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嫡长女 > 第九章

第九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宫弥怔愣了段段一片刻,这厮分明是从头听到了尾,心头狠狠的跳了一下当即便怒了,“你跟踪我!还偷听?”
  
  司戎在宫弥直勾勾的目光下,捉住她的手指将宫弥按在椅子上摇头道,“二哥哥良苦用心,怕姓钟的那厮对我妹妹欲行不轨这才关心一二,又怎能算得上跟踪?至于说偷听,只怪这屋子隔音太差,我本不想听却还是听到了”,说罢握着她白皙如初的手细细瞧了一番嬉皮笑脸道,“打了人手可疼?”
  
  司戎与司玉是亲兄妹,兄妹亲近,却不想如今妹妹的身体里却是另一人。宫弥蓦地被司戎握住了手,一时间未曾反应过来,抬眼便是司戎近在咫尺的俊脸。
  
  这登徒子真不愧是经常游历花楼的花花公子,低声说话时声音低沉迷人,比钟云秀还撩人,宫弥只觉得脸上一热当即甩开手跳开,“不疼!”
  
  宫弥跳开后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激动了些,些许人家兄妹本就亲密的很?但司戎却似乎没有觉得半点异常,倒像是早已习惯。宫弥在心中稍微琢磨一二,当即料定司玉定是早就受够了她这二哥,平日里大抵也是这样嫌弃他的。
  
  司戎颇有些可惜的叹气,“女大不中留,以前不知是谁拉着我的袖子喊二哥哥要抱抱。”
  
  宫弥打了个冷颤咬牙道,“反正不是我”,实在想不出司玉那张冷冰冰的脸会说出这样软萌的话,所以定是司戎造谣骗她。
  
  司戎哈哈一笑,笑得荡气回肠,伸手捏了把宫弥滑腻的脸蛋极开心的开口,“虽说我觉得你别扭起来也可爱,但实话实说的样子定是更可爱。”
  
  “是吗?”宫弥抬头极温柔的一笑,“那我定要告诉二哥,父王早在府中备好了鞭子,就等二哥你回去□□了。”
  
  司戎顿时面如菜色,抬眼瞪了宫弥一眼,筷子夹起一块茄子没好气道,“吃菜吃菜!”
  
  宫弥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这才觉得顺畅了。
  
  几番话,却将适才的尴尬化解的一干二净。之前还预想过司戎出现的模样,大抵是偷偷摸摸溜回晋王府被晋王好一顿鞭子的惨状,却是不想叫司戎先将自己的狼狈瞧了去。
  
  其实算不得什么狼狈,只是本以为只有你知我知的事情却有了第三人知道,司戎将她与钟云秀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宫弥脸上依旧有一些许的挂不住。但转念一想如今是司玉的模样,就算丢脸也是丢了司玉的脸而非她宫弥,顿时又觉得一片清朗。
  
  宫弥被钟云秀那厮气到所以点了一桌子自己喜欢的菜,她胃口颇重,更喜欢一些辛辣的菜品。只是司玉喜甜,又喜欢碧螺春,这陡然一桌子的菜与茶,宫弥的筷子便不太好伸进去。虽说司戎是个纨绔,吃多了酒肉应该不会太聪明,但若是太肆无忌惮,也太小瞧了二公子。
  
  宫弥虽然未曾与司戎太近距离的接触过,但晋王府中人人皆是一副护短的模样,就算司戎不成器一些,谁又知道他是不是也是个护短的。
  
  回想了一下适才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这时候倒是有些庆幸司玉喜欢钟云秀,所以与钟云秀见面到没有太突兀,除了自己打了钟云秀那一巴掌。
  
  不说司戎,就算钟云秀也是一点也摸不到头绪,分明是说了“司玉”喜欢听的话却换来了一巴掌。宫弥颇有些担心司戎会如此发问,但司戎却真的认认真真的吃着菜,没有再提起。
  
  司戎不说半点不把自己当外人,宫弥眼睁睁的看着司戎大大方方的坐在了桌子那一面,主人似的吩咐小厮上了新的碗筷。
  
  更让人没料到的是,这菜肴司玉不喜欢,却像是正好对准了司戎的胃口,一桌菜被他吃了个七七八八,那上好的黄山毛尖一大半被他喝了去。
  
  花楼的饭菜品相一定比不上楼中的姑娘,所以二公子留恋花丛两日不曾回府,却不肯在花楼中用膳饿成了这个模样。
  
  一桌子好菜却因为怕司戎瞧出端倪无法尽兴,宫弥当即没了心情,也没有兴趣瞧着司戎的脸。虽说长的极俊,却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她倒是更喜欢那些秀气模样的男子,大抵就是钟云秀或者小舅舅那般。
  
  宫弥本以为他两天未曾回府,如今又听到她故意的恐吓,一定是马不停蹄的回府挨打的。却不想这厮酒饱饭足后拍了拍宫弥的头一副极为感动的样子,“多谢妹妹的招待,妹妹今日可带够银子?”
  
  “言重言重”,宫弥大方的摆摆手,不过几十两银子,今儿带了还是够的。
  
  司戎越发高兴,临走前还特意又看了宫弥一眼,宫弥狐疑的看着司戎大摇大摆的走远,司戎这个样子倒是像欠了她极大的人情一样。不过一顿饭菜几十两银子罢了,难不成晋王克扣了司戎的银子竟让二公子寒酸至此?
  
  让黄灵唤来掌柜算了账,掌柜的噼里啪啦打了好一阵子的算盘,一张胖脸笑得找不到眼睛,“回郡主,一共七百七十两银子,您看您是自己付还是您改日让晋王府送银子过来?”
  
  宫弥从果盘中正摘下一粒葡萄送到嘴中,听到这话差些咬破了舌头,捂着发麻的嘴巴怒道,“你再说一遍?”
  
  这胖子却是有些见多识广,没有被宫弥的模样吓到,依旧一副喜洋洋的模样语速极快的道,“红烧冰鲟,这都是今儿早上新钓的鱼儿,七两银子,丽人献茗,四两银子,黄山毛尖十五两银子,一壶三十年的女儿红,六百八十两银子...”
  
  宫弥:“......”
  
  宫弥恨不得冲出去将那狐狸捉回来,但跑到窗边已经早已瞧不见人影。黄灵从怀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银票苦着脸道,“郡主,奴婢就带了一百两。”
  
  宫弥很是丢脸的瞪了这丫头一眼,只能装作一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笑上几句,“那便等我回去让人送银票回来吧。”
  
  那掌柜毫不意外的点点头,将宫弥与黄灵送出楼的时候还笑眯眯的说欢迎郡主下次再来,宫弥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笑颜如花的点了点头。
  
  回到府上却发现司戎居然还未回来,去见过晋王晋王妃的时候,提起司戎,晋王果然又要反手去摸鞭子。宫弥满足的走出了王妃的屋子,回到自己的院子没有半个时辰,黄灵便从外边蹦了进来一脸兴奋道,“二爷回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