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39章 媒人上门

第39章 媒人上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还没从梅林中离开,盼儿就见到两个身穿青袍的僧人踏雪而来,一高一矮,高的那个看起来大概二十出头的模样,而矮的只有**岁,一张小脸儿又白又嫩,冷风一吹冻的通红。
  
      小沙弥双手合十,满脸认真的看着盼儿,问道:“敢问女施主可姓林?”
  
      盼儿挑眉,弯着腰笑眯眯的打量着眼前的小娃娃,道:“我是姓林,怎么了?”
  
      “您母亲有事,已经先回了京城,方丈派贯悟与师兄送女施主回京……”
  
      见吴庸之前盼儿便与林氏说好了,过半个时辰就来洗墨亭附近相聚,现在娘竟然一个人回了京城,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想到此,女人脸上不由露出了几分担忧,面色苍白道:“那就麻烦二位师傅了。”
  
      护国寺后院儿停放着一辆马车,盼儿见贯悟手脚并用的往车上爬,费了老大的力气都没爬上去,便伸手扶了一把,贯悟回头一看,圆脸涨的通红,只觉得这女施主长的真是好看,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
  
      盼儿也跟着上了车,车厢将寒风都给挡住了,贯悟又递给盼儿一个套了蓝布的汤婆子,抱在怀里一会儿,只觉得浑身都暖和起来了,她坐在贯悟旁边,发现小沙弥脸上的红晕未消,便笑了笑问:
  
      “小师傅,我娘应该不认识贵寺的方丈,怎的今日由您二位送我回去?”
  
      贯悟瞪了盼儿一眼,嘴里咕哝道:“师傅就师傅,干嘛还加个小?听说是忠勇侯派人来知会方丈的,具体是怎么回事就不清楚了……”
  
      忠勇侯?
  
      盼儿自己就在忠勇侯府当值,日日都得去照顾那些娇贵的花草,但干了这么多日活儿,老忠勇侯见了几次,但新的这位却一眼也未曾见着,怎么会跟娘有牵扯?
  
      因刚刚在外头冻了太久,捧着汤婆子的双手暖和后便通了血气,此刻又涨又麻,有种被针刺的痛感,盼儿忍不住揉搓了一通,头靠在车壁上,脑袋里乱糟糟的一团,先是林氏,又是吴庸,最后甚至还想起了褚良。
  
      她虽然没有读过书,却也不是瞎子,刚刚在洗墨亭里头,吴庸满脸的惊艳是骗不了人的,就算这人嫌弃自己二嫁的身份,但男人大多都是好美色的,见着美人儿怕是连脚步都迈不动,就算吴庸是个读书人,也不会是例外。到时候这桩婚事成了,自己嫁人后,以褚良的性子肯定会彻底熄了不该有的心思,也能少些麻烦。
  
      过了一个时辰,马车回到了京城,停在了铺子前头,这两日母女两个忙着收拾,一时间还没有将招牌给挂上,昨日她二人便已经商量好了,铺子叫“荣安坊”,里头各种门类的吃食都有,主要卖腌菜点心等物,过两日便是上元节,倒是可以做些元宵来卖,家里头剩的干桂花也不多了,还得再买来些才够用。
  
      下了马车后,盼儿让贯悟先等了等,小跑着进了铺子里,从林氏做糕的地方拿了几块栗子糕与冰糖桂花糕,用纸包好,直接送进了马车里。
  
      小孩子都抵挡不了甜食的诱惑,贯悟嘴上虽在推辞,但一双又圆又亮的大眼儿好像黏在了纸包上般,鼻子连连抽动了几下,显然被这股糕饼的香味儿给馋坏了,可劲儿的咽唾沫。
  
      盼儿不由失笑,将糕饼放在了马车上,道谢后转身回了铺子。
  
      将木门关好,盼儿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林氏的身影,她皱了皱眉,小手扯着裙摆,直接上了楼梯,走到林氏的屋门前,轻轻敲了两下:
  
      “娘,你在里头吗?”
  
      “进来吧。”
  
      听到动静,盼儿将门推开,一看便看到坐在圆凳上的林氏,明明出门之前林氏穿了一身藕荷色的小袄,怎的这一会儿的功夫就换了一件?仔仔细细打量一番,盼儿发现林氏的神色虽好,眼皮却略有些红肿,柔白腕子像是被蹭破了皮,一圈皮肉都是青紫色的。
  
      盼儿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响,什么都顾不得直接冲到了林氏身边,拉过她的手腕,忍不住提高声音道:“到底出了何事?为什么您要先回来?”盼儿生怕在她不注意的时候,林氏受了委屈,她活了两辈子,心中唯一的执念就是想要好好护着自己的亲娘,若是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她未免也太没用了。
  
      林氏被盼儿捏的有些疼了,想要抽回手,却发现盼儿死死咬牙,浑身紧绷,就这么蹲在地上,一动不动。
  
      心里一软,林氏轻轻拍了拍盼儿的手道:“方才我在林中遇着了歹人,幸好碰上了忠勇侯,被他救下后就直接送回来了……”
  
      盼儿满脸狐疑,她们娘俩刚刚进京没几个月,林氏又是如何认识的忠勇侯?她可不认为堂堂的侯爷会这般细心照顾一个素不相识的寡妇,莫不是忠勇侯见林氏貌美,动了歹心吧?
  
      “无论如何,您日后就好好呆在京里罢了,我就在您身边陪着,咱娘俩儿可别乱走了……”她自己出了事倒是无妨,但林氏苦了这么多年,身体又不好,一旦遭了罪能不能熬过这道坎儿还是两说,盼儿只剩下这么一个亲人了,自然得经心着些。
  
      今日之所以去护国寺,完全是为了相人的,林氏先前没有见过吴庸,现在便忍不住问了一嘴:“那吴秀才如何?”
  
      盼儿脸红了一下,水汪汪的大眼儿微微闪躲,说:“模样生的还挺清秀的,人也斯文,不过我不识字,若嫁了个秀才的话,他怕是得嫌弃我……”
  
      即使男人们嘴上说着女子无才便是德,但若是自家媳妇真大字不识一个,恐怕日后随之而来的问题也不会少,林氏一早便想叫盼儿识字,她虽然不是什么才女,肚腹中也没多少墨水,但识得几个字还是没问题的。
  
      “明日去买笔墨纸砚,这些东西都得备齐了,再读些女则女戒之类的,能说上几句便成,况且那吴秀才只是有些才学,并不算才子,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到底这桩婚事成是不成,还得看吴家是什么心思。”
  
      盼儿坐直了身体,她倒是不觉得吴庸会看不上她,毕竟那男人一见她就直了眼,步子都迈不动的模样,显然是相中了的。
  
      母女两个说好了,盼儿略缓了缓,帮着林氏将带皮的五花肉洗净,切成两指宽的长条,找了一块干净的棉布,仔细搌干猪肉上的水分,放在一旁的白瓷碗中,林氏往碗里放了姜末、糖盐、酱油等调料,用手揉捻了一回,这样肉块会更加入味儿,之前盼儿就一直馋着粉蒸肉,但因为这菜做起来比较费工夫,入京都有三个月了,林氏这才倒出手来伺弄着。
  
      粉蒸肉若想做得好,其中的米粉万万不能马虎,米粒必须大小适中,口感绵软,带着肉香与米香方为上品,林氏一边在铁锅里炒米粉,盼儿一边往腌肉的海碗中滴了些灵泉水,米粉的香气渐渐在厨房中渗了出来,平时母女两个因事情较多,都是草草吃上一口便罢了,今日林氏难得有空,她自然得多吃点。
  
      另外一口灶上炖着一只灰扑扑的瓷罐,瓷罐里的东西比铁锅上炒着的米粉还要馋人,冬日里的活鱼本就少,昨个儿盼儿从忠勇侯府回来时,见到一个老汉在街上卖鱼,听说这京郊有条不小的河,现在天寒地冻,河面上结了一层厚冰,得用凿子凿上许久才能将冰面打穿个儿窟窿,好在里头的鲤鱼生的十分肥美,盼儿买回来后就放在屋里养着,刚林氏回来的早,将这条分量不轻的鲤鱼去鳞开膛,直接片了鱼片,放在锅里头熬煮着鱼片粥。
  
      娘俩儿的饭量都不算大,一荤一素加上熬得软糯的鱼片粥刚刚好,等林氏将粉蒸肉上锅蒸时,盼儿想起房里头还有一点从侯府弄来的凝翠膏,之前她的手被茶汤烫着了,老爷子给盼儿拿了一盒,因为有灵泉水,那东西便一直放在屋里,到现在都没派上用场。
  
      先前在护国寺里,林氏手上蹭破了皮,虽然没流血,但估摸着也不好受。
  
      进屋后,她在柜子里左翻又找,里头零七八碎的东西不知有多少,盼儿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那做工精致的青花小盒给翻找出来,打开盖子,一股沁凉的芦荟香味儿直往鼻子里窜,往瓷盒中倒了几滴灵泉水,用干净的筷子搅了搅,盼儿这才盖上盖子,将凝翠膏拿到厨房里头,冲着林氏好说歹说,这才将药给上了。
  
      原本这凝翠膏就比一般的伤药要好些,此刻里头又添了灵泉水,功效更是只强不弱,林氏刚将药膏抹在手上,那股刺痛感便消失不少,等到粉蒸肉做好后,原本撞在石头上磨出来的血印子已经消失了大半儿,只剩下丁点儿痕迹了。
  
      盼儿把饭菜端上桌,平时她们母女两个吃的简单,一般都是清炒个小菜,配上两碗粥便对付过去了,像今日这种大鱼大肉的时候实在不多,盼儿狼吞虎咽的夹着菜往嘴里塞,林氏见了,两道弯弯的柳眉不由皱了起来。
  
      “慢点吃,饭桌上拢共就咱们两个,也没人跟你争跟你抢,若你出嫁了还是这副模样,少不得要被人说嘴的,一口菜至少嚼上十下,这样既不伤胃,也能养好身段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