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65章 砂锅煨鹿筋

第65章 砂锅煨鹿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盼儿满脸涨得通红,抱着怀里头不老实的小宝直接去了屏风后面,将衣裳扯开给孩子喂奶。
  
      她没有发现,褚良跟在她身后走进来,没有发出一丝响动,但一双黑黝黝的鹰眸却紧紧盯着露出的白皙皮肉。
  
      小宝这孩子虽然只有四个月大,但却养的壮实极了,跟头小牛犊子似的可劲儿往盼儿怀里拱。
  
      掌心拨了拨额前柔软的胎发,盼儿换了一边儿喂着,等到小宝终于吃的肚皮鼓鼓,她这才将衣裳理好,抱着孩子刚要往外走,脑袋却直接撞在了一堵人墙上。
  
      褚良生了一身腱子肉,结实的就跟花岗岩般,撞得盼儿鼻尖儿发酸。
  
      “怎么杵在这儿?”
  
      男人没说话,看着吃饱喝足张着嘴打哈欠的小宝,心里头觉得分外不平。
  
      明明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盼儿这别扭的小女人给娶过门儿,偏偏小东西是个好福气的,被她娘疼着宠着一刻都舍不得分开。
  
      褚良将孩子接过来,说:“你昨晚也累着了,先回去躺一会儿。”
  
      想想昨晚的疯狂与放肆,盼儿脸上有些发烫,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竟会做出那种羞人的事,明明夫妻敦伦应该在夜里头,偏偏褚良是个厚脸皮的,新房里头的烛火也没吹熄,灯火通明什么都瞧得一清二楚。
  
      低垂眼帘,女人娇美的小脸儿好似三月的桃花,看着男人将小宝抱了出去,直接叫了翠翘,让她送水过来。
  
      翠翘是林氏给盼儿挑选的丫头,模样虽然不说有多漂亮,但干起活儿来却是个麻利的。
  
      即使对定北侯府还不算熟悉,但问了紫书紫烟两个,翠翘很快就指使着院子里的粗使婆子提着水进了屋。
  
      屏风后头放着木桶,这木桶又大又宽,是特别打造出来的。
  
      水倒进去,发出哗哗的响声。
  
      以前盼儿手里头没银子,总是恨不得将一文钱掰成两文花,现在嫁到了定北侯府,手里头也有几个产出颇丰的铺子,再加上侯府里有月钱,她手头自然比以往宽裕许多。
  
      按着林氏的话,一个女人美不美,三分看模样,七分是打扮。
  
      要是一个女子蓬头垢面,穿着又脏又臭的衣裳,即使她长得美若天仙,人家闻到她身上那股味儿就忍不住捏着鼻子跑了,哪有心思就盯着她脸看。
  
      相反,若女人五官生的普通,仔细捯饬一番后,反而能拿得出手。
  
      以前林氏跟盼儿说这些时,盼儿总是左耳听右耳冒,从来不往心里去,但现在嫁到了定北侯府,她成了将军夫人,对自己可就得上点心了。
  
      像褚良那种男人,一看就是个好美色的,她现在模样是好,但世上比她美的女人多了去,一旦掉以轻心,让褚良被别的女人勾了去,像她这种二嫁的村妇,恐怕马上就下堂了。
  
      盼儿自己倒是无所谓,但小宝不行,没娘的孩子吃多少亏受多少苦盼儿心里头如同明镜一般,肯定是不忍心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受罪。
  
      这么一想,盼儿狠了狠心,直接拿出了几百两银子给了赵婆子,让她去买了香料药材,配出了适合女子用的香膏香汤。
  
      此刻翠翘手里头拿着一块丝质的帕子,小手摊开,里头盛放着黑乎乎的药粉,一股辛辣的苦味儿直冲鼻子。
  
      甭看卖相不好,这药粉可是难得的好东西,泡澡的香汤就是以药粉为引子,再加上鲜花汁子以及牛乳混在一起,在里头泡上半个时辰,浑身皮肉就会变得细白光滑。
  
      眼见着主子脱了衣裳泡在水里,翠翘不再耽搁,把药粉以及其他的花露一股脑儿的都倒进去。
  
      先前那股苦味儿顿时消失不见,两只雪白的胳膊搭在了木桶边缘处,盼儿闭着眼,被热气蒸的不由自主喟叹一声。
  
      只可惜天气渐渐凉下来,没等她泡多久,桶里的水就没有先前热乎了。
  
      翠翘怕主子着凉,赶忙拿了干净的巾子过来,将女人身上的水珠儿擦干,边擦边说:
  
      “奴婢老家在南边,曾经见过有人在木桶底下加了一层,里头放着炭盆子,丢几块儿烧红了的炭火,泡上足足一个时辰水都不凉,要不奴婢跟府里的木匠提一嘴,让他重新做个新木桶送过来?”
  
      盼儿眼皮子动了动,微微点头,神情中露出一丝满意。
  
      看着翠翘那张笑呵呵的脸,她伸手戳了戳这丫头的脑门儿,换上了一件儿藕荷色的抹胸裙,外头配着月白色的锦衣,问:
  
      “将军呢?”
  
      翠翘手里拿着桂花头油,倒了些在掌心里,等到搓热乎之后才涂抹在发梢处,刚刚抹上就全都渗透进去,一点也不油腻,反而透着一股桂花的甜香。
  
      “将军在青玉楼看小少爷呢。”
  
      提起小宝,翠翘心里头也有些吃惊,她怎么也没想到小少爷竟然是定北将军的儿子,怪不得先前瞅着两人好像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原来是亲爹俩,这就不奇怪了。
  
      之前主子一个人带着小少爷,她又生的美貌,翠翘还担心盼儿被人欺负了去,现在嫁到了定北侯府,这孤儿寡母的有了依靠,以后的日子肯定能好过许多。
  
      直接把浓密的黑发编成了麻花辫,盼儿本就长得脸嫩,这么一看,哪里像是生过一个孩子的妇人,简直比那些没出阁的小娘子都要水灵。
  
      也怪不得昨天夜里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足足折腾到了后半夜,她要是将军,肯定离稀罕死了主子这副模样。
  
      “大厨房的炉子上应该还煨着汤,送一碗过去。”
  
      盼儿也没提要把褚良请过来,她现在身子累的很,连动弹一下都觉得费劲儿,既然他有那份心思去照看小宝,就让褚良当个慈父也无妨。
  
      翠翘应了一声,又问道:
  
      “您早上也没吃完,可要吃点儿东西垫垫肚子?”
  
      刚才去给老侯爷跟凌氏请安,折腾了一通早就到了巳时,根本就不是用早饭的时辰。
  
      况且盼儿的身体有个毛病,一旦头一天夜里睡得晚,第二日就会没有胃口,饶是山珍海味摆在她面前,也吃不进去。
  
      她摆了摆手,说:“不必了。”
  
      看到主子脱了褙子只穿着抹胸裙歪在床上,因为屋里头烧了炭盆子,比外头暖和多了,锦被只盖住了肚皮,白净的膀子露在外头,嫩的跟一块水豆腐似的。
  
      翠翘把里间儿的纱帐放下来,走出门直往大厨房的方向去。
  
      昨天刚来到侯府,翠翘就把主子常去的地方摸了一遍,现在虽然还没记全,但大厨房在哪儿还是能找到的。
  
      府里头唯一的少爷刚刚成亲,这开了荤的男人与没开荤的完全不同,再加上褚良刚从战场上回来,受了重伤,肯定得好好补补。
  
      这一点都不必府里头的主子吩咐,大厨房的管事婆子自己心里头就有了章程。
  
      前几日底下的庄子送来了一头野鹿,那玩意本来就稀罕,活的就更加难得。
  
      想着少爷要大婚了,那野鹿就一直养在马房里,昨天夜里才宰了,野鹿身上诸如鹿血鹿鞭之类的东西都是新鲜的,鹿鞭被处理干净,泡在了上好的女儿红里头,一时间也喝不得。
  
      不过鹿筋却炖在砂锅里,从昨夜就一直用小火儿咕嘟着,里头还加了不少温补的药材,现在整锅汤都被熬成了奶白色。
  
      翠翘进了大厨房,刚问了管事的王婆子一嘴,她就直接把砂锅从炉子上端下来,放在了红木食盒里。
  
      说是用砂锅炖的汤,其实砂锅并不大,里头的汤水倒出来,不过一海碗的分量而已。
  
      翠翘也没问这里头到底装的是什么汤,反正王婆子说是给少爷喝的,肯定不会出差错。
  
      手里提着食盒往青玉楼走,翠翘进屋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将军提着小少爷的领口,将几个月大的奶娃拎在半空中,还特地为了吓唬他使劲儿抖了抖手。
  
      岂料小少爷不知不怕,甚至还咧嘴呵呵的笑出声,这么大的孩子还没有冒牙,只能吃奶,就因为这样小少爷才缠人的紧,恨不得时时刻刻都由主子带着。
  
      看到翠翘进来,褚良面色不变,把小宝抱在怀里,说:“夫人让你过来的?”
  
      翠翘忙不迭的点头:“夫人说您辛苦了,让奴婢送了汤过来。”
  
      一听这汤是盼儿吩咐送过来的,褚良倒是有了几分胃口,等丫鬟把汤盛在碗里后,褚良喝了一口,微微皱了皱眉问:
  
      “这是什么汤?”
  
      翠翘也不清楚砂锅里炖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因为先前一直在废庄里头干活儿,丫鬟也不知道高门大户竟然还能抓着野鹿来吃,她只以为是普通的鸡汤或者鱼汤而已。
  
      但现在看到将军的面色,明显这汤有点不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