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89章 齐川到来

第89章 齐川到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最终褚良还是没磨过盼儿,后悔不迭的松了口,同意小媳妇白天来到废庄里看着,但夜里却必须坐马车回府,否则一整日都在京郊的十里坡呆着,未免有些太不像话了。
  
      夜里又帮褚良解了蛊,等到天亮时,褚良带着栾英从庄子里离开,也不知去做什么了,而盼儿则呆在小院儿里,等到巳时刚过,周庄头就带着那个姓齐的汉子站到院门外。
  
      按着周庄头的说法,老齐今年不过二十七八,但一张脸却干瘪凹陷,法令纹如同用刀划出来似的,整个人显得沧桑极了,看着像四十出头的汉子一般,杏眼扫见老齐右边空荡荡的袖管,知道这人当初在战场上,被关外的蛮子一刀将胳膊给劈了下去,侥幸捡了一条命回来。
  
      “听周庄头说你会养蜂,我这废庄里种了不少枸杞树,可能弄出枸杞蜜来?”
  
      老齐点了点头:“小的除了养蜂,再也没有别的本事,还请夫人赏口饭吃,到时别说枸杞蜜,就是椴树蜜、五味子蜜、党参蜜那些不易得的稀罕物,小的都能给您伺弄出来,包您满意……”
  
      眼前的汉子缺了右臂,但左臂却完好无缺,即使一个人不能将蜂箱全须全尾的弄出来,再找两个庄户在旁边打下手,估摸着也费不了什么功夫,再加上周庄头本就是个稳妥性子,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拍着胸脯保证,盼儿对老齐也不由有了几分信心。
  
      “庄子里的蜜蜂现在并不太多,不过后山上好像有蜂巢,若是能将蜂巢移到咱们庄子里,日后采蜜也能方便些。”
  
      老齐犹豫一会,冲着盼儿道:“小的今日就把蜂箱做出来,最近几日天气好的很,用烟熏蜜蜂,也容易将那些小东西赶到蜂箱里。”
  
      狼牙本来在窝棚里啃骨头,锋利的牙口把棒骨都给咬成渣后,就慢悠悠的走到盼儿身边趴下,冲着周庄头跟老齐呲了呲牙,包裹着牙床的那块粉红色的肉外翻着,涎水滴答滴答的往地上掉,看起来瘆人极了。
  
      对于养蜂来说,盼儿根本就是个外行,什么忙都帮不上,只是让周庄头把老齐安置在庄子里的厢房中,顺道又叫了两个壮汉给老齐打下手,那二人都是手脚麻利干活勤快的,也没费多少力气,花了一下午的功夫,就把木头蜂箱做好了。
  
      庄子里头没有伺候的丫鬟,只有两个婆子做些洒扫浆洗的活计,盼儿把外头穿的衣裳换下来给了她们,至于贴身的亵衣亵裤,则是自己拿了胰子轻轻揉搓,洗干净后直接晾在后头的窗子外头,不愿意让外人沾手。
  
      洗过了衣裳后,一个婆子端了一盘洗净的南果梨,果皮微微泛红,上头的水珠儿还没干,这南果梨刚摘下来时不好入口,必须得放在竹筐里头,过个两三天功夫再吃进嘴,那时候酒味儿才浓郁的很,吃着也酸甜可口。
  
      拿起梨子刚咬了一口,就见着周庄头脚步匆匆的往这边来,黝黑的脸上带着几分尴尬之色,冲着盼儿道:“夫人,齐侍郎来了。”
  
      这位齐侍郎不是别人,正是当年中了状元的齐川,原先齐川只是小小的翰林院编修,现在有了岳家扶持,短短两年功夫就爬到了户部侍郎的位置,这可是个肥缺儿,别人抢破脑袋都不一定能抢的上,竟然落在了齐川头上,若说他是凭着资历和真本事坐稳的这个位置,盼儿肯定是不信的。
  
      “他怎么来了?”
  
      周庄头摇了摇头,道:“可要把齐侍郎带进来?”
  
      盼儿犹豫了一会儿,最后才点了点头,等到周庄头出去把人带回来时,她便飞快的将狼牙圈进窝棚里,再将栅栏档上,大概是废庄里的日子实在太悠闲,狼牙养出了一身懒骨头,平日里除了吃就是睡,别人从它面前经过,也就是瞪着那双招子上下瞅一瞅,喉间发出呼噜噜的动静而已,倒也没有再伤过人。
  
      用帕子擦了擦手,盼儿坐在石凳上,等了不到一刻钟功夫,穿了一身青袍的齐川就来了。
  
      他一见到盼儿,清俊的脸上立刻就流露出了痴迷之色,面颊微微涨红,上前几步,想要拉盼儿的手,却被一把甩开了。
  
      盼儿厉声道:“齐侍郎,请自重!”
  
      齐川皱了皱眉,心里略有些不虞,不过眼前的女人到底是个美人儿,又难得的对了他的胃口,比起许清灵那个贱妇强出不知多少倍,要是当初自己没休了盼儿,而是让她留在齐家当个妾,坐享齐人之福也比现在要过的舒坦。
  
      周庄头并没有走远,站在院坝的篱笆后头,虽然不至于听到两人究竟说了什么,但要是齐川有什么不轨的动作,周庄头也能立马发现,他是个土里刨食儿的庄稼汉,力气比起齐川这种斯斯文文的书生不知强了多少,可得看住了这个齐侍郎,别让他欺负了夫人。
  
      齐川微微皱眉,眼神落在了眼前女人白皙的面上,发现盼儿眼底略有些青黑,但眉梢处那股妩媚劲儿却是做不得假的,肯定是姓褚的畜生夜夜征伐,才能将小女人滋润的好似一朵娇花般。
  
      想到此,男人心里顿时蹿起了一股无名火,让齐川嫉恨的眼睛血红一片,虽然当初是他为了权势主动把盼儿休了的,但这女人到底也是他明媒正娶的媳妇,被休了之后不安分守己的在家呆着,反而不守妇道的勾引了褚良,实在是欠教训。
  
      深吸一口气,齐川强行将胸臆里的怒火压下去,余光扫见女人细嫩如瓷的粉颈,以及藏在衣料下饱满的胸脯后,口里有些发干道:“你最好趁早跟褚良和离,他此刻还是定北将军,但实际上却活不了多久了,一旦侯府垮台,你身为褚良的正妻,怕是也免不了受到牵连,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实在是不忍心看到你被充为官奴,这才好心提点几句……”
  
      听到这话,盼儿心里咯噔一声,齐川究竟为什么会这么说,难道他知道褚良中了牵丝蛊一事?捏紧了袖口,不动声色道:“什么活不了多久?我夫君为了咱们大业浴血沙场,你这么诅咒将军,可还有半点儿良心?”
  
      眼见着女人这么维护褚良那个畜生,齐川面色也不由变的狰狞起来,一把掐住了盼儿的手,力气大极了,将人往怀里头拉,冷声道:“你还不知道吧?褚良挡了别人的路,那些人已经动手了。”
  
      盼儿狠狠踩在了男人脚上,齐川吃痛,直接松了手,就见着女人冷笑道:“你我二人早就没有关系了,齐大人这般好心好意的提醒我,又是为了什么?天底下可没有这么好的事儿,让你这种冷心肠的东西上赶着来到废庄里。”
  
      女人满脸鄙夷,红嘴儿紧抿,那张脸秀丽白净,身上还透着淡淡的玫瑰香味儿,甭提有多勾人了,齐川深吸了一口气,神色稍微缓和了几分,说:“我之所以帮你,是想让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跟齐川和离,来到齐府呆在我身边。”
  
      盼儿嗤笑一声:“齐大人都把相府千金娶过门了,为何非要在我身上耗费心思?更何况许小姐也不像是能容人的性子,你来到废庄要是被许小姐知道了,府里头怕是又得闹上一回……”
  
      男人坐在了院子里的石凳上,石桌上拜访了一只茶盏,他眼神闪了闪,直接端着茶盏,不避讳的喝了一口,还神色暧昧的冲着盼儿眨了眨眼,道:“这的茶还真是香醇可口。”
  
      莹润小脸忽青忽白,面色也有些古怪,齐川手里头的茶盏并不是盼儿喝过的,里头泡的是大麦茶,她喝不惯这股味儿,但狼牙却是个鼻子灵的,闻到大麦茶的香味就凑上来,就着茶盏添了好几口,用舌头将茶汤搅和了一通后,獒犬大概也不太喜欢,便没有继续喝了。
  
      之前周庄头过来,盼儿就一直没让婆子收拾东西,哪想到齐川竟然这么不客气,将狗舔过的茶水直接喝进肚,还觉得茶汤香醇可口……盼儿憋得脸都绿了,贝齿死死咬住红嘴儿,拼了命的不让自己笑出声,但纤瘦双肩还是忍不住轻轻颤动几下。
  
      齐川不明就里,轻咳一声放下茶盏,冲着盼儿道:“许清灵生不出孩子,接你回齐家一事我也跟她商量过了,要是你能给我生个儿子,虽然只是个妾,但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看着齐川这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德行,盼儿心里鄙夷的很,伸手指着门口说:“天色不早了,齐大人要是不快点赶回京城,怕是就回不去了。”
  
      齐川也没打算一回就将盼儿说动,毕竟她现在可是定北将军的正妻,与一个小小的妾室相比,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暂时转不过这个弯儿也实属正常,等到褚良丢了性命,林盼儿也该明白怎么做了。
  
      从废庄中离开,齐川刚走,周庄头就进来了,这汉子满脸担心道:“夫人,齐侍郎说什么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