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45章 卑鄙无耻

第45章 卑鄙无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元节时,京城里热闹极了,普通百姓平时舍不得花销,但从年关到现在,大小物件儿采买了不知有多少,要不是二十七那日荣安坊关了门,想必买东西的人就更多了。
  
      今个儿林氏将铺子前头的大门给打开,没过多久就有个冻的哆哆嗦嗦的男人走了进来,穿了一身黑色的袄子,进屋里一直搓着手,口鼻中直呵气。
  
      男人肩膀宽阔,比起普通人要高出半头,五官端正,浓眉大眼,皮肤虽然黝黑,但看上去倒是个和善人,他一张脸冻的黑红,口中粗噶道:
  
      “你们荣安坊总算是开门儿了,之前想要买一点灯影肉跟腌菜来下酒,偏偏铺子门关的严实的很,几日没吃罢了,就觉得口里头没滋没味儿的,吃什么都不得劲……”
  
      这男人也是荣安坊的老客了,姓李,虽然年纪并不很大,不过二十五六,但却在京兆尹府里当了个捕头,也算是年少有为,就算捕头每日挣的银钱并不太多,但吃喝都在衙门里,能攒下一些,一旦荣安坊里出了什么新的吃食,李捕头定然是要买过来尝尝的。
  
      “昨个儿做了汤圆儿出来,是芝麻馅儿的,味道香得很,李捕头要不尝一尝?”
  
      林氏一边将小菜装进碗里,一边指了指放在桌上的瓷碗,里头盛放着热气腾腾的汤圆儿,碗里头只有四个,但却十分白嫩圆润,透着一股米香。
  
      李捕头看着林氏一张保养得宜的脸,他之前听说这荣安坊的老板娘已经三十了,但看着比起二十出头的女人还要水灵,眉眼也生的好看极了,就好像冻上的猪油般,又嫩又娇,不带一丝瑕疵。
  
      从头一回来到荣安坊时,李捕头就见到了林氏,当时心里头不免升起了几分异样,以至于经常来到铺子里头,光顾荣安坊的生意。
  
      “你们荣安坊做出来的东西就没有不好的,先给我来一斤!”
  
      听到这话,林氏嘴角一抿,眼神都略柔和了几分,动作麻利的将吃食都给装好,收了银子后才又坐回柜台上。
  
      盼儿看着额李捕头磨磨蹭蹭了好一会儿,才从铺子里走出去,时不时还回头瞅上几眼,明显就是一副不舍的模样。
  
      起身坐在林氏身边,盼儿端起小碗儿,舀出来一只汤圆儿送入口,粘糯香软的皮子略有些发烫,但因为盛出来有一会儿,并不会将舌根烫起泡来,盼儿边吃着,边含糊不清的问:
  
      “娘,这李捕头经常来咱们铺子里,是不是动机不纯啊?”
  
      说这话时,盼儿还刻意做出挤眉弄眼的怪象,嘴里发出嘿嘿的笑声,明显打趣的模样让林氏面上红了一下,小声道:
  
      “甭管他是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也跟咱们没关系,听说李婆子,也就是李捕头他娘,最近正四处找了媒婆,想要去城西刘员外家里头提亲……”
  
      盼儿眉头一拧,脸色明显有些不好了。
  
      林氏生她生的早,过了年也不过才满三十而已,再加上底子好,皮白柔嫩五官精致,看上去比那些年轻生嫩的小姑娘强出不知多少倍,配李捕头那个糙汉,盼儿还觉得可惜了呢。
  
      “这李捕头也真是够可以的,明明家里头已经在给他相看亲事了,现在竟然还来到咱们荣安坊中,真是厚颜无耻……”
  
      林氏手里头拿着狼毫笔,将今日采买走的账全记下来,即使几文钱的花销也没有漏下,毕竟赚钱不易,京城又是那种处处都要花费银钱的地界儿,若是不经心着些,她这铺子恐怕也就开不下去了。
  
      “你管那么多作甚,只要有银子赚就成了,李捕头出手阔绰,又不爱计较,做他生意我还是乐意的。”
  
      林氏到底年岁大些,虽然说不上见多识广,但想的却比盼儿多了几分,反正她跟李捕头清清白白,两人之间一点儿腌臜事儿都没有,做他的生意也无妨。
  
      京里头卖汤圆儿的铺面也不少,不过像荣安坊这种物美价廉的却并不很多。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京里头的妇人手头上虽然比别处的要宽裕许多,但仍恨不得将一文钱掰成两文花,从不舍得浪费,如此一来,荣安坊中的吃食价钱不贵,而且滋味儿极好,家中的老人孩子都爱吃的很,买的人自然就多了。
  
      林氏三人包出了不少汤圆儿,上元节那天全都给卖完了,仔细算一算,竟然赚了三两多银子,放在以前可是林氏想都不敢想的。
  
      盼儿没在家中呆上几日,白天就得去忠勇侯府做活儿了。
  
      老爷子喜欢伺弄这些花花草草的,虽然不一定能养活,在花房里放的种子却各色各样,不知有多少种。
  
      这日盼儿正在花房里呆着,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后,屋里头的炭盆子就撤了几个,现在只剩下一个,倒没有先前那么闷人。
  
      老爷子掀开帘子走了进来,盼儿听到动静,赶忙从凳子上站起身,冲着他行了礼。
  
      “别弄那些虚的,我今个儿弄了点儿好东西。”
  
      说这话时,老爷子刻意压低了声音,满布褶子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神秘之色。
  
      盼儿心里有些奇怪,仔细打量一番,发现老爷子手里头拿着一个布包,那布料是最细最软的月白色绸料,这料子用来做亵衣是最好的,既凉快又柔软,不过因为价钱太贵,盼儿跟林氏平时去布庄只能瞧一瞧,是完全买不了这东西的。
  
      “什么好东西?”
  
      老爷子站在红木桌前头,将布包放在桌面上缓缓摊开,里头放着的不是别的,而是几十粒澄黄色的稻谷。
  
      从小在石桥村里长大,再加上盼儿嫁到齐家的那几年,没少下地做农活儿,一些蔬菜的种子她可能认不得,但稻谷却是一眼就能辨别出来的,这玩意儿脱了壳儿之后就是大米,哪里算得上什么好东西?
  
      盼儿眼皮子抽了抽,干巴巴的笑了笑,半晌没吭声。
  
      年前盼儿就不戴帷帽来忠勇侯府了,现在老爷子一看她的眼神,就知道盼儿肯定是没瞧上他的宝贝。
  
      “你年纪轻轻的真没眼力价儿,我说它是好东西,肯定是差不了的……”
  
      盼儿忍不住撇嘴道:“不就是稻子吗?您想要在府里头开几亩菜地?“
  
      “这不是普通的稻子,而是玉田胭脂米的良种,胭脂米只是皇家的贡品,除了宫宴之外,别处是再也吃不着的,老头子我费心费力的派人去小泉村找了这胭脂米的良种,你这丫头伺弄花草是个厉害的,要是能将玉田胭脂米种出来,咱们也能日日吃上贡米……”
  
      听到这话,盼儿不由高看了这稻子一眼,伸出雪白小手捏起了一粒米,她仔细瞧了瞧,发现这稻谷的确比普通的稻子颜色深浓些,隐隐透着几分红晕。
  
      她跟林氏在十里坡还有一处庄子,虽然已经废弃了,但现在荣安坊的生意做的越来越好,要是能稍稍攒出些银子,将废庄给打理好,种出一片胭脂米出来,那肯定是再好不过的了。
  
      盼儿虽然没有尝过贡米的滋味儿,但能让老爷子这么推崇的稻谷,肯定不会普通,她怀里好像揣了只兔子似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哑声问:
  
      “若是民女将这胭脂米种活了,老爷能不能赏赐民女一些良种?”
  
      老爷子狐疑的看着盼儿,问:“你要良种做什么?”
  
      “实不相瞒,民女在京郊十里坡还有一处庄子,一直没想好在庄子里种些什么东西,今个儿您拿来了胭脂米,的确是难得的好物,若是老爷不介意的话,等开春后民女就拿着这一包种子,种在庄子里,若是活了您便分些给民女,要是没有种活的话,此事就先算了……”
  
      盼儿的算盘打的啪啪响,老爷子也是个精明的,粗粝大掌摸了摸下颚处的短须,似模似样的考虑片刻,道:
  
      “既然如此,就直接将胭脂米种在你那庄子里就行,反正不论有多少收成,你都分六成给我,也就不说赏赐不赏赐的事儿了。”
  
      六成听起来虽多,但要是没有老爷子的话,凭盼儿自己根本弄不到玉田胭脂米的良种,现在将收成分出了些给侯府,日后废庄也能挂上忠勇侯府的名头。
  
      凭着忠勇侯鼎鼎威名,日后就算有那不开眼的刻意来找麻烦,盼儿也不怵。
  
      轻轻点了点头,盼儿道:
  
      “老爷,虽然您把胭脂米的种子交给了民女,但播种时还得派些庄户过来,否则只凭着我一个人,怕是累死累活也难将庄子里的地给犁一遍……”
  
      侯府底下本就有不少庄子,依附着的佃农人数也不少,找些人住到废庄里也不是难事儿,正好还能将那处给修整一番,省的一直不能搬进去。
  
      见老爷子将此事应下了,她眼底满是喜色,捂着嘴咯咯的笑出声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