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嫡长女 > 第四章

第四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陛下留了晋王与太子等议事,宫弥与晋王妃却要去坤宁宫与太后请安。晋王妃在女儿面前没有掩饰并不热衷的心情,宫弥转头看了眼晋王妃略显冷漠的脸,心道果真如人所言,太后与陛下晋王并不亲近。
  
  陛下与晋王并非太后所生,当年靖安之乱,一夕之间七位皇子顷刻间覆灭,就算众位大臣与当初还是皇后的太后并不愿意,却也只能任由如今的陛下登基。
  
  比起对晋王府格外恩厚的陛下,太后对晋王妃与宫弥的态度算得上极为冷淡。宫弥入宫的次数并不少,太后对她颇为喜欢,每次皆是亲近又赏赐许多东西。
  
  太后对司玉,还比不上她一个外臣之女。
  
  并不是什么非常重要的家宴,几位皇子与公主皆不在,只有淑妃贵妃分坐在太后两侧。宫中后位依旧空缺,淑妃是当今太后的亲侄女,又诞下长公主与二皇子,在太后面前说起话来便比其他人随意一些。
  
  也不知几人之前在说什么,淑妃目光落在宫弥的织金锦宫装上,不动神色的移开视线后笑道,“前些日子听明月说起,明欣的生辰快到了吧。”
  
  宫弥在前几日时收到了晋王妃的请帖,她记得司玉的生辰实在二十五那日,如今淑妃问起便答了,“是,还有十日便是了。”
  
  淑妃闻言一笑,看了身旁的惠妃一眼笑容可掬的对太后道,“臣妾还记明月还小的那时候,几个孩子在一起总是闹个不停,转眼却已经到了议亲的年纪了。”
  
  “是啊”,太后保养的极为细致的手轻轻扣着精致的指套,目光从宫弥身上移开转向晋王妃道,“可是有入眼的人选?”
  
  太后淑妃皆与晋王府并不亲近,此刻却提起司玉的亲事,就连宫弥也琢磨出一丝怪异。宫弥没有听说司玉与谁已有定亲,若是有也不会有钟秀云什么事,况且就算真的有,依着晋王妃的性子,也不会告诉太后。
  
  果然便听到晋王妃平静的开口,“玉儿还小,我与王爷还想多留些日子。”
  
  太后淑妃只当是晋王妃推脱,但宫弥想起晋王与晋王妃对司玉的关心,晋王妃这话也倒极有可能是真的。
  
  淑妃用帕子轻掩口鼻笑了,“孩子们如今大了,各个都有自己的想法,你怎就知道明欣自己没有中意的。你这作娘的倒是还没我知晓的多,我听说前些日子,明欣与钟家那孩子一处儿去了梨园...”
  
  晋王妃骤然开口打断了淑妃的话,“哪个没规矩的在娘娘跟前乱嚼舌根。”
  
  淑妃被晋王妃猛地打断,一时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一句话哑在嗓子里,表情由适才的兴奋还未转换过来,看起来颇为滑稽。
  
  太后不着痕迹的皱皱眉,依旧是轻缓的语气,像是安抚晋王妃一样劝道,“淑妃性子直,不必和她一般见识。”
  
  说淑妃性子直,却不说淑妃造谣,明里责备了淑妃却是一口将司玉钟秀云游梨园之事坐实了。太后比淑妃不知高了多少段数,说罢转而笑道,“秀云这孩子性子良善,相貌又是一等一的好,如今正是合适的年纪,不说其他与玉儿一起倒是赏心悦目,说不定陛下也觉得不错。”
  
  陛下不会顾忌太多,若是司玉真的喜欢,就这么赐婚也是说不定。只是钟秀云虽已袭了侯位,却只是个花架子侯爷,若是司玉真的嫁给钟秀云,已晋王一向不和的太后淑妃倒是极为乐意。
  
  太后和淑妃一唱一和,晋王妃与宫弥的脸色都不太好。晋王妃是被太后淑妃的有意为难所逼,宫弥却是因为钟秀云。
  
  钟秀云与司玉亲昵之事就连宫中的淑妃也知道,如此的明目张胆胆大妄为,所以钟秀云到底是舔着多大的胆子还来招惹她?还是真的以为她是聋子瞎子不会知晓?
  
  宫弥心头不大痛快,如今太后更是点了鸳鸯谱,眼瞧着淑妃又要开口,她本就不是温和乖巧的性子,一时烦躁的放下手中的蜜桔道,“只不过听一场戏罢了,倒是让娘娘误会。不过宫中还有几位皇兄两位皇姐,娘娘这般热切,可是明月皇姐的亲事可了着落?”
  
  宫弥这句话说的半点不客气,虽未直说,但分明是说我的亲事关你什么事,有时间还不如多操心你那亲生女儿。
  
  此话一出,不说面色骤然通红的淑妃,就连上座的太后也不由诧异。明欣的脾气并不好,若是不高兴便会板着一张脸但却是最慎言守礼,何曾听她如此说过话。
  
  淑妃何曾被小辈这般不留情面的指责,不用转头都能知道一旁的惠妃定是幸灾乐祸的看着笑话,顿时越发恼怒。心中气极却只能强压着,晋王妃就在一旁,陛下又格外宠司玉,就连这织金锦也能送到司玉的手上。
  
  她若是图了一时爽快教训了司玉,陛下帮亲不帮理定是要护着司玉。再者若是让陛下知晓她想替司玉做主亲事,怕是更是大怒。
  
  这话若是晋王妃开口也就罢了,却偏偏被司玉说了出去,淑妃被一个小丫头抬脸一巴掌,顿时脸已经跌了大半。
  
  太后也是想到如此,微怒之下带着凉意的视线袭过淑妃淡淡道,“这些无中生有的蜚语以后不可再说了。”
  
  淑妃涂了豆蔻的手指拧紧了帕子强笑道,“是臣妾的过错。”
  
  宫弥见好就收,到底是个后辈,站起身来端端正正的与淑妃行了礼道,“玉儿顶撞了娘娘也是欠妥,还望娘娘莫要怪罪。”
  
  淑妃僵硬的脸这才微微好看了些。
  
  晋王妃注视着女儿心中有些微妙,她知道自己女儿的脾性,太过傲气所以从来不会与人争论,更不说这这种毫不留情的争辩。
  
  她自是知道女儿与钟秀云的那点小破事,小孩子之间的玩玩闹闹,若是真的喜欢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只因为一个钟秀云就能将平日里孤言寡语的小女儿生这么大的气。
  
  是动了真心,还是两个孩子吵了架?
  
  自己孩子说了重话,晋王妃还是得说和一两句,貌似责怪的瞪了司玉一眼道,“今儿说话怎么这般冲,再如此无礼让你父王收拾你。说起亲事,宫中几位皇子倒都到了成婚的年纪,太子与二皇子府上还未曾有正妃,三皇子四皇子也该迎一两位侧妃进门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