着他手臂,开始撒娇,“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和老婆我计较了好不......”
  
  她声线温软细腻的,听的温时卿的心蓦然就软了,但却没立⻢就妥协,只放下书,一本正经的询问她:“还看项其琛吗?”
  
  姜芥脑袋摇的跟波浪鼓似的,狗腿道:“不看了不看了,项其琛哪有我老公好看呀。”
  
  温时卿满意地“嗯”一声,转身过来抱她,神色不变:“那明天我就把机顶盒拆了。”
  
  姜芥:“......”
  
  ——
  
  怀胎十月,姜芥顺利剖腹产下了两名男婴。
  
  温老爷子取名:知书、知礼。
  
  知书知礼小的时候很乖,每日除了喝奶就是睡觉,吃饱了睡,睡醒了吃,乖巧安静的令姜芥都有些担忧。不过出生的时候医生给他俩做过全面的检查,表示都很健康,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后来姜芥一想,大概是都遗传了他们爹那高冷的性子了?
  
  一岁半的时候,知书知礼的五官渐渐⻓开,两人那又大又圆的眼睛和姜芥简直如出一辙,可爱水灵的惹人喜爱。
  
  两儿子的性子虽高冷,但依旧离不开妈妈,越⻓大越爱粘着姜芥,不止睡觉粘吃饭粘,就连姜芥平常给小朋友上钢琴课时,他们都要在她脚边打滚玩耍。
  
  日子久了,温时卿越发觉得如此不像话,从他们两岁开始,便强制性让他俩和姜芥分房睡觉。
  
  刚开始的时候俩孩子还难以接受,一到睡觉时间就要闹脾气,哭着喊着要和妈妈睡。姜芥心有不忍,总是等他们睡着后才偷偷离开。到后来慢慢地,俩人就习惯了单独一间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