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58章 林氏出嫁

第58章 林氏出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盼儿局促不安的抱在孩子跟在李嬷嬷身后,一路上不知有多少下人对着她指指点点,细如蚊蝇的议论声传入耳中,让她更加心焦。
  
      虽然已经答应了褚良要嫁给他,但定北侯府这么高的门第,哪是她说嫁就能嫁的?
  
      像褚良那种战功赫赫的男人,即使配公主也是使得的,不是盼儿自贬,只凭着两人的身份,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也不为过。
  
      李嬷嬷走的快,不敢让凌氏久等,芙蓉苑与厢房隔得有些远,即使紧赶慢赶,还是走了两盏茶的功夫。
  
      盼儿怀里还抱着孩子,三个多月大的孩子虽然不重,但小宝养的好,抱在手里敦实极了,就跟怀里揣了个秤砣似的。
  
      再加上他不老实,总用脑袋拱着盼儿的胸口,想要吃奶,这一来二去闹的盼儿芙面涨红,盘好的发髻也松散了,几缕黑发掉在耳边,眉眼处透着几分春意。
  
      她走进屋时,这副模样就让凌氏看了个彻底。
  
      明明身上的衣裳是最普通的棉布褂子,颜色也老气,偏偏这个女人本来就长了一张好脸,胸脯也鼓的很,宽松的衣裳都被撑了起来,再加上腰细肤白,搁着这院里头都是最出挑的,哪个男人会看不到她?
  
      不过林奶娘美则美矣,未免太上不得台面。
  
      听说她怀里抱着的孩子是被人奸.淫所生,一个婚前失贞,又生了孽种的女人,阿良还真是鬼迷心窍,才想要将这种货色娶为正妻。
  
      扫见凌夫人紧紧抿着的嘴,盼儿心中揣揣,怀里头的小宝也咿咿呀呀的叫出声,她赶紧按着孩子的头,将他抱紧了。
  
      凌夫人喝了一口茶,心窝里堵得慌:
  
      “来府里当奶娘,怎么把自己的儿子也带过来了?”
  
      盼儿心里发慌,知道凌夫人跟褚良不同,恐怕对她跟小宝的恶感更浓。
  
      她支支吾吾说:“夫人,孩子是少爷带回来的。”
  
      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凌夫人刚想说点什么,李嬷嬷便弯着腰,伏在凌夫人耳边嘟囔了两句。
  
      越听凌夫人越是诧异,一双凤目盯紧了只露出后脑勺儿的娃儿,缓了半天才道:
  
      “把孩子抱过来给我看看。”
  
      盼儿走上前,将小宝送到了凌夫人面前,李嬷嬷小心翼翼的将孩子接过,将那张圆胖的小脸儿给她看。
  
      等看清了小宝的模样后,凌夫人心里震了一下。
  
      刚开始听李嬷嬷说,她心里还有些怀疑,觉得几个月大的奶娃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怎么能看出是不是阿良的种?
  
      但现在看清了这个孩子,凌夫人脑海中不由浮现出褚良幼时的模样。
  
      这父子两个五官几乎是全然相似,要说不是亲生的,恐怕连凌夫人自己都不信。
  
      不是说这林奶娘当初是被人奸.淫了么?又怎么会怀上了阿良的孩子。
  
      心底虽然疑惑,但凌夫人并没有开口的意思。
  
      盼儿轻轻吸了一口气,也顾不上汗湿的手心,轻轻解释道:
  
      “奴婢先前救过少爷一回,两人早就相识了,后来定下亲事,少爷不满,就……”
  
      说到后来,盼儿脸红了,眼睛也红了,无论如何都说不下去,好在凌夫人明白她的意思,一边暗骂褚良胡闹,一边忍不住低头抱着小宝,轻轻哄着。
  
      这到底是她的亲孙子。
  
      即便跟凌夫人血脉相连,对小宝来说,凌夫人跟陌生人也没有多大差别。
  
      他手脚不断扑腾着,想要从女人怀里逃出去,偏偏凌夫人把他抱得十分严实,怎么都挣扎不开。
  
      小宝憋得啊啊直叫,马上就要哭出来了,盼儿看的心中不忍,小步走上前,低声道:
  
      “夫人,让奴婢抱着孩子吧。”
  
      凌夫人有点不舍,但看着小宝涨的通红的脸,一时间点了点头。
  
      李嬷嬷把孩子接过,送到盼儿怀里,小宝就跟认人似的,一看到盼儿,两只小手死死揪住她胸口的衣裳,啊啊的往里头蹭。
  
      来芙蓉苑之前才喂过这孩子,现在还不到喝奶的时辰。
  
      几个月大的娃儿没个饱饥,万一吃的撑了,怕是得难受一阵儿。
  
      屋里头没有别的丫鬟,只有李嬷嬷一人,凌夫人看了一眼盼儿,又看了一眼小宝。也没打算卖关子,直接开口:
  
      “你生了小宝,的确可以进侯府,但身份未免太低了,当个正妻是不成的,贵妾倒也合适。”
  
      盼儿的脸色由红转白,明显有些不好,她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容易,定北侯府是怎样的门第,比起吴家强出百倍,连吴庸那种畜生都想让她当妾,到了这种贵地,想当正室自然是千难万难。
  
      她自己倒是没什么,是妾是妻也就那样了,但小宝不同,要是有个当姨娘的母亲,这辈子就只能是庶子。
  
      想到这一点,盼儿浑身直颤,眼神从茫然到坚定。
  
      “夫人,若是当妾的话,奴婢不愿。”
  
      所谓母为子则强,盼儿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子,被嫡母以及嫡出兄弟苛待,要是在侯府过得不好,大可以回到废庄,反正她有灵泉在手,在庄子里种些东西,再借着荣安坊卖出去,也不会缺银子,能平平安安的将小宝养大。
  
      要是她今日妥协,同意当个不入流的妾室,那褚良定会很快娶亲。
  
      想到这一点,她整颗心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掌攥住了,让她又酸又涩,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滋味儿。
  
      凌夫人看着盼儿,怎么也没想到这林奶娘竟然是个心大的,当个妾室都不愿,非要做正妻才能满足她的胃口。
  
      这么一想,凌夫人对盼儿的厌恶更浓,拿了帕子按了按嘴角,慢条斯理道:
  
      “你是奴才,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盼儿也不想在定北侯府里当奴才,明明她好端端的呆在废庄,要不是栾英突然出现,将她掳了过来,她怎么会在侯府中被人羞辱?
  
      心里头又气又恼,偏偏盼儿还不能说什么,索性就不吭声了。
  
      凌夫人见林奶娘这副滚刀肉的德行,气的心口发疼。
  
      即使林奶娘已经给阿良生了一个儿子,但像这种不安分的女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当正室的。
  
      他们定北侯府,传承了整整百年,怎么能因为一介妇人被人耻笑?
  
      从芙蓉苑中退出来,盼儿又被打发到了厢房里,好在因为有了小宝,凌夫人也没打算苛待自己的亲孙子,直接让李嬷嬷拨了两个丫鬟去伺候着。
  
      两个丫鬟都是定北侯府的老人儿了,一个叫红枝,一个叫红叶,她们两个长得可比春鸳秋水出挑多了,那张脸生的娇俏艳丽,身段儿却是一等一的好,细看之下跟盼儿还有几分相像,凌夫人到底是何心思,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
  
      她以为自己的儿子被林奶娘给迷惑了,再找两个身契捏在手里的丫鬟伺候着褚良,等到褚良多经历几个女人,估计就会忘了林盼儿。
  
      只可惜如意算盘打的虽然好,但媚眼却做给了瞎子看。
  
      自打盼儿松了口,同意嫁给褚良后,这男人的态度简直天差地别,跟之前的冷淡全然不同,又哪里顾得上别人?
  
      褚良走到厢房前,还没等他伸手推开门,就看到两个花枝乱颤的丫鬟走了出来,娇声问安。
  
      男人的脸色一下就冷了几分,看也不看红叶红枝二人,大阔步的走进厢房中。
  
      盼儿刚给小宝喂完奶,衣服还没整理好,雪白的两团跟抹了猪油似的,颤巍巍的露在外头,让男人一双虎目中露出凶光。
  
      褚良这凶恶的眼神将盼儿骇了一跳,赶忙伸手想要将衣裳拢好,偏偏小宝的手扯着脖颈上的系带,哇哇乱叫,盼儿怕摔着孩子,一手扶着小宝的后腰,另一手扯着衣裳,怎么拢也拢不好。
  
      跟着走进来的红叶红枝盯着盼儿,恨不得咬碎了一口银牙,偏偏她们两个的心思藏的深,即使内里不痛快,脸上也没露出什么,笑吟吟的提着茶壶,扭臀摆胯的走到了褚良身边。
  
      “将军,奴婢给您斟茶……”
  
      一双小手端着茶碗,也不知红叶是怎么走的,竟然左脚打了右脚一下,一个不稳往褚良怀里跌去。
  
      手里的茶盏摔在地上,溅起的水花把男人的袍脚都打湿了。
  
      红叶媚眼含春,想要投入男人结实炙热的怀抱中,哪曾想还没碰到褚良的胸口,她只觉得腹部绞痛袭来,整个人就直接飞了出去,哐当一声,撞在了门板上。
  
      褚良的武艺好,力气自然不小,红叶狠狠的摔在地,小脸儿煞白,嘴角都渗出血丝来了,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是个男人就会心生怜意,偏褚良一双虎目死死盯着奶白两团,连点余光都没分给那个摔倒在地的丫鬟。
  
      盼儿又凶又窘,对上褚良火热的眸光,吓得她浑身一颤,忍不住瑟缩了下。
  
      双手护在胸前,丰隆处被挤得越发鼓胀,褚良看着这一幕,只觉得一阵口干,端起桌上的茶盏喝了一口,燥热仍没有被压下去。
  
      “这、这是奴婢喝过的……”
  
      说到一半儿,盼儿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她脸色本就红,现在更是红的快要滴血般,浑身发软,想要找个地方躲一躲,偏偏厢房比不上主卧,不分里外两间,只有一扇简陋的屏风。
  
      褚良根本没听进去盼儿的话,将碗里的茶汤喝的一干二净后,才开口问:
  
      “母亲叫你去芙蓉苑作甚?”
  
      凌夫人是褚良的亲娘,也是小宝的亲祖母,盼儿实在是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更何况红叶红枝两个丫鬟还在屋里,更是不能胡乱开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