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嫡长女 > 第七章

第七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莺儿还不算笨,待反应过来宫弥的意思,眼前陡然一黑险些就此晕过去。
  
  宫弥确实在湖边站着,那条鹅卵石小路确实到不了宫弥身后,所以她也是沿着那条有些泥泞的小路走过来。
  
  她走的小心,所以留下的脚印便格外的深,若是去查看,定是非常清晰。
  
  莺儿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太后瞳孔骤然一缩,一时间骇然的看着宫弥,不知是被发展到此的状况所烦躁,还是被宫弥的心思所惊。
  
  “振儿,你带人亲自去看”,太后当即开口,晋王却缓缓开口,“瑛儿。”
  
  司瑛明意,仙姿怡然的身姿翩然站起,太子当即抱拳请命一同前去。皇帝挥挥手便允了,三人一同前去,再看太后与明月的脸色,再已无适才的轻松。
  
  太子若是能抓到明月的差错,又怎么会轻易放过。
  
  太后坐回到位子上,一时间面容复杂,明月焦急的去看她,却被晋王冷然的目光所捉,一时间浑身冷透,吓得一个哆嗦不敢再抬头。
  
  太医送了汤药进来,宫弥用玉白的药勺一口一口将苦涩的药全部饮尽,勺子敲击在玉碗上,清脆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明月狠狠攥紧了手指,终于感觉到了害怕。
  
  太子三人去的极快,不过一炷香时间已经返回,宫弥一眼便瞧见司振奇差的脸色,嗤笑一声移开了视线。
  
  太子抱拳请安后稳声道,“父皇,儿臣与二弟郡王找到了玉儿所说的那条小路,果然如玉儿所说,因为地面松软所以脚印非常清晰。虽然纷杂却能辨认出是两人的脚印,而且是女子所留。一人脚印上依稀可见落月纺的标记,落月纺为皇家所用非皇室不可穿着,定是玉儿今日所着鞋履。另一脚印平坦清晰,正是宫女们常穿的布鞋。”
  
  宫弥今日所穿的宫鞋已被收起来,听到此话,嬷嬷们迅速上前查看,“回殿下,郡主今日的确着落月纺的宫鞋。”
  
  莺儿已经抖得不成样子,司振咬着牙没有说话,倒是司瑛上前继续道,“除了玉儿所说,臣还发现了些其他可疑之处。那丫头说并无人推玉儿下水,那便是玉儿不甚自己滑落,但湖畔便没有任何滑痕迹。倒是湖畔上脚印纷杂,两人脚印重叠,分明是两人争执之下最后从岸边直接跌落。”
  
  说罢从袖中取出两张纸道,“臣已将两个脚印如实记录,是不是那丫头,只消比对一番便可。”
  
  嬷嬷们急忙上前,两个脚印,一个正是司玉的,莺儿拼命的抱着腿,皇帝厌烦的挥挥手,嬷嬷们将人拖出去,一阵子后回到殿中道,“回陛下,此脚印确实是莺儿所留。”
  
  明月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皇帝沉沉的看着眼前的女儿,那张向来和煦的面容上再也看不见半点温和,“你还有何话可说。”
  
  她还有什么能说,宫弥这一步已经将她逼到了绝境,所有证据都摆在眼前,此时就连太后怕是也无法为她辩解。
  
  她颤颤巍巍的跪在那里,声音止不住的发抖,“儿...儿臣绝无害皇妹之心,父皇,我不敢啊,我不是有意的,皇妹,我本无意的...”
  
  皇帝豁然站起,怒视着眼前的女儿喝道,“什么叫你本无意!”
  
  “父皇,我与皇妹只是有些小矛盾,又怎会去害她至此”,明月泣不成声,也不知是真的怕了还是其他,“我...我就是看到皇妹站在那处,想和她开个玩笑,儿臣就是想吓吓她...”
  
  宫弥低头一笑,适才她开口嘲讽难不成明月只是想同她开个玩笑,却没想到明月还真的用了这法子保命。
  
  司瑛睨着他那浅褐色的眼睛凉凉道,“玉儿就站在湖边,皇妹这个玩笑也未免太危险了些。”
  
  明月不敢再狡辩,不慎将宫弥推下去与故意将她推下去差太多,若是落实了她谋害宫弥的罪名,她这公主的位子怕是都保不住。
  
  “我...我就是看到皇妹一人在那处,想同她玩闹罢了...儿臣未曾想许多,才酿成了如今的祸端,还请父皇责罚!”
  
  皇帝不为所动,半晌才缓缓道,“既然如此,为何要说那丫头救了玉儿,又在玉儿说出实情时诬陷玉儿。”
  
  “儿臣看皇妹落入水中一时太害怕,怕父皇责罚,所...所以动了歪念头让皇妹受此委屈...父皇,月儿错了...”明月在地上拼命磕头,痛哭流涕的模样,像是真的忏悔极了一样。
  
  二皇子看到亲妹妹如此模样于心不忍,不由劝道,“父皇...皇妹已经无碍,月儿也已经知错...”
  
  “二弟此言差矣”,太子冷然开口,“皇妹无碍,那这样的玩笑便能开得?若是皇妹今日真的出事又如何?明月做事无脑莽撞,差些还皇妹丧命;明知已错却隐藏事实,还妄想嫁祸至皇妹身上,若不是皇妹聪明国人过人注意到此细节,今日皇妹便成了忘恩负义的无情之人。身为长公主,一不聪慧,二不仁德,如此不仁不义真是让皇家抹羞!”
  
  太子极会说话,一面夸赞宫弥聪明又责备明月鲁莽,一面称宫弥被人冤枉实则可怜,更是衬托出明月的可恨。
  
  果然话音一落,皇帝已是怒极。
  
  宫弥不甘心的低下头,明月到底是公主,陛下就算是再宠她,却也不会信明月存了杀害她的心思。此事到如今已是最好的结局,她若是再追究不妨,倒是让明月有了反咬一口的空隙。
  
  她若是紧追不放,太后便又有了她得理不饶人的借口,倒是此时松手,倒更让皇帝越发对明月不满。
  
  宫弥将脸藏进晋王妃身后,闷声道,“母妃,我想回府了。”
  
  皇帝闻言转头看了宫弥一眼,宫弥苍白的脸蛋上,眼睛通红,不由越发心疼她几分。再一想分明做了蠢事还撒谎反将宫弥一军的明月,已是看也不想看一眼。
  
  皇帝站起身来,晋王妃让开位子,皇帝亲自坐在宫弥身旁替她擦了眼泪温声安慰几句,罢了与她保证,“皇伯父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宫弥垂眼擦了把眼泪,她本不想哭的,但是司玉定是平日里极爱哭,只是眨了眨眼睛便又落了泪。她拽着皇帝的袖子,看了明月一眼小声道,“皇姐也是无心,皇伯父你不要罚太过。”
  
  以退为进,司瑛抬眸注视着今日不同寻常的妹妹,难不成真是平日里压抑太狠,今日才这般强势爆发?
  
  皇帝越发对宫弥满意,再安慰几句后站起身来,明月听到声音不由一颤。
  
  “明月公主管教不严,离心离德,信口雌黄,今日起夺长公主之位,与其他公主一样贬为二品公主,禁足一月,不得圣旨不得随意走动。至于那丫头”,皇帝哪儿有半点怜悯,“一张嘴满口胡言,拔了舌头拖下去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