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40章 委屈了盼儿

第40章 委屈了盼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许老三连滚带爬的回到相府,在路上跌跌撞撞的不知摔了多少回,偏他不敢停下,赶忙走到了许清灵的院子,见到兰香端了点心走过来,一把将人拦住,面色狰狞道:“快去通报一声,我有要事要跟小姐禀报!”
  
      兰香猛地被许老三抓住手背,差不点将手里头端着的盘子摔在地上。
  
      “你作死!闹出这么大动静,惊扰了小姐你有几条命都不够赔的!”说着兰香狠狠的刮了许老三一眼,许老三暗骂兰香是个婊.子,这些年就仗着自己大丫鬟的身份,在他们这群人面前耀武扬威惯了,要是他能逮到机会,肯定要剥了这贱蹄子的皮!
  
      嘴上说了几句,兰香甩开许老三的手后,小步走进了主卧中,先是用美人捶给歪在软榻上的许清灵捶了捶腿,见主子闭目养神,也没有开口,任由许老三那个莽汉在外站了近半个时辰,这才将事情说了。
  
      许清灵美眸一闪,她派许老三去收拾林氏母女,现在这人回来了,估摸着两个贱人也到了她们该去之处,许清灵可不信齐川的胃口那么好,在林盼儿成了人尽可夫的妓女后,依旧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
  
      “让他进来。”
  
      兰香应了一声,转头走进了院子里,看了一眼被冻的浑身发麻满脸通红的许老三,施恩般道:“小姐让你进去,入了主卧后可得规矩着些,万万不能让小姐心头不虞……”
  
      许老三阴瘆瘆的看了兰香一眼,口中含糊的应了声,跟在这丫鬟屁股后进了主卧,他身为外院儿的奴才,即便帮小姐办事,往日也从来没有进过许清灵的卧房中,今日刚一迈过门槛,且不提屋里头精致的摆设,就说那股直往鼻子里头钻的淡淡牡丹香气,都让许老三这个糙汉晃了心神。
  
      兰香见到他这副模样,暗自啐了一声,领着人走到软榻前,看着穿了一身鹅黄色褙子的许清灵已经坐起身子,手上端着茶盏,一双美目清凌凌的扫过来,问:
  
      “事情办的如何了?”
  
      扑通一声,许老三跪倒在地,他心里清楚大小姐虽然相貌十分娇美,但却是美人皮蛇蝎心,自己将事情给办砸了,甭提其中是否有忠勇侯的参与,大小姐怪罪的依旧是他许老三,万一说不清楚,他怕是没有好果子吃。
  
      见许老三满脸诚惶诚恐,冲着自己不断叩头,许清灵心里咯噔一声,将茶盏放在一旁的红木小桌上,声音略冷了几分:“到底怎么回事?”
  
      “小姐,原本奴才已经治服了林氏,要将这娼.妇卖到勾栏院里,哪想到忠勇侯突然出现,将林氏给救了下来,忠勇侯杀人不眨眼,就算借奴才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在他手里抢人……”
  
      许清灵猛地从榻上站起身,因动作过急过猛,身上的织锦百褶裙被边角划了一下,细腻柔滑的布料最经不起磋磨,马上就抽丝出来,显然是不能再穿了,偏许清灵半点儿不在意这身衣裳,形状弯弯的秀眉紧紧皱起,口中喃喃道:
  
      “忠勇侯怎会跟那一对腌臜东西有牵扯?”
  
      许老三见小姐面色不对,又接着说道:“奴才也不知道,明明那母女两个去护国寺是为了给林盼儿相看人家的,只有她母女两个,正是难得的好机会,偏忠勇侯怕是已经猜出了小姐的身份,在奴才回来前甚至还出言要挟,以至于奴才无论如何都不敢再动手了……”
  
      想到京城里关于忠勇侯的流言,许清灵向来镇定的神情突然露出了丝裂痕,两手死死攥住桌角,手背上迸起青筋,闭了闭眼道:“此事暂且放放,就算那对贱人有忠勇侯护着又如何?指不定是做出了多不要脸的污秽事,才能有今日的结果,侯爷能护得了她们一时,却护不了一世!”
  
      即使许清灵是堂堂宰相千金,依旧得罪不起忠勇侯,毕竟忠勇侯在武将中极有声望,文臣与武将向来有些不对付,好在定北侯府的态度不明,这才让她爹稍稍安心不少。
  
      原本许宰相还想让许清灵嫁到定北侯府,如此一来也能将朝中一员猛将拉拢到文臣这边,偏褚良毫不留情的将此事拒绝,甚至还给许清灵一个难堪,许家乃是勋贵之家,许清灵更是金尊玉贵的大小姐,哪里能受得住这份委屈?与其嫁给这样一个不识抬举的男人,倒不如找一个合心意的,正巧齐川中了状元,许宰相左思右想之下,便择了他当自己的女婿。
  
      许老三抬头望了许清灵一眼,发现向来清冷淡然的小姐气的浑身轻轻发颤,一双凤目通红,里头爬满了血丝,那模样即使是他一个男人瞧了都不由心惊胆战,看来这最毒妇人心一句话,果然并非信口胡言。
  
      兰香带着许老三从卧房中离开,边走在连廊里边道:“让你办点事情都能给办成这副德行,也不知道要你有什么用,亏得你还在府里领着月钱,连宫里头的那些阉人都不如……”
  
      越听这话,许老三的脸色就越发阴沉起来,不过他好歹有些理智,知道兰香自小到大一直伺候在小姐身边,在相府也是个有脸面的,像她们这种大丫鬟,比小康之家的姑娘养的都精致,看不上他这种粗人也是自然,要是有朝一日兰香落到他手,他定然不会放过这个贱人。
  
      憋了一肚子里气从相府里出来,许老三去酒馆打了壶酒才回家,烈酒喝进肚后,让他脑袋晕乎乎的,神智也没有先前那般清醒,倒在炕上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睡梦中许老三没有发现,他屋里突然多了一个人,手里头拿着火折子,先将桌上剩下的半壶白酒洒在地上,之后火折子往下一扔,火花哄的便烧了起来,洗的灰扑扑的帘子顷刻之间就被大火吞没,饶是许老三睡的再死,身上那股刺痛感依旧难忍。
  
      从睡梦中醒来,许老三看到自己身处一片火海之中,吓得腿软了三分,好半晌都没从炕上爬起来,他裤裆上的布料已经着起火了,连连用枕头拍打几下,才将火苗熄灭。此刻许老三牟足了劲儿想要往外跑,这老房子本就是木头垒起来的,虽然结实却经不起火烧火燎,房梁木摇摇晃晃,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听在耳中简直瘆人极了。
  
      偏许老三又烫又怕,脸上脖子上被燎起了一片水泡,每一个都晶莹透亮远比黄豆大小,疼的好像有无数根细如牛毛的针在狠狠扎着般,但他却顾不上这一点,拼了命的踹门,眼见着门上的木栓掉在地上,许老三眼里露出了狂喜之色,还没等他从大火烧着的屋里跑出去,只听哐的一声,房梁木直接砸了下来,将男人的腿给生生砸断了。
  
      许老三口中不断发出哀嚎声,疼的眼前一黑马上就要昏迷过去,不过他不想死,强撑着一口气往外爬,好不容易爬到了门口,周围的邻里见到这边冒起的浓浓黑烟,生怕殃及池鱼,纷纷挑了井水过来救火,费了好大力气将大火扑灭,也保住了许老三一条命。
  
      只可惜人虽然救下来了,也保住了一条命,但那房梁木掉下来砸的实在是太准,落在了许老三的臀根处,这么狠狠一砸,不止双腿齐断这辈子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可能,连带着男人最宝贝之物也伤着了几分,日后怕是不中用了。
  
      许老三原本就是相府的奴才,现在出了事后,就是个没用的废物,许清灵只听过一耳朵,让人送过去几十两银子,就将此人彻底忘到了脑后,再也没想起来,不过林盼儿想要嫁人之事,许清灵却记在心底,在她看来,像林盼儿那种满身泥土味儿都没洗干净的村妇,还嫁过一回了,哪里配给人当正妻?那吴家也真是瞎了眼,才会上赶着娶这种不要脸的妇人过门儿。
  
      冲着兰香招招手,许清灵直接道:“你去将吴夫人请过来……”
  
      听到这话,兰香心里明白,小姐怕是还要整治那林盼儿,只不过因为忠勇侯先前放了话,她不敢使出太过的手段,只能在暗地里稍稍谋划谋划,给林盼儿下点绊子。
  
      许清灵身为相府千金,她想要见的人还没有见不到的,兰香四处打听找到了吴府后,一路畅通无阻的见到了吴母,提了许清灵的身份后,吴母便喜不自胜的上了轿,心中虽摸不准那位小姐到底是什么想法,但只凭着那尊贵无比的身份,就够让吴母欢喜的了。
  
      她儿子现在只不过是个秀才,若是与相府的人熟识,日后入朝为官也有人照拂,平步青云指日可待……
  
      吴母心中想的极好,被引入相府时,看到里头雕梁画柱极其奢靡的景象,更是眼花缭乱,走路时两脚都有些打飘,虽竭力镇定但浑身紧绷的模样却根本遮掩不住,兰香回头瞧了一眼,眼底暗藏着丝鄙夷,轻笑着将主卧的帘子给撩开,房中一片暖融,淡淡浅香舒展。
  
      让吴母在外间稍等片刻,兰香先进去通报一声,过了会才将人领了进去。
  
      吴母进去时,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一看到坐在圆凳上的清丽女子,赶忙福了福身,谄媚道:“民妇吴周氏,见过许小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