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48章 掳人

第48章 掳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也许是因为胸前两团生的丰盈饱满的缘故,盼儿喂小宝根本不觉得吃力,甚至还犹有富余。
  
      原本林氏还想请个奶娘,但现在看到她奶水充足甚至还有富余,也就不费这个心思了,毕竟合适的奶娘难找,不说家世清白身体康健,就连品行相貌上都有要求,她们母女俩的日子刚刚好转几分,还比不得那些高门大户。
  
      如今天气热的厉害,盼儿先前只用巾子将身上的血污擦过一回,之后就再也没有沾过水,现在每日坐在屋里,身上又黏又腻,头发也一缕一缕的散着一股酸臭味儿。
  
      常年跟在林氏身边,盼儿也是个爱洁的性子,想到自己一个月都不能沾水,她只觉得浑身都有些发痒。
  
      好说歹说的求了林氏无数次,偏偏林氏铁了心,无论如何都不松口,甚至还叮嘱了翠翘,让这小丫鬟仔仔细细的看住了盼儿,省的她受了风,日后落下病症。
  
      有林氏翠翘两个不错眼的看着,即使盼儿费尽了心思,也没有将一身泥污给洗涮干净,好不容易挨到了小宝满月,她便如同得了大赦的犯人般,忙不迭的进了木桶中,用林氏买回来的胰子先仔细洗了一遍,等到一桶热水都看不出原色后,又又换了一盆,泡了一个多时辰。
  
      盼儿泡澡时不喜旁边有人,翠翘也是个识趣的,将水兑好后便离开了,顺带着将屋门关的严严实实。
  
      清澈的热水中加了几滴灵泉跟花油,被热水一激,原本花油中淡淡的香气霎时间变得浓郁许多,但因为其中掺了灵泉水的缘故,这股香味儿闻着不止不冲鼻子,甚至还有几分沁人心脾之感。
  
      再加上灵泉本就有洗经伐髓排出杂质之功效,盼儿沐浴之前喝了一口,将这段时日体内积聚的脏污杂质都排出体外,清洗干净后,只觉得皮肉比先前要更为细致许多,如剥了壳儿的鸡蛋般,又细又滑,当真柔嫩的很。
  
      氤氲的水汽蒸腾,木桶里的水温偏好,盼儿热的很,不止小脸儿涨红如血桃儿,就连后背都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儿,幸好她一直在水中泡着,双手掬起水花轻轻揉搓一下,身上的汗珠儿也就洗干净了。
  
      小手轻轻在身上揉洗着,待柔嫩掌心按在小腹处时,盼儿忍不住连连叹气。
  
      因为怀孕的缘故,她小腹处的皮肉摸起来松松软软,不复之前那般紧致,明明她今年不过十五,若是皮肉松成这副德行,日后哪里能见人?
  
      她伸手掐了一下腰上的软肉,力气用的稍稍大了些,将雪白柔腻的皮肉都给掐的通红,她自己也疼的不由皱了皱眉,偏又没有别的办法,毕竟林氏每日都逼着她喝下那些汤汤水水,如此滋补,身上的肉哪里能掉的下去?
  
      在别人看来,盼儿根本不胖,她骨架本就生的纤秀,比寻常女子要更为细致许多,即便现在长了些肉,腰肢仍旧纤细的很,只不过摸在手中更为柔软罢了,偏她自己正是爱俏的年纪,哪里能忍心看到仔细单手可握的小腰儿粗了一圈?自己拗不过这个弯儿,旁人怎么劝都是没有用处的。
  
      从木桶里迈出来,传来一阵哗哗的水声,水珠儿如细线般从一片白玉上滑落,晃的人眼睛生疼。
  
      将架子上挂着的软布拿在手,仔细擦干身上晶莹剔透的水珠儿,盼儿穿了一件藕荷色的肚兜儿,下头配着同色的灯笼裤,披了一件儿淡青色的褙子,直接将刚睡醒的小宝抱在怀中,先是亲了亲他握紧的小拳头,之后敞开怀喂了奶后才将孩子放在床上。
  
      小宝现在都满月了,还没有起大名儿。
  
      毕竟盼儿只识得几个字,肚子里根本没有墨水,而林氏比盼儿好不了多少,她们俩自然是取不得名字的,还不如回到京城,找个有才学的教书先生,稍微使出点儿银钱,让他给小宝取个好名儿。
  
      刚将胸口散乱的衣裳整理好,屋外就传来一阵吵嚷声,明明这个时辰庄户都应该在田垄中做活儿,平日里也不会上她这儿来吵闹,今日是出了什么事?
  
      右眼皮突然跳了好几下,盼儿伸手揉了揉眼,不免有些心烦,人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难道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不成?
  
      房门突然被推了开,翠翘脸色煞白,好像被吓着了般,用后背死死抵着门板,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
  
      见翠翘这副模样,盼儿心中更急,赶忙问:“外头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怎么吵得这么厉害?”
  
      翠翘急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口中道:“小姐,门外一群男人,也不知打哪儿来的,非要将您带走……”
  
      还没等盼儿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雕花木门就被人从外一脚踹了开,翠翘先前挡在门板前,此刻被一股巨力冲撞了一下,直接摔倒在地,小姑娘疼的呲牙咧嘴,半晌没爬起来。
  
      盼儿这回总算看清了门口的景象,拢共有四五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身上透着一股煞气,几人都穿着同样的黑衣,面色冷肃,气质凛然,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
  
      这几名男子见了盼儿之后二话没说,直接拿出麻绳,拽住盼儿的胳膊,将人一圈圈的捆了起来,盼儿的力气虽然不小,但那也是跟女子相比,现在碰上了几个明显会武的男人,她哪里能挣扎的开?
  
      男子毫不怜香惜玉的将盼儿往外拖拽,女人浑身皮肉本就生的细嫩,平时稍稍磨蹭一点儿,都会留下通红的印子,现在被粗粝的麻绳死死捆住,手腕处的皮肉都已经蹭破了,隐隐透出了丝丝血迹,好在伤口并不很大,除了疼之外也没有什么大碍。
  
      盼儿脸色苍白如纸,又大又圆的杏眼中含着泪珠儿,当真应了那句梨花一枝春带雨,只可惜女人如此娇美,这几名男子却仿佛瞎子一般,完全视而不见,没有半分怜惜。
  
      他们手上的动作粗鲁极了,疼的盼儿死死咬牙,回头看着被吵醒,扯着嗓子嚎哭的小宝,只觉得整颗心都被揉碎了般,让她心里十分难受,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喉间发出一阵抽抽噎噎的声音,好像小兽的哀鸣般。
  
      因被女人哭哭啼啼的动静闹的心烦,还没等盼儿大声喊叫,为首的男人眼中流露出丝不耐,一记手刀劈在盼儿后颈处。
  
      她只觉得那处传来一阵钝痛,之后眼前一片漆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翠翘眼睁睁的看着小姐被歹人掳走,她跑着上前阻拦,却被人一把推开,小丫鬟没什么力气,直接被推到在地,掌心在石板上狠狠磨了一下,殷红的血珠儿呼呼的往外涌,看上去瘆人的很。
  
      也不知是不是母子心意相通,眼见着自己亲娘被人掳走,小宝哭的越发厉害,声音震得耳膜发疼,好在那些黑衣人没有对孩子下手的意思,直接带着盼儿从庄子里离开,很快就消失不见。
  
      林氏从京城回来时,一进屋就看到双目红肿的翠翘,她环视一周,没有瞧见盼儿的身影,心里咯噔一声,声音发颤道:
  
      “盼儿呢?”
  
      “夫人,刚刚有一群黑衣人闯到了庄子里,二话不说就将小姐给劫掠了去,也不知将人带到了何处,奴婢、奴婢实在是拦不住啊……”
  
      听到这话,林氏只觉得耳中嗡的一声,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母女两个好好在家过日子,竟也会祸从天降,被歹人闯进废庄中,将盼儿给劫走,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被贼人劫了去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林氏只要一想,就觉得浑身力气好像被抽干一般,心里一阵绝望。
  
      滚烫的泪珠儿如同泉涌,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林氏身子一个踉跄,好悬栽倒在地,亏得翠翘及时扶了一把,这才没让她摔着。
  
      “夫人,现在小姐被人劫走了,咱们要不要报官?小少爷刚刚哭了好一阵儿,待会儿醒了估摸着还得吃.奶,小姐不在庄子里,怕是要请个奶娘才行……”
  
      这些事儿林氏心里也都过了一遍,她扶着门板,手背紧绷,指甲泛起青白色,另一手捂着胸口,秀美的脸上满是痛苦,缓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冲着翠翘道:
  
      “你去找周庄头问问,看那些庄户家里头有没有能喂奶的媳妇,若有的话,选一个身家清白的,每月三两银子……”
  
      现在盼儿不在庄子里,林氏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仔细挑拣奶娘的人选,毕竟刚满月的娃儿娇贵的很,可半点儿经不得饿,若是身子骨儿熬坏了,日后吃再多的稀罕物儿怕都养不回来。
  
      小宝是盼儿唯一的骨血,为了这个孩子,她连自己的名声都不管不顾了,林氏就算心头如同刀割般,也得将孩子给照顾好了,否则她真不知该如何跟盼儿交代。
  
      翠翘连连点头,担忧的看了一眼林氏,发现夫人的面色虽然称不上好,但眼泪却止住了。
  
      她不知该说些什么,叹息一声后便往田垄的方向跑去,因为跑的太急,小姑娘呼哧带喘,口里头弥散着一股腥咸味儿,好在一刻钟之后就到了田垄边上,仔细踅摸了一番,便瞧见了正坐在树下吃馍的周庄头。
  
      周庄头看到翠翘时,心中正觉得有些奇怪,还没等他开口问,就听到小丫鬟急急道:
  
      “周庄头,劳烦您帮忙问一问,哪户人家有喂奶的妇人,我们林夫人愿意每月花三两银子请一个奶娘,给小少爷喂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