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90章 回锅肉

第90章 回锅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过了好一会儿,门外传来动静,高大身影摸黑走进屋里,手里头拿着李子大的瓷盒,里头装着舒筋活血的药膏。
  
      葛老头大半夜在屋里头睡的好好的,哪知道有人在外头砰砰的敲门,年纪大的人本来觉就少,耳边砰砰如打雷的敲门声,直接将葛老头惊醒了。
  
      骂骂咧咧的穿着鞋开了门,一看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家将军,葛老头倒抽了一口气,赶紧问:“大半夜的,将军不去让夫人解蛊,来葛某这儿干什么?”
  
      褚良阴沉着脸,哼声道:“拿一盒消肿化瘀的药膏给我。”
  
      葛老头之前研究过灵泉水,知道那物比起普通的药膏都要好用,嘴里头小声嘀咕着,对上男人的那张黑脸,他也没敢多问,从药箱里把东西拿出来,交给褚良,这才语重心长的叮嘱:“夫人身子弱,即使为了解蛊将军也得悠着点,千万别将人家惹着了……”
  
      鹰眸冷冷的扫过来,葛稚川跟褚良对视一眼,脖子后头冷飕飕的,顿时不敢多嘴。
  
      拿着瓷盒走到床边,借着朦胧月光看到面朝里侧睡的小媳妇,褚良拉过女人的手,粗硬的指头蘸了一点晶莹透明的浅绿色膏体,将亵衣的袖口拉高,直接涂在了胳膊上。
  
      先前胳膊撞在了桌角上,一阵阵的抽疼,盼儿根本睡不着,此刻被褚良拿药膏揉着伤处,又麻又疼的感觉让她闷哼一声。
  
      褚良顿时不敢动了。
  
      良久,他才问:
  
      “我弄疼你了?”
  
      盼儿没说话。
  
      男人心头愧疚更浓,放轻的力道继续揉按着伤口,慢吞吞道:“今日之事,以后定不会再发生。”
  
      耳中听着男人的保证,盼儿暗自冷哼一声,也没有挣扎,又过了一刻钟功夫,先前撞伤红肿的地方,此刻倒是好转了许多,不像刚才那样火烧火燎的疼了。
  
      上完药后,褚良又躺回床边,手臂状似无意的搭在盼儿腰上,小女人原本柔软的身体却突然紧绷起来,两人到底是夫妻了,连最亲密的事都做过不少回,盼儿态度的变化褚良又怎会察觉不出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先前是怎么了,明明舍不得小媳妇,恨不得把人当宝贝似的放在手心捧着,但一想到盼儿心里头爱慕的是齐川那种斯斯文文的读书人,并非他这样的粗鄙莽汉,褚良胸口就一阵钝痛。
  
      盼儿的身子往里缩了缩,废庄的房舍虽比侯府简陋,但地方好歹是宽敞的,她整个人都快贴在墙里,而褚良则平躺在床边上,两人之间的距离又何止一只手臂?
  
      折腾了一天,盼儿早就累极了,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褚良这人一向起得早,不上朝的时候便会在院子里打拳,即使最近身体欠佳,每日辰时的一套拳法也没有落下。
  
      盼儿自然比不过男人的精力,她在床上多睡了整整一个时辰,两个婆子端来了洗漱用的东西,她收拾好之后,便听到其中一人开口了:“今早周庄头跟老齐上山了,听说要拿树枝点着了熏蜜蜂,也不知道能不能熏出来。”
  
      老齐断了一只胳膊,周庄头以前又没做过这种活计,两人想要把蜜蜂弄进昨日做好的蜂箱里头,怕是也没那么容易,不过就是因为事情难的很,她才特地找了老齐,要是人人都能养蜂,她的荣安坊哪还有什么赚头?
  
      庄子里养了不少羊,刚巧有一只正是产乳的时候,庄子里的小媳妇挤了羊奶,大清早的便送到了盼儿的小院儿里,羊奶的腥膻味儿比牛乳要重上许多,先前盼儿在石桥村的时候,为了给林氏养身子,也曾经买过几回羊奶,按着林氏说的法子,把杏仁磨成粉,炒香之后放进乳汤里,小火慢慢咕嘟着,奶香便会与杏仁香气合二为一,喝着不止没有膻味儿,反而有种迥乎不同的风味儿。
  
      即使昨夜里气的狠了,盼儿也没打算跟自己过不去,吩咐婆子煮了羊奶,她坐在藤椅上,小口小口的抿着。
  
      正眯眼准备在院子里歇一会,就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盼儿一个激灵,把碗放在边上,杏眼盯着露出窟窿的篱笆,隐隐能瞧见油绿油绿的眼珠子。
  
      惊呼一声,她吓得从藤椅上跳起来,一不小心又把瓷碗碰掉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一声脆响。
  
      褚良听到动静,几步从屋里走出来,看着盼儿小脸苍白,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前头,他皱眉细看了一眼,篱笆外头不是别的,正是一匹生的十分健壮的野狼。
  
      按说京郊这边野狼应该不多的,偏偏废庄的位置太偏,背后还靠着山,山上的那些飞禽走兽不下来还好,一往下走,便直接进了庄子里头,瞧瞧这野狼壮实的模样,怕是没少在庄子里头糟践东西。
  
      盼儿先前就听庄户媳妇们说过,先前庄子里头养过不少鸡鸭,本意是准备用鸡粪沤肥料,用来种庄稼的,但没养多长时间,这些鸡鸭每隔几日便少上一只,一开始那些妇人们还没注意,等到后来还以为是庄子里进了贼,夜里头让人点了火把绕着庄子一圈圈的找,也没把那贼人给抓住。
  
      等到后来鸡鸭全都丢了个干净,庄子就再没出现过小贼。
  
      褚良搂着盼儿的腰,将人拉到身后,那匹狼两只前爪搭在篱笆上,裂开的大嘴里头哈喇子直往外滴答,牙齿在日头下闪着阵阵寒光,这么一匹野狼,若是褚良没有种蛊,对付这畜生自然没有问题,但此刻他体内有牵丝蛊,武功远远不如先前,就算能宰了这畜生,恐怕也无法全须全尾的护着小媳妇。
  
      男人没动,低声开口道:“先进屋,把房门闩上。”
  
      狼是十分聪明的野兽,大概是感觉到褚良的威胁,它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叫声,立在地上的两只后足不断用爪子扒拉着地,呲牙咧嘴的模样更加狰狞了。
  
      盼儿听到褚良的话,心里发慌,杏眼盯着男人的背影,一时间也没动弹。
  
      “快进去!”褚良不耐的催促了一句。
  
      贝齿咬着红嘴儿,盼儿跺了跺脚,转头冲进了屋里,不过她倒是没回主卧,反而直奔着厨房去了,这段时日獒犬的饭食一直放在厨房里,只不过今日狼牙吃饱喝足,去南果梨树林子里头撒欢去了,这才让那匹野狼瞅准了机会。
  
      狼牙被褚良养叼了,就爱吃新鲜的肉,木盆里放的是今早送来的猪肋条,上头还沾着血水,盼儿拿起菜刀,剁了两掌宽的猪肋条下来,又把瓷瓶里的灵泉水倒在掌心,均匀的涂抹在肉上。
  
      先前她喂过狼牙,知道兽类的感知比人要敏锐许多,灵泉水是难得好东西,这猪肋条沾了灵泉水,总比穿着衣裳的两脚羊强出不少,吃饱喝足之后,那野狼应该就不会伤人了吧?
  
      心里这么琢磨着,盼儿还是把菜刀带上了,端着盆走到院子里。
  
      褚良还在跟那匹野狼对视着,大概是男人的神情太过狰狞,那畜生也没敢翻进篱笆里头,还在外头僵持着,只不过因为时间有些久了,野狼大概也不耐烦的很,盼儿将一从厨房里走出来,那双绿油油的眼珠子随着小女人的脚步,来回转动。
  
      以前盼儿总觉得被褚良盯得浑身别扭,现在真被一只听不懂人话的畜生看着,那野狼嘴里头的哈喇子还流的更多,她心里头更是难受。
  
      男人也听到了脚步声,没有回头,但声音却气急败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