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63章 盼儿出嫁

第63章 盼儿出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盼儿没敢出门,将窗户掀开一条小缝,偷眼觑着往外看,发现院子里头多了两个穿着黑衣的男人,被狼牙追着赶着撕咬了好几口,皮开肉绽痛叫出声,听起来可怜极了。
  
      废庄在十里坡,这附近除了农户之外,极少有外人过来,想想明日就是盼儿出嫁的日子,今夜庄子里突然出现了两个黑衣人,明显就是不怀好意。
  
      狼牙不愧是褚良养的大狗,直将两人咬的浑身是血,最后再也跑不动了,跌坐在榕树底下。
  
      盼儿将衣裳穿好,从屋里走出来,一双大眼儿警惕的盯着凄惨极了的两个男人,问道:“你们两个为什么来这儿?”
  
      “我二人是外地过来的行商……”
  
      满脸不耐的摆手,盼儿撇嘴道:“你们要是不说实话,那我可走了……”边说着盼儿便用小手轻轻挠着狼牙的下巴,那处的毛发比别的地方稍微柔软些,摸起来虽然扎手,但却暖乎乎的。
  
      狼牙犬齿上还沾着碎肉,血腥味在夜里十分明显,让盼儿喉咙堵得慌,差不点呕出来。
  
      两黑衣人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里看出了犹豫和挣扎,办砸了主子交代的差事没好果子吃不假,但要是不说实话,怕是连命都保不住了。
  
      狼牙张着血盆大口,森白的牙齿在月光下泛着阵阵寒光,让人看着就觉得心惊胆寒。
  
      “姑娘,不是我们兄弟俩非要过来,是状元郎非要请您去府里做客。”
  
      藏在袖中的手一紧,盼儿装作若无其事道:
  
      “状元郎为什么要请我过去?”
  
      两个黑衣人急的抓耳挠腮,他俩也不清楚原因,不过仔细看看这林姑娘,不愧是要嫁到定北侯府的,皮肤白的跟刚出锅的热包子,前凸后翘的,上了炕指不定有何种**滋味儿,状元郎对她念念不忘,也是情有可原。
  
      狼牙的叫声传出老远,周庄头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一看到倒在地上半死不活的两个男人,黝黑的脸上露出犹豫,问:
  
      “姑娘,他们怎么处理?”
  
      盼儿心里恨透了齐川,不管这两个人是不是他派过来的,估摸着跟齐家也脱不了干系。
  
      她明日就要成亲,嫁到定北侯府,本来盼儿的名声就不好,跟人和离过又在婚前生下了小宝,要是成亲前一晚被人掳走,就算褚良还愿意娶她,这桩婚事怕也成不了了。
  
      明明是齐川想要攀高枝儿,娶了娇滴滴的相府千金,为什么还不放过自己?
  
      想到那个男人的险恶用心,盼儿气的浑身直打哆嗦,恨恨道:“把他们两个关到柴房里,等到事情忙完了,直接交给褚良。”
  
      周庄头是忠勇侯府的人,但也听说过定北将军的手段,心知将这两个交给定北将军,肯定是最好的法子,索性也就不费心了,直接从仓房里找出了两根结实的麻绳,将他们胳膊腿儿都给绑上,拖到了柴房里头,上了药止了血就走了。
  
      而盼儿被折腾了一通,回屋是越想越气,坐在桌边恨得眼睛都红了,她上辈子就没过过好日子,先是没了娘,后来又在破庙里活活饿死,而齐川中了状元,想必是美人在怀,前程似锦,比她好了不知多少倍。
  
      喘息声重了不少,饱满的胸脯都在不断起伏着,不过因为明天要嫁到定北侯府,盼儿也不愿意再想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脱了身上的衣裳,倒在床上便睡了。
  
      大清早盼儿是让翠翘这丫鬟给叫起来的。
  
      先前定北侯府送了聘礼,虽然拢共没有几车,但里头却装了不少金银,还有些压箱底的银票。
  
      毕竟盼儿先前跟齐川和离过,乃是二嫁之身,要是将婚事闹的太过张扬,对她跟小宝来说,都不算什么好事。
  
      迷迷糊糊的踩在地上,屏风后头的木桶早就装满了热水,里头还倒了不少香料以及鲜花汁子,花香伴着水汽满屋都是,翠翘帮着盼儿将身上雪白中衣褪下去,只剩下细细带子撑着的小块儿布料,织锦的料子上绣了两只鸳鸯,鸟嘴儿那块正好落在了尖尖处,就跟圆鼓鼓的珠子似的,稍微撑起了几分。
  
      翠翘知道小姐生的皮白肉嫩,但以前从来没有近身伺候着,此刻她瞪大了眼,目光在雪背上流露一圈,竟然连一个汗毛孔都瞧不见,光滑的就跟剥了壳儿的鸡蛋一般。
  
      眼见着浑身衣裳都脱了个干净,翠翘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看着那雪白的身子迈进木桶里,阵阵水珠儿从莹润的皮肉上滑落,白的晃眼。
  
      明明小姐也是生过孩子的妇人了,按说这身段儿应该不比往日才是,但在翠翘看着,这丰盈挺翘的两团长的最好,如同倒长的尖尖竹笋,形状极好,随着女人掬水的动作轻轻颤动,晃得人眼睛疼。
  
      一般还没成亲的女子,胸前这处不是一马平川没有二两肉,就是形状不佳,大小形状正合适的,实在是稀罕极了,再配上单手可握的纤腰,以及饱满的翘臀,让翠翘这小丫鬟红着脸给盼儿擦背,一句话都说不出。
  
      这浴水里的药材香料都是赵婆子配出来的,听说这方子尤为难得,在宫里头时,贵妃娘娘侍寝之前都会泡上一回,每次必须泡满两盏茶功夫,浑身皮肉会变得滑不留手,由内而外的透出一股香气。
  
      盼儿常年喝灵泉水,皮肤比普通人敏感许多,泡在水中的部分微微有些发烫,让她舒坦的喟叹一身,小脸也涨成了血桃儿。
  
      泡好澡后,赵婆子把锦绣坊送的嫁衣端过来,跟翠翘两个帮盼儿将衣裳穿好。
  
      嫁衣做的虽然宽松,但腰间的系带收紧后,小腰掐的极细,前凸后翘的好身段儿,男人又不是瞎子,哪里会看不出来?
  
      盼儿平日身体养的好,虽然不爱上妆,但继承了林氏的好底子,依旧是个难得的美人儿。
  
      此刻赵婆子手里拿了根细棉线,打了个结开始给盼儿绞脸,面上细细的绒毛被绞了下去,变得柔软光洁。
  
      绞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就想抹了辣油似的,盼儿红着眼,又不敢掉泪,她眉心里有灵泉水之事,只有褚良一人知晓,就连林氏都不清楚。
  
      毕竟灵泉实在是太过神异,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脸上没有涂抹脂粉,仔细描了眉,赵婆子又拿了一根细细的毛笔,只比针粗不了多少,用笔尖儿蘸着调好的颜料,在盼儿眉心画了一朵桃花,以金粉点了花蕊,唇瓣虽然粉润润的,涂了一层口脂后,更是鲜嫩极了,这口脂是用蜜糖熬出来的,香甜可口,能直接吃进嘴里。
  
      盼儿这张脸生的娇美可人,之前看着并没有多艳丽,但经过赵婆子的巧手装扮后,盯着铜镜里的美人儿,盼儿只觉得自己好像换了一张脸似的,手里端着铜镜,仔细瞧了好久,都舍不得放下。
  
      林氏推门走进来,她今天穿的也喜庆,一身大红色的绸衣,额间带着金镶红宝石的额坠,配上那张白净艳丽的面庞,即使脸上的妆容不重,却显得气色极好,不止没有先前那般纤瘦,反而养的丰腴几分,明显在忠勇侯府过的十分舒心。
  
      自打林氏跟石进成亲后,这半个月以来,盼儿还是头一回见着娘,拉着林氏的手,她从上看到下,半点儿地方都没有遗漏。
  
      母女两个相依为命了十几年,先前盼儿脸上的疤痕瘆人极了,脑袋也不怎么灵光,跟着三岁的孩子似的,偏偏她不中用,身体弱,护不住娘俩儿,让盼儿在齐家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只要想一想先前的日子,林氏心里头就疼的像刀绞一般,好在她女儿是个有福分的,苦尽甘来,现在嫁给了堂堂的定北侯,侯府人口简单,除了凌夫人跟老侯爷之外,上面再也没有其他长辈压着,盼儿嫁过去就是享福的命,倒是让林氏欣慰不少。
  
      从水袖里抽出了一本画册模样的东西,林氏脸上臊的慌,直接把东西塞进了盼儿手里,嘱咐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