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70章 南果梨酒

第70章 南果梨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等喂饱了小宝,已经折腾了有一刻钟之久,盼儿拢好衣裳从屏风后走出来,就见到翠翘紫书两个丫鬟,一人从木柜子里头拿出了新做的衣裳,放在床头叠的板板整整的,另一人则将妆匣前那些瓶瓶罐罐都收起来。
  
      褚良大马金刀的坐在榻上,目光落在小女人身上,见她眼中露出疑惑,好心解释道:“昨夜里就跟你说了,咱们夫妻两个先去废庄中住上几日……”
  
      “小宝呢?”盼儿低头看了看怀里头胖乎乎的娃儿,一双眼睛给黑葡萄似的,最近这孩子开始冒牙了,淡粉色的牙床上长出了两个米粒大小的牙齿,一笑的时候看的清清楚楚。
  
      “佘氏也会跟咱们两个一起去废庄,由她照顾着即可。”佘氏是栾英找回来的另一个奶娘,比起满肚子花花肠子的秦氏,佘氏当真能称得上老实本分,家里那口子是定北侯府下头的管事,也算是知根知底,让她当小宝的奶娘,总比那个秦奶娘强。
  
      在定北侯府里头呆着的确不怎么舒坦,还有个让她看不顺眼的凌月娘在,既然褚良愿意去废庄里住上几日,盼儿自然不会拒绝,反正这男人早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也不必她花费太多心思,再者说来,盼儿老早就想回废庄一趟,先前赵婆子说,她在废庄的地窖里放了几缸南果梨酒,她正好去看看酒水酿的如何,要是滋味儿好的话,拿到铺子里卖估摸着也能赚上一笔。
  
      前日荣安坊重新开张,价格比往日涨了三成,这些腌菜按着京城里的价格来算也称不上便宜,但不知荣安坊究竟有什么独家秘方,腌制出来的酱菜味道鲜美,口感清脆,即使要的价高些,每日上门儿的客人依旧不知有多少,甚至还有不少高门大户,打发了奴才来到荣安坊里买吃食。
  
      照常而论,腌菜本来应该比新鲜菜蔬干瘪许多,但荣安坊里的东西却反常,不提别的,就说最先卖的腌黄瓜,拇指粗细的小黄瓜颜色浓绿,水灵灵的好像从地里刚摘出来的般,馋人极了。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用荣安坊里的腌菜来下饭,不止比平常多吃了三分,精神头儿也更好了,上了岁数的老人家嘴里没滋没味儿的,吃什么都不是那个味儿,但就着腌菜食欲却能好些……
  
      之前因为盼儿失踪,而后林氏母女有分别嫁入了侯府,荣安坊关了好一段日子,之前那些老客三不五时的从荣安坊门前经过,就巴望着有一天能闻到里头老汤的香味儿,这盼啊盼啊的,终于等到了铺子重新开张,虽然没有敲锣打鼓,但门口排起的长队却说明了荣安坊的生意究竟有多好。
  
      盼儿呆在侯府里,她现在成了将军夫人,出门的次数自然比以前少了些,有关荣安坊的事还是翠翘特地去问了赵婆子,回来跟盼儿说的。
  
      等到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褚良安排了两辆马车,小夫妻两个坐在头先的那辆宝蓝色的,佘氏怀里头抱着小宝,连带着翠翘几个丫鬟坐在后头,驾车的是府里头另外一个侍卫。
  
      坐在马车里,盼儿手里头拿了一只蜜桔,小手将橘子瓣儿上的橘络仔仔细细的摘干净,刚掰下来一瓣想要往嘴里送时,褚良虽然扭过脑袋,面无表情的将橘子瓣吃进嘴里,因为盼儿是用手拿着的,男人的嘴唇竟然将她指尖都给含住了。
  
      指尖那处好像被滚油烫着了般,盼儿咻的一下收回手,一张脸涨红的如同三月的桃花,粉嫩嫩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嘬一口花蕊的滋味儿。只见小女人扭动着身子往后退,但马车里就算再宽敞,空间也十分有限,等到她后背紧紧贴在车壁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时,褚良仍坐在远处,目光落在那张紧抿的红润小嘴儿上,突然道:“喂我。”
  
      两人都成了亲好几天,夜里连最亲密的事儿都做过,现在只不过往男人嘴里头塞几瓣橘子而已,盼儿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她站起身往前走,栾英驾车的技术不错,平稳的很,倒也没让盼儿在车里摔着。
  
      好不容易走到褚良身边,盼儿看着鲜嫩的橘子瓣,用手掰了一块,送到男人嘴边,这人却略微侧了侧身子,直接避了过去。
  
      眼儿怯怯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盼儿不明白褚良究竟是什么意思,明明是这人说的让她喂他,怎么突然有反悔了?
  
      “上车之前我刚刚洗过手,用胰子搓了好几遍,干净着呢……”盼儿左思右想,这才想出了这么个因由,余光往男人身上扫了一眼,发现褚良挺直腰杆坐在软垫上,薄唇紧抿,一双鹰眸看着车帘。
  
      顺着男人的视线看去,冬日里天冷风大,车帘早就换上厚厚的毡子,挂着虽然没有绸缎色泽鲜艳好看,但却最是挡风不过,今天外头飘起了星星点点的雪花,全都被毡子挡在外头,车里头倒是暖和极了。
  
      大概是因为上辈子在破庙里活活饿死冻死的缘故,盼儿这辈子最舍不得糟践东西,她平时用的饭食不多,通常就是吃多少盛多少,也舍不得浪费,现在见褚良没有在吃橘子瓣的意思,她微微张着小嘴儿,澄黄的橘瓣放在红嘴儿上,还没等咽下去,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阴影。
  
      褚良这厮混账极了,竟然直接用手钳住了她的后颈,力气虽然并不很大,却不会让盼儿逃开,男人灵活的将橘瓣儿从女人口里叼走,又坐回了远处,等吃下肚才慢悠悠说:“挺甜的。“
  
      想到刚才那橘瓣儿是被自己含在嘴里沾了口水的,盼儿又羞又恼,怎么也没想到褚良竟会无耻到这种地步,明明是堂堂的定北将军,现在看来,比那些地痞流氓脸皮还厚。
  
      “怎么不喂了?“褚良突然问了一句,目光落在女人细白掌心里的半个蜜桔,眸色转深,看起来十分幽暗。
  
      盼儿气恼的抿嘴,她不像褚良这么厚颜无耻,实在是不知该怎么开口,只能浑身僵硬的坐在软垫上,听到男人低沉又沙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佘氏抱着小宝在后一辆车上,我看咱们两个好不容易能单独相处一阵,带个孩子怕是不太方便……”
  
      小女人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一口银牙紧咬,丰满的胸脯也不断起伏着,从侧边看着简直诱人极了,强挤出一丝笑,盼儿颤巍巍的塞了橘瓣儿进嘴,慢吞吞的挨到褚良身边,雪白贝齿配着澄黄的颜色,对比十分明显。
  
      褚良肩宽体阔,身形比盼儿高大不知多少,即使现在稳稳坐在远处,已经不是盼儿能碰得到的,她必须站起身,微微弓着腰,将纤细的脖颈探到前,才能将橘瓣儿哺给男人。
  
      男人的心肝简直黑透了,坏的直冒黑水儿,用一双利目牢牢地盯着她,偏身体一动不动,只等着眼前的娇儿主动做好这件事儿,盼儿以前也没有嘴对嘴哺食的经验,一时间又慌又羞,唇瓣都在轻轻颤抖着,好悬没将口里叼着的橘瓣落在地上。
  
      恼恨这人刻意戏耍自己,拿小宝当作威胁,不过她很清楚褚良是个说到做到之人,要是她不按着男人的心意来,小宝跟佘氏怕是也不必去废庄了,直接打道回府,老老实实的呆在侯府里,哪也去不得。
  
      细如柳条的小腰一直弓着,那处的筋肉酸软的厉害,再加上马车轻轻晃悠着,虽然不算颠簸,但却依旧将盼儿给累坏了,好在褚良还有那么丁点的良心,终于将紧紧抿着的薄唇掀开了一条细缝儿,盼儿大喜过望,赶忙更往前凑了些,灵巧的舌尖一顶,将橘子瓣渡入了男人嘴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