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66章 买休卖休

第66章 买休卖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褚良忙拉过盼儿的手臂,看到那白嫩嫩的胳膊上又青又紫,男人微微皱着眉头,没有丁点儿笑意,好像别人欠了他多少银钱似的。
  
      手上的伤口看着吓人,实际上却并不很疼,毕竟盼儿生的肉嫩,稍微一碰就是又青又紫一片,这事也不怪褚良。
  
      不过看到男人紧绷着一张脸,嘴角下拉的模样,她心里闷笑不已,直接开口道:
  
      “将军,我一点也不疼。”
  
      边说着,盼儿还举起胳膊在褚良眼前晃了晃。
  
      不管盼儿说的话是真是假,看到那青紫的皮肉,男人心情仍恶劣的很。
  
      他一声不吭,手里头拿着那条抹胸裙,动作更为仔细,先将细细带子给抽开,裹在女人胸前,手上动作笨拙生涩,费了好大力气,额头上溢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才将衣裳穿好。
  
      胸口处的带子勒的死紧,盼儿有些透不过气来,她现在还没有回奶,最近喂小宝喂的少了,褚良喝药引子也没有以前次数频繁,以至于她涨奶涨的厉害,微微有些发疼。
  
      褚良倒是没看出盼儿的异样,把褙子给小女人套上,伸手露出柳条般的细腰,带着人往外走。
  
      刚才胡闹了一回,盼儿觉得腿根处又麻又疼,即使不看也知道那处柔嫩的皮肉定然是磨破了,否则以褚良贪得无厌的性子,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放过她?
  
      弄了一回,被鹿筋汤挑起的火气消散大半,带着盼儿去了偏房,翠翘带着紫烟紫书两个,把大厨房送来的饭食端了过来。
  
      八宝兔丁、鸡丝银耳,湖米茭白,还有一道慧仁米粥。
  
      这米粥看似平淡无奇,但里头的米却是用的废庄里产出来的玉田胭脂米,之前胭脂米收上来的时候,盼儿一直没吃着,现在她嫁到了定北侯府,周庄头便将庄子里产出来的粮食装在麻袋里,直接送过来。
  
      从军的汉子一般都是无肉不欢,褚良也不例外。
  
      除了八宝兔丁之外,其他两道菜对他来说都太清淡了,不过盼儿却经常吃这种菜色。
  
      林氏的身体不好,在吃食上定然得十分仔细,清淡的菜色不伤胃,而且食材新鲜,吃习惯了反而觉得十分鲜美。
  
      手里拿着银筷,小口小口的夹着菜,淡粉色的慧仁米粥熬得软糯粘稠,吃进嘴里,米粒入口即化,红枣香甜,胭脂米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甘甜可口,倒是比大厨房精心烹制的菜肴还要好吃。
  
      怪不得老爷子当时非让盼儿种胭脂米,像这种好东西,自己吃都觉得不够,哪里还舍得分给别人?
  
      即使褚良不爱吃素,也跟着盼儿喝了两大碗慧仁米粥。
  
      盼儿只吃了七分饱,翠翘端来泡好的茶汤,漱了漱口,之后夫妻两个就离开了偏房。
  
      荣安坊一个月没开张,盼儿心里头总是放心不下,今日跟褚良提了此事,下午她缓了缓,腿间疼的没那么厉害,就带着翠翘一起去了荣安坊。
  
      上了马车,车轱辘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盼儿早在出门之前就换上了厚衣裳,外头披了一件织锦皮毛斗篷。
  
      手里头捧着汤婆子,她闭目养神。
  
      荣安坊离着定北侯府不算太远,过了小半个时辰,马车便到了地儿。
  
      翠翘扶着盼儿下了马车,赵婆子这几日一直在荣安坊里头呆着,铺子虽然没开张,但也积了不少灰尘,洗洗涮涮的活计是免不了的。
  
      推门走进了铺子里,窗户没开,屋里头有些发暗,赵婆子听到动静,掀开帘子从后院走了进来,一看到盼儿跟翠翘两个,脸上露出喜色。
  
      “小姐,您怎么来了?”
  
      盼儿环视一周,笑了笑,说:“先前就让你在铺子里枯等了好几日,我要是再不来的话,你不急,小锦那孩子都该想娘了。”
  
      荣安坊现在只有赵婆子一个人,实在是走不开,也没法子照顾不满周岁的奶娃娃。
  
      无奈之下,赵婆子就把小锦留在了废庄里,由柳氏帮忙照顾着,柳氏性情温和,又有耐心,也是个极为可靠的人选。
  
      这几日赵婆子把铺子里里外外都给洒扫一遍,点上油灯后,屋里头看着亮堂不少。
  
      手里端了一个巴掌大的白瓷碗,里头装着红艳的汤水,因为是用温水化开的,透着一股浓浓的甜香。
  
      盼儿挑了挑眉,问:“这是何物?”
  
      边说着她边将瓷碗接到手里,用小勺舀了些汤水送入口,顿时一股馥郁的甜香在唇齿间化开。
  
      这股甜味与糖的甜味并不相同,要更为清新,口感也更加丰富。
  
      “奴婢上个月买了不少玫瑰花苞儿,这些花苞都是好东西……”
  
      玫瑰本就能让女子好颜色,赵婆子年轻时又在宫里呆过,见识自然比普通人多了不少。
  
      她把新鲜的玫瑰花苞直接放在木盆中,用清水冲洗附在花瓣上的尘土,也没敢仔细冲洗,否则若是将花香都给洗去了,那股味儿可就不好了。
  
      洗过的玫瑰花苞沥干水分,用手将花瓣给摘下来,找一个有些年头的酒坛子,用细棉布蘸了烈酒,擦一擦酒坛子内壁,之后往坛子里倒上野蜂蜜,铺一层玫瑰花瓣,再倒蜂蜜,再铺花瓣,循环往复,直到将酒坛子给装满,最上头浇上烈酒,用泥巴把坛子封好,放在阴凉的地窖里,腌上一个多月,玫瑰花酱就酿成了。
  
      盼儿此刻也没用勺子,端起碗小口小口的吸溜着蜜水,满口清香。
  
      等到喝完一碗后,她用帕子擦了擦嘴角,问:
  
      “怎么突然想做玫瑰花蜜了?”
  
      赵婆子摆摆手:“不是奴婢突然想做,而是在庄子里呆着闲得慌,就找些事情干,先前周庄头在庄子里种了南果梨树,南果梨虽然没长出来,但那些客商又带了几筐南果梨来咱们那儿卖,奴婢弄了些,直接酿了果酒,也不知道味道如何……”
  
      即使早就知道赵婆子是个能干的,盼儿也不由对她另眼相看。
  
      一开始是灯影肉,现在又弄出了玫瑰花蜜跟南果梨酒,看来这荣安坊以后能卖的东西还真不少。
  
      翠翘在一旁说:“只可惜马上快要入冬了,材料也少,怎么做花蜜来卖啊……”
  
      盼儿眼珠子转了转,轻轻道:“京里头的柑子卖的不错,如果拿柑子做了柑橘蜜来,酸酸甜甜的,味道应该不差。”
  
      赵婆子倒是没想到这一茬儿,拍了下手,也觉得盼儿的主意不错。
  
      先前荣安坊的腌菜都是林氏做的,那一坛子腌菜的精华都在老汤里头,身为林氏唯一的女儿,盼儿的厨艺虽然不算太好,但熬制老汤所有的调料,她早就烂熟于心了。
  
      铺子里还积存了不少香料以及药材,盼儿让翠翘上街买了只母鸡回来,她则挽起袖子,往锅里倒了开水,等到炉子火烧的呼呼旺时,才按着比例将材料一样样的加进锅里。
  
      没过多久,翠翘就拎着一只活蹦乱跳的大公鸡回来了,看着那艳红快要滴出血来的鸡冠子,盼儿满意的很。
  
      赵婆子接过公鸡,手里拿了把菜刀,直接就在鸡脖子上抹了一下。
  
      滚烫的鸡血喷射出来,翠翘赶紧拿了个海碗来接,等到接完鸡血后,赵婆子熟练的用开水把鸡毛给烫掉,鸡肠子鸡屁股等物都给抠了下来,之后才在鸡腹中塞了一个纱布包,放在了大锅里头。
  
      纱布包是盼儿配好的调料,直接用纱布裹着,这样一来,鸡汤的滋味儿就会更足。
  
      刚才赵婆子杀鸡时,她往锅里倒了小半瓶灵泉水。
  
      鸡汤是要时时刻刻在炉子上滚着的,这样一来,只要老汤不熬干,汤汁里就都带着灵泉的灵气,做出来的腌菜也会更加鲜香味美。
  
      废庄里有不少笋干、干香菇等物,再加上萝卜用卤水腌过,另外再倒进去酒跟香醋,酸爽开胃,咬在嘴里咯吱咯吱响,配饭吃再好不过。
  
      等到鸡汤在炉子上熬煮的差不多了,盼儿又将后几日用的材料给配好,拿纱布包起来,说:
  
      “每隔两日就重新杀一只鸡,把纱布包放在鸡腹中,老汤的火不能断,这样汤的味道才能足些。”
  
      赵婆子以前也跟在林氏身边帮忙,做腌菜的方法她已经学得差不多了,只不过最关键的配料却弄不出来。
  
      翠翘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荷包,里头放着几十两银票。
  
      赵婆子满头雾水,就听盼儿说:“你一个人在铺子里头肯定是忙不过来的,拿这些银子去人牙子手里头买几个可靠的人手,帮着你打理铺子。”
  
      原本赵婆子还想推辞,不过想起来荣安坊的生意先前有多红火,还是点了点头,接过了荷包。
  
      带着翠翘从荣安坊走出来,赵婆子将她送出门,还没等上马车呢,盼儿就看到对面那条街上围着一群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哀叫连连,跪在地上哭着。
  
      而她身旁铺了一张草席子,上头坐啦一个高个儿男人,这男人邋遢的很,同样穿的破破烂烂,嘴里头叼着根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