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越之国公继室 > 第七十八章 赴宴

第七十八章 赴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进了正月,程府每日宾客盈门,程府和忠勇王世子的关系已传遍了京城,地位水涨船高,连昌平伯夫人都不似以前那般清高了,和文斐说话和蔼又亲切。“你有时间便去伯府陪我说说话。”
  文斐柔声道,“我如今已经和世子定亲了,再去伯府怕是不合规矩。”
  昌平伯夫人脸僵了僵,她以前何曾这般矜持过?不过是仗着有了王府这层关系,便连伯府都看不上眼了。
  幼菫要去韩府给韩老太爷拜年,程珂也跟着去了,虽然他很不想去,可老爹在后面拿棍子赶着,他不去也得去啊。
  韩老太爷喜欢程珂的性子,每日都要指点查看他的功课,大家已公认他为韩院长的关门弟子。程绍是没想到自己的小儿子还有这样的造化了,得了韩院长的青眼,要知道他当年是拒绝了太子太傅之职的。
  到了韩府门口,见有一个管事模样的人在跟韩府的门房恭敬说话,“敢问小哥,韩院长今日可有空?我家老爷只是想给老师拜个年……”
  门房眼皮都不曾抬一下,不耐道,“没空没空,走吧!”
  那人回头看了眼不远处自己的主子,摇了摇头,刚走了两步,便听见门口热情地说,“青枝姑娘,稀客稀客,快进来!”
  青枝笑道,“我家小姐和二少爷来给老太爷拜年。”
  门房腿脚利索地小跑出门,谄媚笑着,“奴才给小姐请安,给程少爷请安。”
  程珂扔给他一个荷包,“今日来不及给你带酒了啊,你自己买去。”
  青枝也跟着给了他一个荷包。
  门房恭敬地领着三人进了门,一旁的管事站在门外喃喃道,“不是说没空吗?”
  韩老太爷笑呵呵地引着幼菫和程珂去了书房,他就像她的祖父一般,碎碎念着埋怨着她。“你这丫头到底有多忙,几个月了也不来看老夫一趟,还不如在小青山呢……”
  幼菫笑着陪着不是,环视书房,里面一层层的多宝阁上摆满了书籍,她两眼放光,“您的藏书这么多呢!”
  韩老太爷从最近的多宝阁上拿下来几本书,“这些书都是老夫的宝贝,不过现在最宝贝的还是你写的这五本。你这丫头也是太过谨慎,非要玉韫珠藏,倒便宜老夫了。只是此书若是以老夫的名义传播了出去,老夫岂不是成了欺世盗名之辈?”
  幼菫扶着韩老太爷坐下,“这些书的问世,本也不是为了名利。且您是文学泰斗,又淡泊名利,又何须这些书来成就名望了?我只是想借您之手让这些只是更快地传播出去,您的名望让它们更容易得到大家的认可。若是以我的名义,得招惹多少猜测是非。”
  韩老太爷长叹了一口气,“倒是老夫太过拘泥偏执了……”
  老太爷有几处有疑惑的地方,幼菫一一给解答。用了整整一个上午。
  幼菫收了老太爷一个实实在在的大红包。
  临走的时候在院子里看到一位蓄着短须的儒雅男人,看起来严肃,韩老太爷介绍说是他儿子韩修远。他审视地看着幼菫。
  幼菫听程绍说起过,是他们文官第一人。现在看起来的确有上位者的气势,比他老爹气势足多了,像个严厉的随时会打你手板的先生。
  他对幼菫的请安只是淡淡嗯了声,背着手踱步走了。
  忠勇王府送来了请帖,是宁贵太妃下的帖子,邀请王氏顾氏初五去王府赴宴。
  宁贵太妃是忠勇王的母妃,在京城名望极高,辈分又在那里,说句话分量足足的。但她这么多年来还未曾宴请过,现在竟亲自下帖给程府,王氏顾氏都万分谨慎起来。
  要写回帖,顾氏说道,“宁贵太妃相请,女儿们是要带上的,只是文斐现在已经定了亲,再出去参加宴会就不太合适了……”
  王氏有些犹豫,规矩的确是这样,可是去王府赴宴这么好的机会,文斐错过了实在可惜。除了能见到宁贵太妃,宴会上定然还有很多她们平日见不到的皇亲国戚,见了面都是情分,对她以后自是有天大的好处。
  王氏斟酌道,“忠勇王的意思是要和程家当亲戚走动的,自家亲戚倒也不用拘礼,这次就当去认识一下,以后再有宴请就不必去了。”
  顾氏见王氏坚持,也不太多说什么,反正跟她又没有什么关系,也懒得操心。
  写了回帖,又让女孩们去各自回房去搭配好去王府穿的衣裳,首饰,王氏顾氏一一看过了点了头,又开了箱笼给着意添了几件合适的首饰。
  祥云斋生意蒸蒸日上,还在临安和常州开了分店,顾氏手头宽裕,对两个女儿和幼菫也很大方。幼菫有秦家商号时不时的送些新鲜首饰,自是不会缺着,但长者赐不可辞,也高高兴兴地接了,戴上让顾氏高兴。
  初五这日天还未亮,幼菫便被叫醒了,吃了三个水晶虾饺,一碗燕窝粥,一碗豆浆,幼菫还想再吃些,张妈妈却不让了,利落地把早膳收走了。
  王府规矩大,是怕她吃多了又要如厕又要打嗝的,让人笑话了。
  幼菫无奈地叹了口气,她现在正发育的时候饭量大,吃了这么一点能顶什么用。
  张妈妈给幼菫梳了个朝云近香髻,插了支纯黑水晶参银发簪,珍珠碧玉步摇,一对白珍珠耳坠,穿了自己设计的棕红色绣缠枝纹素软缎袄裙,披了妃色皮毛里织锦斗篷,一张玉颜虽不施粉黛,却已美得惊心动魄。
  幼菫听着外面呼啸的寒风,还想在袄裙外面套个短羽绒服,被张妈妈无情地拒绝了,只同意她在车上时多披一个斗篷。
  宴会肯定是在花厅或者暖阁,里面都很暖和,羽绒服是穿不住的,总不能众目睽睽之下脱衣服吧?太不雅了。
  青枝带了一套颜色接近的袄裙和斗篷备用,以防万一。
  幼菫去了宁晖堂,大家已经等在那里。
  文斐穿着翡翠撒花洋绉裙红绫袄,腰间挂了羊脂玉佩禁步,披着石榴红缎面斗篷,娇艳动人。她身上有股好闻的玫瑰香气,应是用玫瑰花露泡了澡。
  文清今日一改素日的冷清打扮,穿了百蝶穿花织锦袄,刺绣妆花裙,羊脂玉佩禁步,翠纹织锦羽缎斗篷,秀气文静的脸上多了分娇艳,其实文清是那种空谷幽兰的气质,这样打扮反而不够出色。
  文秀和幼菫一样穿着素软缎绣花袄裙,只是颜色和绣纹不同,她年龄尚小,没有什么额外的心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