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76章 生变

第76章 生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到底不是在自家府邸里头,盼儿即使心口闷胀有些犯恶心,也不敢喝太多水压着,否则待会想要解手,去净房换衣裳也不方便,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摸出了盛放灵泉水的玉瓶儿,掀开盖子凑在鼻间嗅了一下,明明灵泉水照理而言应该是无色无味儿的,但却带着一股清冽之感,让憋闷的感觉顿时消散不少。
  
      将玉瓶仔细收好,盼儿抬眼,不着痕迹的环视一周,发现楚王妃身旁坐着一位美貌妇人,五官与林氏有些相似,但却透着一股凌厉的美艳,看着十分高贵,应该就是宁王妃了。
  
      似是感觉到盼儿的视线,宁王妃微微偏头,发间的红宝石滴珠点翠步摇轻轻晃动,凤目微微眯起,仔细打量着盼儿,在看清盼儿的模样后,先是一惊,随后凤目中露出了极为浓重的厌恶之色。
  
      宁王妃年近四十,到底是皇亲国戚,每日吃进肚的都是极为滋补的好东西,将这美妇人养的皮白肉嫩,看着好像二十七八般,半点儿都显不出年纪,要不是宁王妃气势太足,盼儿怕都会将她与林氏给搞混了。
  
      凌氏身为定北侯府的女主人,又与楚王妃是闺中密友,以往也没少出现在这种宴会上,即使盼儿今天是头一回露面,但身份却是瞒不过别人的,只要一想到一个浑身土腥味儿都没洗干净的村妇跟她们共处一室,这帮贵夫人即便脸上笑意盈盈,心里头恐怕也不会瞧得起盼儿。
  
      她们甚至连凌氏也鄙夷上了,定北侯府的门第也不算低了,娶个什么样的女子当正妻不好,非要找这种嫁过人生过子的,除了一副皮囊外,再也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呦,这就是定北将军的夫人吧,小模样生的真水灵,这张楚楚可怜的脸,哪个男人会不动心?”一个颧骨略高的妇人语气不善的说了一嘴,这妇人姓许,正是许清灵的亲姑姑,因为知道盼儿跟齐川之前有过一段儿,现在这么开口就是为了给自家侄女找场子。
  
      还没等盼儿主动反驳,就听到了一道沙哑且透着怒意的声音:“住口!”
  
      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盼儿有些愕然的看着宁王妃,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位竟会开口。
  
      只见宁王妃娇美的面颊涨红,一双凤目中爬满血丝,死死的瞪着许氏,面色狰狞的好像要吃人一般。
  
      刚刚还十分张狂的许氏见宁王妃发怒,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身子不住瑟缩着,即使面上涂了一层胭脂,都遮不住青白的脸色,她眼里透着几分惊惧,死死抿着嘴,一声都不敢吭,宁王妃的性情张狂,万一惹怒了这人,她怕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盼儿一开始还想不通宁王妃为什么会发怒,但再结合刚刚楚王妃说过的话,她的脸跟芙蕖郡主十分相似,许氏说她的脸生的楚楚可怜会勾引男人,不也连带着将芙蕖郡主给骂了进去?宁王妃可是郡主殿下的亲娘,不怒才是怪事。
  
      梅园里种的梅树不少,风吹过时,淡淡的梅花香直往鼻子里钻,说不出的好闻,不过为了赏梅,亭子里也没有挡风之处,实在是有些冷了,楚王妃也不好让这些娇贵的妇人们冻坏了身子,等到将梅园的景致大致瞧了一遍后,便将人带着王正堂走。
  
      跟在林氏身后,盼儿左手边站着的正是许清灵,算算日子,许清灵嫁给齐川也足有一年多快两年了,但还没听说状元府添丁,杏眼往女人依旧平坦的小腹扫了一下,盼儿没想遮掩,许清灵也看的分明,清丽秀美的面颊上登时浮起两团红晕,眼圈泛红,显然是有些气着了。
  
      此刻盼儿并没有开口,但许清灵心眼小儿,心思又敏感,自然不由自主的往子嗣方面想,成亲这么长时日,她肚子里连半点儿消息都没传出来,齐母又是个混的,天天撒泼逼着许清灵喝下助孕的汤药,今个儿出门之前,她还灌了一大碗乌漆漆的药汤进肚子里,那股味儿甭提有多膈应了。
  
      光喝汤药还不算,为了能早日为他们齐家传宗接代开枝散叶,齐母特地找了妇科圣手来问,说要想得子,房事不宜太过频繁,一月之内只能在最适合有孕的时间行房,余下的时间必须闭锁精.关,方才能使气血旺盛,更易让女子有孕。
  
      许清灵之所以嫁给齐川,可不是为了给齐家生孩子,而是为了挑一个合她心意的夫婿,原以为齐家人口简单出身低微,也是好拿捏的,哪想到齐母跟齐眉两个,比起街边撒泼放赖的泼妇都要难缠不少,即使许清灵肚子里憋了不少火气,但她素来心高气傲,自然不会轻易认输,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这么折腾了小半年,肚皮里头还是没有半点儿动静,屋漏偏逢连夜雨,有一回齐川喝醉了,昏昏沉沉神志不清之际,嘴里头竟然叫了林盼儿那个贱妇的名字,许清灵哪能受得了?
  
      凤目死死的盯着盼儿,许清灵冷笑道:“林姑娘看我作什么?难不成是我哪里惹了你?”扫了一眼缓步往前走的凌氏,女人眼底划过一丝恶意:“说起来我跟林姑娘还真有缘分,毕竟你我同嫁过一个男人,先前跟阿川和离不久,就生下了一个儿子,眼下我们齐家子嗣稀薄,若那个孩子真是阿川的血脉,齐府肯定会认账的……”
  
      许清灵这话说的实在是不中听,盼儿回头看着凌氏,见婆婆神情没有什么异样,并没有将许清灵的挑拨听进去,这才稍稍放下心。
  
      “我儿是定北侯府的公子,还请齐夫人莫要说这些捕风捉影的事,你到底也是丞相千金,京城第一美人儿,何苦跟齐眉学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来挑拨离间呢?”说完,盼儿也没看许清灵难看的脸色,加快脚步往正堂走。
  
      许清灵气的胸口不断起伏,偏偏此处女眷实在不少,她也不好表现的太过,只能强压怒火,跟了上去。
  
      在楚王府足足待到了下午,盼儿才跟着凌氏一起回了侯府,刚到了昆山院,她便冲着翠翘道:“去把小少爷抱过来……”
  
      翠翘应了一声,就风风火火的往外走去,青玉楼与昆山院隔的不远,要不了一刻钟就能跑个来回,翠翘把小宝抱在怀里头,这娃儿手脚挥舞,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一看到盼儿后,黑漆漆的眼珠子都放着光,奶声奶气的哼唧着:“娘!抱!”
  
      小宝现在都满一岁了,这几日刚学了娘怎么叫,头先几个月这孩子才冒牙,现在已经长了四五颗,也不必再用乳母喂奶了,昨夜里盼儿就吩咐大厨房的王婆子,让她拿了高汤,将鸡肉切碎成茸,慢慢炖出来一盅鸡豆花,鸡茸细软滑嫩,也不怕卡住嗓子。
  
      紫烟将瓷盅端过来,掀开盖子,里头奶白发颤的鸡豆花被舀了出来,一股香气在屋里头四散着。
  
      盼儿先盛了一勺颤巍巍的鸡豆花,吹了几下后,才把勺子喂到小宝嘴里,这孩子的饭量随了褚良,就跟饿死鬼投胎似的,实在是不小,一顿足足能吃上一小碗鸡豆花,吃完之后甚至还想要。
  
      偏偏小娃儿没个饱饥,盼儿生怕他撑坏了脾胃,喂完一碗后,说什么也不肯让小宝再吃,即使这孩子黑漆漆的眼里含着水雾,可怜兮兮的瞅着她,盼儿也没心软。
  
      等进了四月后,忠勇侯府那边才传了信儿来,说忠勇侯跟林氏已经解开心结,现在俩人好的蜜里调油,让盼儿不必担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