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80章 夜里来人

第80章 夜里来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只要一想到身为郡主的主子看上了一个有妇之夫,白前心里头就跟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憋闷的她难受极了,张了张嘴,哼哧哼哧根本不知该如何劝说。
  
      盼儿拍了拍这丫头的手背,冲着她摇了摇头,用锦帕将指尖上沾的水都给擦干净,掀开车帘,直盯着昆山院的方向瞧,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
  
      白前见主子这副模样,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直接让车夫驾车离开此地,省的郡主见着这定北侯府的匾额,总是忍不住心思浮动,郡主身为金枝玉叶,总不能上赶着给人做妾,但那定北将军早就有妻有子,又十分宠爱那个奶娘,想必也不会休妻再娶。
  
      心中转过此种想法,白前发现无论如何都是一条死路,根本走不通,万一王爷王妃得知了主子的想法,怕是又得被送回苏州,让嬷嬷好好约束着,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回京城。
  
      白前这小丫鬟心中焦急,又慌又乱,盼儿却好整以暇的坐在软垫上,手里捏了一粒紫玉葡萄,仔仔细细的将外头的那层表皮拨开,露出浅绿色的果肉,透明的汁水顺着白嫩指尖流下来,一股甜香味儿十分好闻。
  
      将葡萄粒塞进嘴里,隔着一层锦帕轻轻按着喉咙,盼儿心里将那个青袍老妪骂了千八百次,也不知老妪究竟给她灌下肚的是什么哑药,即使每日她都喝上一口灵泉水,嘴里仍说不出话来,一开始喉间甚至就跟吞了火炭般,时时刻刻都刺痛的厉害,最近疼痛消失不少,却也没有多大好转。
  
      自定北侯府回来,盼儿整日呆在青园里,宁王不愿见这个女儿,还整天拘着宁王妃,王府里的两尊大佛都不必见,盼儿倒觉得舒坦不少,只是心中十分担忧褚良的伤势,却又不敢再去看,毕竟她现在顶着的可是芙蕖郡主的名儿,万一被人认出了身份,事情恐怕就会闹大了。
  
      白前端了盅火腿蒸蛋走上前,盼儿用舀了一勺往嘴里送,火腿有些咸,但蒸蛋却嫩的好像一汪水似的,用舌头一抿就化了,虽然没有什么胃口,盼儿也将一小盅蒸蛋吃完了。
  
      坐在窗边的圆凳上,小手撑着下颚,女人眉眼低垂,娇美小脸儿上一丝笑意都没有,蔫蔫的提不起精神。
  
      见主子这副心不在焉的模样,白前犹豫了一会儿,这才压低了声音道:“主子,您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定北侯并非良配,又何苦为难自己……”
  
      盼儿摇了摇头,也没打算跟白前解释什么,反正她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闫红衣,最后总是要回定北侯府的,又何必在乎这丫鬟究竟是怎么想的?
  
      侍画侍琴两个走进屋,手里拿着花油,让盼儿趴在软榻上,白前仔细将屏风挡好,郡主五官身段儿都生的好,每回一出屋外头守着的那些侍卫一个个看的眼都直了,眼珠子恨不得黏在郡主身上,若是不将屏风挡好窗户关严,万一被人看了去可怎么办?
  
      将身上的衣裳一件件褪下去,侍画将冰凉的花油倒在雪背上,用手抹开,之后才拿了牛角制成的刮痧板,力道适中在皮肉上轻轻划动,她也不敢用太大的力气,生怕将郡主这一身细皮嫩肉给划破了。
  
      侍画用的力道并不很大,也没有刮出艳红的痧来,只是皮肉微微有些泛红而已,将东西捯饬好后,她便跟侍琴两个从屋里退了出去,最近天热的厉害,即使呆在屋中一动不动,身上也会冒出一层热汗来,就算放了个冰盆子,盼儿也没觉得多凉快。
  
      白前手里拿着团扇,轻轻扇着,房中安静极了,能清楚的听到院子里的蝉鸣声,让盼儿眼皮子直打架,打了个呵欠后,便睡了过去。
  
      她这一觉睡的实在不短,迷迷糊糊听到了一声响动,这才睁开眼,屋里头点了一盏小灯,昏黄一片,外头也没有光晕透进来,估摸着天早就黑了,她刚想叫人过来,却白前倒在地上,手中的团扇也掉在一旁,盼儿心里咯噔一声,猛地回头一看,发现身后站了一道高大的人影。
  
      这人穿着夜行衣,健硕的筋肉被紧紧裹藏在布料中,即使站在离盼儿一臂远的位置上,一动没动,身上传来的那股压迫感也让小女人也不由骇了一跳,猛地从软榻上坐直身子,却忘了先前刮痧,她身上连半点儿遮掩的布料都没有,高山白雪的景儿迫不及待的呈现在男人面前,即使灯火黯淡,依旧看的清清楚楚。
  
      男人只觉得鼻间涌起一股热流,浑身僵硬如同石雕一般,他口鼻都用黑布蒙住,盼儿看不清他的脸,却莫名的觉得有些熟悉,小手扯过一旁散落的衣裳,将身子胡乱遮掩住,不管这人有多像褚良,都不是他,毕竟她上回见到褚良时,那人受伤极重,还倒在床榻上昏迷不醒,又怎能在短短几日之内跑到这王府中来?
  
      嘴里发不出声音,盼儿又急又慌,只能缩在软榻一角,一动都不敢动。
  
      大马金刀的走上前,大掌死死捏住女人雪白的腕子,男人将人拉到近前,带着一层糙茧的指腹在耳根附近仔细摸索着,并没有找到人皮面具的踪影,心下松了一口气。
  
      男人半张脸藏在阴影里,又蒙着面,盼儿根本分辨不清他的神情,整个人吓得不断落泪,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两眼就好像泉眼儿似的,噗噗往下掉泪,连带着眉心也涌出了灵泉水。
  
      沙哑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怎么不叫了?难道真成了哑巴?”
  
      盼儿含泪摇了摇头,她不清楚男人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简直好像要将她的腕骨给捏碎了般。
  
      眼神求救的望着门外,白前约莫是被这人给打昏了,盼儿使劲儿推着男人,动作幅度也不敢太大,毕竟那些衣裳只是搭在身上并未穿好,一个不小心就能露出肉光。
  
      两人挨得极近,宽阔的胸膛好似要将娇嫩的小女人给圈在怀里似的,粗糙大掌顺着面颊往下滑,盼儿拦也拦不住,心一横,死死咬住了男人的手背,将吃奶的劲儿都给使出来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在嘴里弥散开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