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越民国之也很精彩 > 第十章 维多利亚号上的血案 1

第十章 维多利亚号上的血案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后不准日本人靠近三姨太三步内!”
  “是!少爷!”四人齐声大声回答。
  好!有那么点黑社会的霸气了。呵呵~~~
  远处的日本矮子气势汹汹要冲过来,被女人死命的拉住了。看到这情况我很无语,一个怒火前冲的男人是一个穿着和服迈着小碎步的女人能拉的住的???
  “艹!虚张声势的给谁看呢?!”我冲着虚张声势的小矮子,伸了一个“中指”。也不知道现在的人,懂不懂这个国际手势?不管了,先爽了再说。呵呵。
  “小娃儿!要得!这是里的堂客?”
  我顺着川音看过去,就见一个腰板挺直的30来岁的精壮汉子坐在观光椅上冲我翘着大拇指。身后同样站着四个吊儿郎当的保镖似的精干汉子。身旁还坐着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
  看到他,我就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是那种军人的熟悉感,这是一个军人!我肯定!
  “是的,大哥四川人?”
  “你听出来唠!鄙人张牧之四川人。小兄弟哪里人?”
  什么什么?麻匪张麻子?他不是在鹅城吗?晕死!《让子弹飞一会》电影?
  心中刚骤起惊讶疑惑,紧接着又释然了。
  也是!我都穿越了,1922年代的枪都到1914年了,还有什么不能发生的呢!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
  “小弟北京人,张大哥是从哪里来?”
  我很激动,急忙走近套着近乎。如果确定是马匪张麻子的话,那就是特种教官的不二人选啊!特别是他们那一口的口嘀传音,那就是小范围特种作战的神器啊!
  “刚去了一趟关外,现在回上海。”
  有点靠近了答案了,我记得《让子弹飞一会》电影里最后,他们一伙人确实是去了上海。我要是能得到他的帮助,那对于军队的建设是很有助益的。
  可我又有点发愁,怎么诱惑他们几个加入自己的大业呢?!我对此一点信心也没有。更何况这几个家伙野惯了,难以约束。这在军队这样的纪律单位是很不利的。
  用钱雇佣?可拉倒吧!这几个家伙比我都富有。
  电影里一个黄四郎临死前就贡献了180万两白银,还有5个被黄四郎杀害的县长呢?咱们算一下,这五位县长就算刮地皮不如黄四郎这个卖烟土的,任期内咋也能刮到100万两吧。
  影片开头,葛爷就交代过,他买县官花了二十万,刮地皮一年就会刮回一倍,那就是四十万,这还是个买来的临时县官,那五个可是正式任命的,几年任期咋也能刮个一百万吧!加上鹅城两个富绅的赎身银子40万,最后都落到张麻子这几个人的手里了。大家算算~~~这几个家伙是多富有。180+40+500=720万两。
  看见了吧!这几个家伙就是妥妥的隐形巨富啊!我的10万两在人家眼里就算个屁啊!拿钱诱惑这几个麻匪!你可拉倒吧,!咱可以洗洗睡了!没戏!~~~~~~
  “张大哥是军人?”我又试探的问。
  “这你也看出来咯?曾经是!小娃儿厉害!那你看看他们四锅是不是军人?”
  看见四个吊儿郎当散布在张麻子周围有利地形的男子,不用猜也知道是真正的麻匪。我还是故意的仔细看了四人一下。
  “张大哥,你这四个兄弟是玩枪的,但~~~不像是军人。小弟瞎猜的,大哥你别见笑!”故作没有把握的解释了一下。
  “哈哈哈!你们四锅厅倒没有?小娃儿要待!”
  “他们四锅是麻匪!”张大哥身旁的美丽女子这时笑着说了话。
  “麻匪”,这就没跑了,我可以肯定他们是从鹅城来的张麻子那伙人了!老三、老四、老五、花姐、老大张麻子,除了死掉的老二、老六,齐了!
  激动啊!将军的手枪队队长啊!那在现在那就是卫队队长的不二人选。
  “这位漂亮的姐姐是???”我故作惊艳的口花花道。
  “她是我地婆娘花姐,没有大名,你叫花嫂就好!”(四川方言里“婆娘”是女人的意思,“堂客”才是老婆、妻子的意思!别闹混了。)
  “哪能呢!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士,那得叫花姐!”
  “咯咯咯~~~要得!我认你这锅地滴!以后就叫花姐!”
  花姐听到我无伤大雅的口花花,靠着张麻子肆意的大笑起来,笑的毫无顾忌,笑的那么放肆~~~充分提现川妹子的那股泼辣劲!
  “小弟!说了半天,姐姐还不知道你叫啥子名子?”
  “小弟张鹏翔、字万里,京城人士,今年20岁,已婚。”
  “咯咯咯!~~~小弟!你说话真有意思!这位i是你地是你地婆娘?堂客?”花姐多有眼力啊~~~在鹅城妓院那会,什么人没见过!一眼就看出我刚才说三姨太为“堂客”的时候撒了谎,所以,又确认了一次。
  “婆娘!是我的三姨太李玉兰。”我这百年老鬼也不敢在这个眼睛毒辣的女人面前撒谎!
  “幺妹儿,过来!让姐姐看看你地衣服!”花姐早就盯着三姨太的衣服瞅了半天了,好容易认了弟弟了那还不赶紧询问询问?
  “你叫花姐就行,你们女人家自己论自己的,不用管我和张大哥。”
  看着三姨太询问的眼神,我赶紧说。哎!还是见识少啊!
  看这俩女人亲热讨论衣着打扮时,我又想跟张麻子套近乎,就在我要说话,从甲板的旋梯口传一阵大声的嘈杂声。
  “八嘎!你地给我地让开!”
  “藤井先生!你不能在船上闹事,这是英国船。藤井先生~~~藤井先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