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83章 法子

第83章 法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葛稚川在定北侯府呆了这么多年,医术还是没的说的,褚良虽然没觉得灵泉水对他体内的蛊虫有克制之效,但既然葛稚川开口了,试一试也无妨,男人也没将装了灵泉水的瓷瓶要回来,用手蹭了一下面上干涸的血迹,直接道:“灵泉水明日就会失效,你最好今天弄明白。”
  
      说完,褚良走到木架子前头洗了手,心里头还是对葛稚川所说的法子还是有几分期待的,毕竟自打被闫红衣暗算之后,他便只能跟个废人一样,除了不能敦伦之外,领兵作战也是不成的,褚良打小儿就在军营里长大,实在是不能接受自己变成一个一事无成的废物。
  
      想一想下蛊之人的险恶用心,男人俊朗却消瘦的脸上透出几分狰狞之色,站在一旁的葛稚川见状,忍不住怪叫一声,也不想再在书房里多留,宝贝的捧着瓷瓶贴着墙根儿退了出去。
  
      *
  
      *
  
      盼儿与白前主仆两个上完香便直接回了王府,还没等下马车,就听到外头传来女人尖锐的叫喊声:“郡主,您就可怜可怜我们孤儿寡母吧,小妇人已经好几天没吃过饱饭,求求您救救我们母女,赏我们一口饭吃……”
  
      雪白嫩手将车帘掀开一条缝隙,盼儿顺着缝隙往外看,发现那天来王府的林三娘此刻竟然又出现在这里,今个儿林三娘并不是独自前来,身边还跟了个面容清秀身形干瘦的小姑娘,估摸十四五岁的模样,脸型跟盼儿有些相似,只是面颊蜡黄粗糙的很,一点儿也不水灵。
  
      林三娘从晌午起就带着女儿来到宁王府外头守着,她今早打听过了,芙蕖郡主去了护国寺烧香,想到那郡主跟林芸娘十分相似的一张脸,柔柔弱弱一看就是个面团性子,可比那个刁钻刻薄的阉人强了不知多少倍,说不定能从郡主娘娘手里头多抠些银子花花。
  
      大概是出嫁前林三娘欺负惯了林氏,眼见着盼儿与林氏相似,她下意识的就把盼儿当作林氏看待,总以为这位郡主即使金尊玉贵,到底年轻面嫩,先前林三娘见过一回,也觉得她不是个黑心肠的,怕是经不起自己软磨硬泡。
  
      皱着眉将靛青色的帘子掩好,盼儿也没忘了先前福公公说过的话,当年就是林三娘将母亲卖到宁王府的,自己拿了银子过上了舒坦快活的日子,现在银子花完了又想借她们母女的名头来王府打秋风,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脸上厌恶丝毫未加掩饰,白前见主子这副模样,试探着问了一句:“郡主,不如奴婢下去给她点银子,省的那妇人堵在车边,不让陈大哥动弹……”
  
      盼儿摇了摇头,即使没跟林三娘接触过,她也能猜出林三娘到底是怎样的德行,若是这一回让她尝到甜头儿,日后这种事怕是会三番四次的发生,先前放任褚良在护国寺的假山里胡闹了一通,那男人吃饱喝足之后身心舒畅,盼儿却浑身提不起劲儿来,此刻不止又困又累,浑身还黏黏腻腻难受的紧,想到那男人不管不顾的占了她的身子,盼儿不免有些心慌,想着快些回府洗上一番,也省的怀了身子,肚子大起来怕就无法隐瞒了。
  
      想到此,她心里更是急躁,脸上也不由带了几分。
  
      “要不奴婢下车去把福公公叫来,先前都是他与这母女二人周旋,想必福公公也能有办法……”
  
      福公公身为王府管家,办事的手腕自然比她们主仆两个强上许多,盼儿明面上还顶着芙蕖郡主的身份,也不好直接派人将林三娘母女两个赶走,但若是福公公来了,行事也有些分寸,即便真出了什么事,也跟她没多大关系。
  
      见郡主点头应了此事,白前掀开帘子直接从马车跳下去,林三娘一双眼里精光闪烁,还以为是盼儿下来了,死乞白赖的非要往白前身前凑,好歹这母女俩还算有些分寸,并没有上马车里头。
  
      小跑着从东门进了王府,白前跑的有些急了,找了整整一刻钟功夫,见人就问,最后才找着了福公公。
  
      这段时日福公公来青园的次数不少,现在见到白前满脸涨红气喘吁吁的模样,还以为是郡主出了什么事儿,赶忙问:“这是怎么了?”
  
      “公公,您快出去看看吧,林三娘母女俩将主子堵在东门外头,马车根本进不来……”
  
      听到是林三娘母女来了,福公公白净的一张脸上也不由浮现出几分怒意,咬牙切齿道:“这泼妇实在欺人太甚,一而再再而三的来王府门前闹,先前不动她只不过是不想恃强凌弱罢了,既然她这般不识抬举,就别怪咱家心狠手辣了!”
  
      白前跟在福公公身后,小跑着走到了东门,身后还跟着七八个五大三粗的仆妇,这些仆妇平日在王府里做的就是最脏最累的粗活儿,虽不是什么精细人儿,但手头上却有一把子力气,况且又同为妇人,将那母女两个撕扯开来,也不至于闹出什么不体面的事儿。
  
      林三娘一见到福公公从东门出来了,登时唬了一跳,脸色霎时间苍白如纸,也顾不得再从盼儿那抠银子了,直接拉扯着女儿的胳膊,脚步飞快的往前走,岂料还没走出多远,便被两个膀大腰圆的仆妇给按住了。
  
      心里一惊,林三娘又怕又怒,子哇乱叫道:“杀人了!杀人了!宁王府的总管当街欺凌百姓!还有没有王法……呜呜”一个仆妇从怀里掏出来一块擦桌子的抹布,直接塞进了林三娘嘴里头,将人往回拖拽着。
  
      林三娘看着骨瘦如柴,干巴瘦的模样,实际上浑身力气一点也不小,一个仆妇好悬没将人按住,还是又跑过来两个人,才将她制服的。比起林三娘,她女儿倒是柔柔弱弱的,被扯住胳膊后顿时红了眼,啪嗒啪嗒的掉眼泪。
  
      四下围了不少百姓,一看到这副情景,都忍不住纷纷议论起来。
  
      盼儿踩着杌子从马车上走下来,芙白小脸儿泛着淡淡粉晕,即使丝绸罩衣宽松的很,但窈窕的身段儿却轻易的勾勒出来,小腰儿细的单手可握,偏偏胸口处的分量着实不小,一步一步走到了林三娘面前,看了林三娘一眼后,娇美脸蛋上露出丝冷笑,随即头也不回的往王府走去。
  
      被仆妇死死攥住胳膊的徐娟儿看着女人白的好似牛乳的脸,眼里头不免划过一丝嫉妒,目光自上而下的滑动,待瞧清女人脚下踩着绣鞋都镶嵌着大小趋同的滚圆东珠时,她眼圈气的都红了,尖锐指甲死死抠在掌心里,只觉得老天爷太不公平,明明同为女子,凭什么这芙蕖郡主身份高贵,容貌娇美,吃穿用度样样比她强,而她徐娟儿却只能跟在她娘身后,累死累活的讨银子?
  
      徐娟儿越想就越是愤恨不平,眼珠子好像黏在了盼儿身上般,死死的盯着她,等到郡主进了门,福公公冷冷的瞪了徐娟儿一眼,道:“看什么看?也不撒泡尿瞧瞧自己是什么东西,整日借着死人的名头来王府打秋风,你们娘俩儿还真不怕晦气?林氏母女都死了十多年,当年也是你林三娘亲自把自个儿妹子卖到王府的,卖了二百两银子,现在还想打秋风,不如咱家直接把你们母女送到京兆尹府里,让大人评评理?”
  
      林三娘母女两个都是没见过世面得而平头百姓,在京里头呆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四品官儿,此刻一听福公公要将她二人送到京兆尹府,登时便吓破了胆,两股战战,面色忽青忽白。
  
      林三娘挣扎一番,将嘴里头的抹布吐在地上,呸了几下后,哇的一声就哭出来,扯着嗓子嚎着:“福公公你大人大量,就放我们母女俩一回,我女儿清清白白的小姑娘,要是进了官府,这辈子都毁了,你怎么这么心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