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46章 清明过

第46章 清明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盼儿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卑鄙无耻的男人,此刻眼前一黑,差不点直接昏厥过去,伸手轻轻按着微凸小腹,她深吸一口气,芙面上露出一丝笑容。
  
      女人的皮相本就生的美,现在又是最好的年纪,只有十五岁,肌肤嫩白如同凝脂,不见半分瑕疵,娇嫩唇瓣即便没有涂抹口脂,颜色依旧艳丽的如同沾了露水的花瓣般,诱的人想要上前采撷。
  
      吴庸之所以看上盼儿,茶不思饭不想的要将人给弄到吴家,完全是因为她这副娇艳欲滴的容貌,此刻见到女人浅笑,只觉得神魂都快被她给勾了去,口中喃喃道:
  
      “盼儿,你信我,我会一辈子待你好的……”
  
      转头看着周庄头,盼儿满眼恳求道:“劳烦您帮忙将这个登徒子给赶出去,此人卑鄙无耻,之前想要骗婚不算,现在竟然强逼着我为妾……”
  
      女子越说情绪起伏的越厉害,俏脸气的煞白,水眸中隐隐带着怒意,即使周庄头是个常年在田里劳作的糙汉,看到美人这副怒气横生的模样,当下二话不说,蒲扇般的大掌拉扯着吴庸的胳膊,用力将人往外拖拽。
  
      面对吴庸这个文弱书生,周庄头没有半丝怜惜,手上用的力气不小,直将吴庸从铺子里头拖拽出去,期间还撞到了柜台桌角等物,疼的他连连哀叫,一双眼死死盯着盼儿,恼羞成怒的骂道:
  
      “林盼儿,像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娼.妇,我愿意纳你为妾已经是你的福分了,你现在还敢让姘.夫……”
  
      话没说完,吴庸的嘴里就被塞了一块儿擦桌子的抹布,虽然林氏爱洁,这些东西都是一日一洗,但上头的那股怪味儿依旧浓郁的很,见吴庸脸色发绿,一副快要作呕的模样,盼儿心中总算舒坦了几分。
  
      周庄头将吴庸赶出去后,铺子里不少妇人盯着盼儿指指点点的,这些女子都是悄声嘀咕,一个两个声音可能不大,但铺子里头拢共有二十个女人,叽叽喳喳的如同麻雀般,让盼儿心烦意乱,偏偏又不好说些什么,憋了一肚子气。
  
      甚至还有那种没有眼色的,直接凑到了柜台前头,伸手指着盼儿的肚子问道:
  
      “小老板,你这肚子不会真被男人搞大了吧?”
  
      眼前问话的女子姓钱,闺名叫小秀,年纪也并不很大,今年不过十七,成亲倒有两年了,钱小秀平时来荣安坊的次数也不多,铺子开了这么久,拢共不过三四次罢了。
  
      盼儿之所以会记得这妇人,完全是因为钱小秀自己是个碎嘴的,平日里就说她跟林氏会勾引男人,明明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偏被她编的绘声绘色,以至于不少人都信了。
  
      抬头看着钱小秀眼里闪烁的恶意,盼儿皮笑肉不笑道:
  
      “钱夫人有空管荣安坊的闲事,莫不如好好调养调养身子,也省的这么长时间没给夫家添个一儿半女……”
  
      “你!”
  
      钱小秀生了一双吊梢眼,面相显得有些刻薄,此刻被盼儿气的满脸涨红,还想再说些什么,就被邻居家的大娘给拉出去了。
  
      狠命的将大娘的手给甩开,钱小秀气的在原地直跺脚,语气不善道:
  
      “大娘,您也听到那林盼儿说话有多难听了,怎么不让我跟她理论理论?”
  
      邻居家的大娘腰围横阔,足足能装下两个钱小秀了,她只要一动弹,浑身上下的肉都在颤悠着,身上的红褐色外衫将她身子死死勒住,好像风干的腊肉般。
  
      大娘瞪了她一眼,刻意压低了声音道:
  
      “咸吃萝卜淡操心,管好自家一亩三分地的事情也就行了,去招惹人家干什么?少跟林氏母女接触,妇道人家整日出来抛头露面,怎么会是什么正经人?说不定这荣安坊就是她们母女两个靠着一身好肉换来的,你要是惹怒了她们,哪里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这中年妇人即使来荣安坊的次数多些,依旧看不惯林氏母女,虽然腌菜的滋味儿好,但林氏这骚蹄子跟狐狸精也没什么差别,都三十岁的妇人了,竟然还打扮的跟小姑娘似的,她男人每次来到荣安坊,回家就得夸上几句,妇人心里头又怎能好受?
  
      听到这话,钱小秀方才有些怕了,脸色惨白的看着妇人,慌乱开口问道:
  
      “大娘,她们不会让人找我麻烦吧?我瞧着那个跟林盼儿说话的男人,满脸横肉神情凶恶,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这该怎么办?”
  
      妇人拍了拍钱小秀的后背,安抚了几声,等到钱小秀的脸色好转后,这妇人才朝着荣安坊的大门狠狠的呸了一口,悻悻转头离开。
  
      林氏跟赵婆子刚刚在后院儿收拾东西,也没听到前头的动静,等到林氏从中走出来后,盼儿跟林氏说了几句,便直接上楼回了自己屋中。
  
      见盼儿脸色不好,林氏却又不知到底生出了何事,直到一个与她相熟的小媳妇学了吴庸之事,她才明白盼儿刚刚受了多大的委屈。
  
      转头往楼上扫了一眼,林氏恨得眼眶发红,这吴庸当真无耻极了,明明是他占了盼儿的身子,竟然也敢主动上门来闹,这种人也就只能中个秀才,一辈子怕是都跟举人进士等无缘了。
  
      盼儿回到房中后,便死死的将门板给阖上,水眸中大滴大滴的泪珠儿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早上肚腹还没显怀时,盼儿就知道肯定会有流言蜚语传出来,毕竟未婚先孕的女子在别人眼中,比起青.楼里的妓子也没什么差别。
  
      但真经历了这一遭,被人指着鼻子怒骂鄙夷,盼儿心里头仍有些着不住,哭的双目红肿,灵泉如注往下流,口中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如同受伤的小兽般,听着可怜极了。
  
      怀孕的女子若是哭的太过,肯定是要伤身的,盼儿觉得小腹处传来隐隐的抽疼,吓得她再也不敢掉泪,打着嗝儿用手背将面上的泪痕仔细擦拭干净,剩下的灵泉水则抹在眼皮上,揉弄几下后,红肿便消了。
  
      先前瓷瓶儿里还剩下些灵泉水,喝了一口后,小腹处那处抽疼的感觉才消散些许,盼儿伸手揉了揉肚皮,心中气怒仍未消散。
  
      吴庸当真是个厚颜无耻的,先前见她模样生的好,舌灿莲花什么好听的都能说出口,暗地里却想将她骗到吴家去做妾,如今她被人奸.淫,肚腹中怀上了孩子,吴庸更是连最后一层遮羞布都扯了下来,直接将纳妾之事摆在了明面说了。
  
      她吴家虽然出了一个秀才,又不是什么高门大户,凭什么让她做妾?
  
      明明一大家子都是贪得无厌看上了荣安坊这间铺子,还要装出一副为自己好的模样,盼儿只要一想都觉得膈应。
  
      打了盆水洗了脸后,盼儿也不愿再想,反正她这辈子注定跟吴庸以及整个吴家再无半点儿关系了,又何必整日里为那种人动气?
  
      原本盼儿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却没想到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吴庸来荣安坊中闹的事情,不止被吴家人得知,甚至连许清灵也得了风声。
  
      吴母心知许清灵看不上盼儿,在确定盼儿的肚子的确大起来之后,就递了帖子去到相府,想要见许清灵一面。
  
      现如今许清灵与齐川的婚事已经定下了日子,只不过要等立夏之后才能过门儿。
  
      兰香边将绿玉簪子插进许清灵丰厚的发间,便开口道:
  
      “小姐,吴母在外头等着,您可要见她?”
  
      “吴母?”
  
      许清灵淡淡的秀眉微微一皱,拨弄了一下腕间的珊瑚手串,漫不经心道:
  
      “带她进来吧。”
  
      兰香应了一声,很快便走出了屋,将吴母带到了许清灵卧房之中。
  
      因先前将这位相府千金给得罪了,吴母此次见她,心中不免有些忐忑,明明天气不热,她额头上都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儿,将面上涂着的脂粉都给溶了,看上去十分粘腻。
  
      许清灵凤眼一扫,看到跪在地上的吴母道:
  
      “吴夫人先坐下,有什么事情便直说……”
  
      即使许清灵嘴上这么说,吴母也不敢太过放肆,声音颤颤的应了一声后,便直接坐在了圆凳上。
  
      “许小姐有所不知,那荣安坊的林盼儿着实是个不要脸的狐媚子,先前她不想当我们吴家的妾室,民妇还以为她是个烈性的,哪想到林盼儿竟然与人私通,直接怀上了野种,现在肚子大的都快藏不住了……“
  
      许清灵面色一变,手上一个用力,腕间的珊瑚手串上头的细绳顷刻之间被扯断了,一粒粒大小相同颜色艳丽的珠子噼里啪啦的摔在地上,让兰香不由惊呼一声。
  
      “你说的可是真的?“
  
      吴母不知道自己又说错了什么,心惊胆战之下好像浑身力气都被抽干了般,两腿一软便直接跪倒在地,冲着许清灵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