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种纨绔 > 第025章:君临天下 五

第025章:君临天下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些人,他天生就有一种气质,一种从小就渗透进骨子里的王者之气,楚孤,枭雄之子,至于他的骨子里到底有没有这种气质,如今,已经是一个谜了。

    但是,现在这个站在篮球场上的男人,他就那么的随意一站,浑身就散发出了那种令人觉得浑身一震的霸气。这一刻,那些b班认识楚孤的人全都睁大了眼睛,仿佛,这两年来那个一直生活在自己身边,一直扮演着胆小懦弱的角色的楚孤,突然间就那么的有味道了。

    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这一刻的楚孤,在那些b班同学的眼中,突然就变得有些模糊起来了,他们仿佛不认识楚孤一般,全都看着那个此刻不可一世的男人,心中多了一丝疑惑。

    而此刻,篮球场下,一个清丽的身影呆呆的站在看台上,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楚孤,浑身巨颤了一下...

    楚孤,你到底还要给人多少惊喜?

    莫青依喃喃了一句,慢慢的,慢慢的拽紧了拳头,她的脸上,充斥着激动。

    而楚孤,突然抬起了头,看向张浩,然后皱了皱眉,接着,他突然露出一个令人心悸的笑容,移步,缓缓向着张浩的球场走去...

    球场上,那个孤傲的背影,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中,竟然向着对方球场走了过去?他。到底想要干什么?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又一时全移到了楚孤的身上...

    ......

    花开两支,话说两头...

    这个时候,某市某县,神马镇,浮云村。

    秋之意,渐渐浓了。在这个菊花盛开的季节,在浮云村,这个几乎在地图上找不到的小村子里,楚逆天一身素装,静静的站在一户农家门口,神情凝重,似乎,他要见的人,给了他一种莫名的压力感。

    院子里,那满园的菊花,盛开的美丽异常,楚逆天苦笑了一声,也许,是那个男人打理得好吧!犹豫片刻,楚逆天轻轻的走进了院子,走到那些菊花前,轻轻的嗅了一下,然后,楚逆天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你对这些花过敏,为什么每次来都还要嗅上一嗅?这个问题,我一直都想不明白。”楚逆天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淡淡的声音,声音很小,可是楚逆天却听得清清楚楚。

    楚逆天轻轻回头,然后轻轻一笑,看着那个说话的人,那个人,年纪和楚逆天差不多,只是,他的鬓角,毅然染上了一层岁月的清霜,只有那双眼睛,给人一种睿智的感觉。

    “因为你喜欢这些东西,而作为你唯一的朋友,我,也要学会适应和喜欢。”楚逆天轻轻一笑,多了一份洒脱。

    “家里坐吧!农家小舍,没有什么招待你这个老朋友的。”男人笑着,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曾几何时,这个男人何曾如此招待过别人?

    楚逆天深深点了一下头,姿态放得很低,又是何时,什么样的人让楚逆天如此尊敬。

    两人不禁相视一笑,楚逆天缓缓走进了那家农舍。

    里面的摆设很简单,简单到可以说是简陋,楚逆天环视了一眼,轻轻坐在客厅里的木凳上,然后看着那个男人坐下,似乎犹豫了一下,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老楚,你今天来,不是找我叙旧的吧!”男人似乎看出了楚逆天的心思,轻轻问道。

    楚逆天愣了一下,然后笑道:“能跟你这个整个华夏国龙榜第一的高手叙旧,跟这个‘血狼刀锋’的队长同桌而谈,何曾不是一件幸运的事?孤屿。”

    那个男人脸角抽搐了一下,却没有说话。

    “我们都老了。”许久之后,那个男人才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力的说道。

    “难道你还放不下么?当年的事情只是一个一个意外。”楚逆天皱了下眉。

    放不下?

    男人似乎心被什么触动一般,苦笑道:“这些年来,这种恬静的生活,已经让我习惯了,真的,逆天,如今的叶孤屿,只是一介草民。”

    叶孤屿?他竟然姓叶?

    “我这次来,是想向你打听一个人。”楚逆天思索片刻,说道。

    “哦?”叶孤屿似乎愣了一下,疑惑的道:“以你老楚的能量,会有打听不出来的事情?”

    “那个人,叫做叶轻翎!”楚逆天忽然开口。

    叶轻翎?叶孤屿的嘴角明显颤抖了一下,似乎还带着欣慰,神情也凝重起来。道:“你查到了些什么?”

    “我查出来,他在16岁的时候,离开家三年,而这三年,他一直跟你在一起,而他的家人,不知道,我想知道,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跟你在一起的这三年,他到底做了些什么?”楚逆天盯着叶孤屿,仿佛想要从他的眼中看出些什么来一样。

    果然,叶孤屿眼中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欣慰,呼出了一口气,目光里闪着奇异的光芒,说道:“我只能说,他是千年难遇的奇才!”

    奇才?

    饶是楚逆天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是心还是狠狠的颤抖了一下,因为,奇才,这两个字在这个曾经的龙榜第一高手口中说出来,意味着什么,楚逆天明白。

    “他的武学天赋极高,而且极度痴迷武学,当年,他假借外出旅游之名,找到了我,仅用了一年时间,我便将一生所学倾囊相授,并且用魔鬼般的训练对他进行磨练,对他的身体,进行了最完美的潜能激发,几乎身体的某一块肌肉,我都进行了彻底训练,然后我让他用了半年的时间,对禅,道,花,酒,棋,经济学,枪械武器,钢琴,篮球,等等进行了彻底的研究。”叶孤屿说道这里,神情有些激动了起来:“然后,我将他带到了‘地狱之岛’上,没有给他任何武器,10天,他徒手干掉了所有‘地狱武士’,最后,每隔一天,我都会定量将一群饥饿凶猛的野兽放进岛里,52头野兽,他用了13天,全部干掉,然后,他就像一个血人一般,站在了岛上,这13天,他没有合过一次眼,因为随时,他都有可能被那些野兽吃掉,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做到这种事情?你?或者我?”

    楚逆天沉默。

    他自问做不到。

    叶孤屿,也自问做不到。

    “随后,我带着他南北作战,他一次次完美的完成了上级交给他的任务,优秀卓越的成绩,被一号军委钦点为华夏国最精锐的特种部队‘血狼刀锋’中二十年来的第一把特种军刀,誉喻将每一个敌人轰杀至渣,如果说‘血狼刀锋’是华夏国最后一道防线,那么,他就是华夏国最后十张王牌之一!”楚逆天说着,那张饱经风霜的脸庞闪过一丝黯然,他抬头望了望天,半晌之后才说道:“19岁那年,他因为我的那件事情,心有魔结,一怒之下退出部队,变身燕京纨绔,暗中积蓄力量,企图为我讨一个公道,为人师表做到这种份上,是我叶孤屿这辈子最大的失败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