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种纨绔 > 第055章:名动南方 六

第055章:名动南方 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镜头拉回五分钟前。

    会议室里面安静的落针可闻,那群大佬目瞪口呆的看着叶轻翎,似乎,眼前的一切就像做梦一般,是那么的不真实,那么的令人意外。

    而叶轻翎,坐下之后将目光轻轻扫了一眼云破军,随即不再说话。

    呃?云破军眼神轻轻眯起,似乎,眼前这个自己一手放任成长的家伙也越来越令人看不透。

    咣!

    大门轻轻被人推开了。

    随即,在场各方大佬几乎同时将目光投向了大门。

    唰!

    下一刻,几乎所有人同时站了起来,目光中带着敬畏。

    敬畏,是因为他们知道那个进来的少年的身份,那个人,就是一代枭雄何宗文的义子何镇南,同样,身为南方名震一方的诸位大佬们,都知道何镇南是什么样的人物。

    何宗文死前,可是整个南方名副其实的一方霸主。

    而何镇南,可以算得上市整个南方地下世界当之无愧的太子。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这群以前靠着仰着何宗文鼻息过活的大佬们均是本能的站起身,就像每一次开会迎接何宗文一样,站起身来用这种最直接的方式表示出对强者的尊敬。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道理,所有人都明白,也都知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就算何宗文已经死了,但是何家的底蕴还摆在那里。

    但是,在场之人,却有三个人没有站起来。

    一个是云破军,另一个是叶轻翎,再有一个,就是欧阳天擎。

    呃?

    何镇南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整个人将目光扫向会议室,然后...然后何镇南将目光定格在欧阳天擎的身上,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锁定着欧阳天擎。

    咯噔!

    欧阳天擎面对着何镇南的轻微一瞥,整个人像是如坐针尖一般难受,心脏咚咚的跳动,甚至,几乎下意识的,欧阳天擎就要被何镇南的气势压倒,几乎忍不住站起身来。

    “哒!”

    就在这一刻,何镇南动了,轻轻踏出一小步,朝着欧阳天擎走去...

    呃?

    他...他要干什么?

    他想干什么?

    在场大佬几乎同时浑身一颤,下意识的想到了什么,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无形之间感受何镇南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都有种莫名其妙的恐惧。

    而欧阳天擎,眸子猛然收缩,心底微微颤抖。

    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在无言无语之中就能够令人发自心底的敬畏?

    这需要什么样的气质才能够有做到这一切?

    不怒自威,此刻在何镇南的身上彰显得淋漓尽致。

    不理会那群大佬错愕的表情,何镇南带着微笑,缓缓接近欧阳天擎...

    五米...

    三米...

    一米...

    何镇南整个人站在了欧阳天擎的面前。

    那股巨大的压迫感令欧阳天擎身子轻微的颤抖着,随后,欧阳天擎在众人的注视之中,猛然站起身来,随后,他恭恭敬敬的对着何镇南说道:“何少...”

    何镇南眉头轻微皱起,环视了一下四周,人畜无害的笑道:“看样子,这里好像没有我的位置啊!”

    啊?

    在场众人几乎同时一怔,都是成了精的人物,靠着不笨的脑袋瓜攀爬上位的他们似乎意识到了何镇南的弦外之音。

    “我想,这个位置应该是我的吧!”何镇南轻轻指着欧阳天擎的座位,眸子之中闪现出一股野兽般的目光,就像下一刻将要把欧阳天擎吞掉一般。

    同时,所有人都明白,欧阳天擎那个位置,是主座,那个位置代表着这场会议最具有发言权的人,同样,那个位置代表着一种地下世界的权威。

    “呃...”欧阳天擎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整个人呆滞了一般看着何镇南,同时,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挪了挪。

    云破军看到这一幕,心底轻轻摇了摇头,显然对欧阳天擎有些失望。

    气氛,因为何镇南这一句话瞬间冰冷到了极点。

    啪!

    一声巨响响彻整个大厅。

    何镇南毫无任何征兆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目光突然森冷,转头看向了在场诸位大佬,语气阴冷没有一丝感情,就像常年积雪不化的冰山:“难道,你们认为我义父死了,这座地下世界,就改名换姓不姓何了?难道你们认为我何镇南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镇不住你们?或者说,你们认为凭你们,就能够用抗衡何家,抗衡我?”

    嘶!

    几乎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噤若寒蝉。

    狂妄!

    霸道!

    此刻在何镇南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叶轻翎眼中闪现出一抹欣赏。

    林嫣然眸子之中闪现出一股灼热的情感。

    云破军眉头轻皱,轻声开口:“何少,差不多得了,别吓坏他们!”

    呃?

    听到云破军这一句话,众人心头均是松了一口气,而何镇南,瞬间收敛了气势,讪讪一笑,有些无辜的看向云破军,讪笑道:“云少,不好意思,就吓吓他们,没想到他们不禁吓!”

    在场诸位大佬听到这一句话,哭笑不得,同时看向云破军的眼神,多了一丝古怪,因为,他们明白,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何镇南竟然因为一个人的话而改变态度,这其中的意思,就值得人推敲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