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种纨绔 > 第209章:跪过,屈辱过,所以荣耀!

第209章:跪过,屈辱过,所以荣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一年,在‘水芳潋滟晴方好,山色空饔暌嗥妗s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杭湖,在别君楼下,在别君桥上,云战歌与叶鹤生一瓶酒,许下了一个千金难买的承诺。
  
      当时,叶鹤生的原话是这样的:“云战歌,混帐话我也不多说,更谈不上什么英雄相惜这些狗屁话,若有一天,咱俩真的交锋了,念在今晚你我这几秒钟的交情,我退避三舍,顺便帮你一个忙,之后,刀口上滚死,刀背上滚活,全凭能耐。”
  
      当时,云战歌说:“就凭你这一句话,有朝一日,你落在我的手上,我放你一马。”
  
      只是云战歌断然想不到,在后来,在那一场称得上是整个华夏国最波澜壮阔的地下世界洗牌之中,叶鹤生不仅仅退避三舍,还拱手相让了整个华夏国地下世界的半壁江山。
  
      只是在后来,叶鹤生西蜀之行,在蜀山栈道之上与一指断山的守山人惊天动地一战,惊艳了一个时代。
  
      战后重伤的叶鹤生被仇家追杀,
  
      当时明明可以援手的云战歌却选择坐山观虎斗,当时已经是龙门共主的云战歌,背弃了这个千金难买的承诺。
  
      在叶鹤生死后,坐稳了整个华夏国的地下世界半壁江山。
  
      事后,龙门楚逆天,反出龙门。
  
      事后,聂长征的长女,那个痴情于叶鹤生的军中绿花聂茹君,一怒之下,重兵围攻碧云山庄,马踏中门。
  
      若不是聂长征施压并且亲自赶到,恐怕当年盛怒之下的聂茹君,势必跟当时的龙门两败俱伤。
  
      往事一幕幕浮上云战歌的脑海,这个多少年来不曾有过这种狗屁伤春悲秋情怀的一世枭雄,心中难掩愧疚。
  
      是的,愧疚。
  
      叶鹤生,也从此成为云战歌的心魔。
  
      当然,云战歌也不傻,聂茹君至今未嫁,再结合聂长征当时的身份,这背后的门门道道,云战歌有过推测,只是,一年,两年,甚至十年,二十年,世上再无叶鹤生,云战歌才相信,那个二十一岁的时候就说出‘何苦生在帝王家’这种不经历沧桑决然不会生出的感慨的叶鹤生,是真的已经死了。
  
      这一刻,抬头看了一眼天际,这个陷入沉思的龙门共主,微微叹了一口气。血珊瑚不知道何时走到云战歌的背后,望着这个男人有些悲凉的身影,眸子深处露出复杂难言的情绪。
  
      一如多年来,她始终站在这个男人的背后,为他解决一切挡路石,因他喜而喜,因他悲而悲,因他怒而不惜屠戮苍生。
  
      “龙主,当年的事情,你没有做错。”血珊瑚踌躇了一下,开口说道。
  
      高处不胜寒。
  
      云战歌没有多说,偶尔的感怀也不过是当时无法挥掉的那些执念罢了。
  
      “我欠他叶鹤生的,我会从叶轻翎的身上去弥补,让叶轻翎来风波亭找我。”云战歌说完,率先离去。
  
      轰!
  
      血珊瑚浑身一颤。
  
      而后眸子之中生出了一种英雄落幕的悲凉情怀。
  
      云战歌,真的老了。
  
      ------
  
      二十分钟后。
  
      碧云山庄风波亭内。
  
      云战歌坐在石桌上,眺望着那一湖涟滟的清澈湖水,远处假山青痕,更有不知名的名贵花种在寒风之中盛开。
  
      已经处理完伤口的叶轻翎在**彤的搀扶下,
  
      走进这座风波亭。
  
      亭为风波亭,修建在人工湖的中心,一条长长的护栏蜿蜒伸延而去,湖水栏杆相映成趣,一副复古的景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