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犬妖降临逗个妻 > Part 327 最终大决战

Part 327 最终大决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雨默惊得咬到了舌头,“你们抓到白羽了!?”
  
      “不算我们抓的,是自己送上门的。d74b8f3”毛球摇着尾巴,“空洞打开的时候,我们都被吸上了天空,许是结界的关系,我们都使不出力气,在洞口前遇到了追杀白羽的夜隼族女王。妈妈,您不知道,这女人跟疯了似的,妖力都使不出了,还想杀他,结果两败俱伤。掉下来的时候正好与我们同一处。我们人比较多,见白羽重伤就将他给擒住了。那女王也是。”
  
      白羽于他们这群人算是死敌,争锋相对了几回没有一次赢过,如今手到擒来,雨默恨不得酬谢神恩,“他现在在哪?”
  
      “云雾里的一处洞穴,是赑屃找到的,很隐秘,暂时将他关押在了里头,由赑屃看着。”
  
      雨默对白羽那是恨得咬牙切齿,立刻撸起袖子,“快带我去看看。”
  
      毛球领着她和魅罗去了洞穴,“是杀还是留,全听妈妈的。”
  
      雨默很想将白羽碎尸万段了,但是杀人这种事她干不出来,看向了魅罗,“你觉得呢?”
  
      “暂时不能杀!他虽可恨,但到底是轩辕剑的主人。”
  
      “轩辕剑都那样了,你还指望它会听白羽的话?它明摆着是利用白羽。”
  
      “正因为利用了,所以更不能杀。”
  
      说话间,两人已到了洞口。
  
      洞很深,里头黑漆漆的,压根看不到里头的动静,毛球呼了口气,用灵力做了个漂浮的小灯笼,张亮了洞内的小径。
  
      “妈妈,洞里湿气重,您小心看着点路。”
  
      “哦!”雨默跟在毛球后头进了洞,一边走,一边与魅罗继续刚才的话题,“你的意思是……如果要关闭山海界和轩辕界相连的通路,需要他的力量?”
  
      “火团阵法会出现是白羽召唤出来的,也就是说他唤醒了炎魔的力量,正是有了这火团阵法,轩辕剑才得以成功打开通道,换言之,白羽是打开通路的钥匙。”
  
      “他算是钥匙,我承认,但未必就是锁啊。你忘了,他的野心是称霸山海界。说不定轩辕剑做的事正合他心意。现在妖都来了轩辕界,万一通路关闭,他们回不去了,封天印又重新恢复了效力,这些妖就会沦为寻常的畜生。他都不用动手就清理了一堆妖。”
  
      “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可是你也看到了万魔岛的情况,白羽和轩辕剑之间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平和。”
  
      毛球插话道:“妈妈,犬妖王说的对,您和犬妖王被吸进血盆大口后,白羽挣脱了结界的束缚与轩辕剑还打了起来呢。”
  
      “真的!?”
  
      “嗯。这是昆仑镜说的,应该不假。还有轩辕剑还狠狠嘲笑了白羽一番,说他将炎魔的力量唤醒,替它做了嫁衣。”
  
      雨默气结,“这白羽也太笨了吧,竟然被自己的神器耍得团团转。”
  
      “我倒不认为他真的会被耍的团团转!”洞穴内的小径很窄,无法并排两个人通过,魅罗只好紧紧地跟在雨默的身后。
  
      “你竟然还帮他说话。忘了他是怎么害你的了?”
  
      “我当然没忘记,但是现在最要紧的是怎么恢复轩辕界和山海界,其他的以后再和他算,不着急。”白羽他必杀之,但绝不是现在。
  
      毛球领着两人到达了洞穴的最深处。这洞穴是大洞套个小洞,小洞在最下方,地底的深处。赑屃在小洞穴的门口打盹,听到动静后睁开了眼,一看是雨默,高兴地飞了过去。
  
      “丫头,你怎么也来了。什么时候的事。毛球,丫头来了,你怎么也不通知老子一声。”
  
      “妈妈不是来了吗?还要什么通知!”毛球觉得那就是多此一举。
  
      “赑屃,你怎么是元神的状态,本体呢?”
  
      洞外和洞内她都没看到它的本体。
  
      “老子运气不好,身体太大,被吸入轩辕界的时候,卡在空洞的洞口了。使了半天的劲也出不来。”因动弹不得,它只好将元神放了出来跟着毛球等人坠落到了轩辕界,好在它是凶兽,空洞处的妖不敢轻易惹它。
  
      “哈哈哈……”雨默大笑。
  
      “你别笑。”赑屃涨红了脸喝斥。
  
      “不笑,不笑。噗嗤……”她实在忍不住啊。
  
      赑屃脸更红了,早知道就不把糗事说出来了。
  
      “白羽就在里头?”魅罗问。
  
      “对,就在里头,和夜隼族的女王关在一起。这女王简直就是一个泼妇,骂骂咧咧的不得停。吵死人了。”赑屃攀上雨默的肩头,“你进去可小心些,她比你还泼!”
  
      她拧住赑屃的龙头,“有种,你再说一次。”
  
      “你放手,疼死老子了。”
  
      魅罗又问道:“我记得夜隼族的女王身边还有一个护卫,他人呢?”
  
      毛球回道,“你说的那个人可是云叱?他不在。坠下的时候他本来是跟着的,但半空中被一股风刮走了。我们要紧抓白羽就没顾上他,对了,有个小男孩在他手里。白羽很紧张他,唤他叫红鹮。”
  
      “红鹮?”
  
      毛球点头,“红鹮称呼白羽叫哥哥。”
  
      “白羽还有弟弟?”雨默还是头一次听说。
  
      “是不是亲弟弟就不知道了,但看得出两人的关系很好。那夜隼族的女王一直拿这小子要挟白羽,老子在在门口蹲伏的时候听到不下几十次。这泼妇还提到了一个叫鹤姬的女人。”
  
      “鹤姬我知道,她是白羽的女人。”雨默着急的询问,“有没有提到鹤姬怎么样了?”
  
      “只提到名字,别的没多说,不过这泼妇非常恨这个叫鹤姬的女人,总对白羽呼喝要将她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雨默汗了汗,这三角恋的事,旁人是帮不上什么忙,反正也不关他们这群人的事,她听听就好,不做评判。
  
      洞穴里,白羽和瑶佳被五花大绑地缚在两根柱子上,呈大字型,许是气力已尽,两人都低垂着脑袋,破衣烂衫的模样看起来很狼狈,听到动静后,白羽抬起了头,他脸色很惨白,眼窝下一片青,活像个被毒品侵蚀的半废之人,无半点往日的意气风发。至于瑶佳,她也抬起了脑袋,模样更吓人,披头散发,满眼血丝,嘴角噙着狠毒,像个被关押在精神病院里久治不愈的狂躁病患者。
  
      看清是雨默后,白羽的眼睛放射出凶猛又锐利的光芒。
  
      看来还死不了。
  
      “白羽,没想到吧,你也会落到我手里。”雨默对上他后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他扬起笑,笑容极为刺眼,“要是我死了,你们永远都对付不了轩辕剑。”
  
      “你都这样了,嘴还那么硬,别信口雌黄了,你要是能对付轩辕剑,还能被它利用吗?”
  
      “不信你可以试试!”
  
      雨默气得牙痒,刚要补几句骂人的话,一旁的瑶佳尖啸,“犬妖王,这就是你们犬妖族的待客之道吗?将我捆绑与此,是想与我夜隼族为敌吗?”
  
      她的语气高高在上,让雨默很是不爽。
  
      “万魔岛一战,夜隼族死伤惨重,族中还剩多少人,女王陛下心里应该很清楚吧?”
  
      为了她的一己之私,夜隼族的精英倾巢而出,整个族群本就势力衰退,早已日落西山了,如今又死了那么多士兵,近乎族灭了啊。
  
      “你个小小的人类,孤陋寡闻,我夜隼族乃是强族,兵力雄厚,死这么点人算得了什么。你们快放了我,不然就等着两族兵刃相见吧。”
  
      魅罗一点没将她放在眼里,夜隼族的女王是个什么德行在山海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这话要是白羽说的,可能会忌惮三分,但由她说他一丝一毫都不会相信。
  
      “女王陛下还是省点力气,不如想想怎么收拾残局。”
  
      “你混蛋!”她又耍泼了。
  
      雨默捂住耳朵,这女人的声音不是一般的尖锐,刺得耳膜都疼了。她不想与她一般见识,来此的目的是白羽。
  
      “白羽,不杀你不是因为我们怕了你。而是为了这天下苍生,我们必须拨乱反正。你要是还有一点良心就告诉我们要怎么对付轩辕剑,还有如何关闭轩辕界和山海界相连的通道。这本来就是你和轩辕剑造成的,也该是你负责。”
  
      “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不要得寸进尺!”
  
      “不答应一切免谈!”
  
      “你……!”雨默气得抬起了脚。
  
      “默默,冷静,让我和他说。”
  
      魅罗架住她,不然她已经踹上去了。
  
      “你先说说你的条件。”魅罗一脸平静。
  
      “救红鹮!只要他无事,我就帮你们。”
  
      “他对你很重要?”
  
      “非常重要!”
  
      “别听他的,他在说谎,是想借机拖延,好让他有时间想办法逃脱。”瑶佳吼叫。
  
      白羽看向雨默,“红鹮是鹤姬的弟弟。”
  
      “哎?”雨默很吃惊,“他是鹤姬的弟弟?”
  
      “是,亲弟弟。兰雨默,当初鹤姬救了你,如今你是不是也该救他的弟弟,以偿还当日的恩情。”
  
      “你倒是会讨交情。脸皮也真真是厚。难道你忘了当初是谁抓了我?说起来也是你造的孽,鹤姬放我是为了给你积德。再说了,鹤姬难产,是谁救了她和孩子?是我吧。要说恩情,我早还清了,谁也不欠谁。”
  
      “孩子,什么孩子!”瑶佳歇斯底里起来,狠戾地瞪向雨默,“你快说清楚!”
  
      雨默讶异道,“怎么?你还不知道!?”她都恨不得杀了白羽了,竟然还不知道鹤姬的事,这女人是有多迟钝。
  
      她当然不知道,白羽将鹤姬保护得太好了,她自始至终都不知道他和鹤姬有了孩子。
  
      “你快告诉我,那孩子是不是他的?”
  
      “这种事,你自己问啊!”她可不想惹一身骚。
  
      “白羽,你竟敢让那个贱人生下孩子……你置我于何地。”她的孩子不是白羽的,白羽却让鹤姬生下了孩子,这份耻辱比起他欺骗她,更让她怒不可泄。
  
      鹤姬,简直是她人生里的噩梦。
  
      白羽不理她,继续道:“救红鹮,否则免谈!”
  
      “你别以为我和鹤姬有交情就会心软。”
  
      “那好,你杀了我吧。”
  
      “我靠!”雨默真怒了,果断上去踹了他两脚,“你不得好死!”
  
      “那也是我的事。”他算准了这件事求她一定能达成。
  
      雨默不是心软,而是心疼鹤姬,没了弟弟她肯定伤心,况且那个叫红鹮的孩子也是无辜的,没道理为了她和白羽的私怨没了性命。
  
      “兰雨默,你没有时间考虑了。封天印因九星连珠失去了效力,失去效力的时间只有七天,如今已过了三天,还有最后四天,四天后,封天印就会再次封住所有妖的妖力,到时你身边的妖都会沦为寻常的畜生。这是你想看到的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