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94章 打发表妹

第94章 打发表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凌月娘头一回来废庄,站在庄子口,远远看见打着赤膊的庄稼汉,肩膀上扛着锄头,手里拿着镰刀,不是下地将稻谷收割,就是把田地重新翻上一遍,等到来年开春再播种。
  
      到底也是养在高门大院里的娇小姐,凌月娘还没见过这么粗糙的农户,一时间吓得小脸惨白,还是周庄头看着不对,上前询问一番,才知道眼前娇弱的女人,竟然是将军的表妹。
  
      说起来,凌月娘也能算是个美人儿,五官秀丽,气质清纯,整个人都带着一种独特的韵味,只可惜将军夫人是那种模样娇艳的,珠玉在前,即使周庄头见着了凌月娘,心里也生不起半分波澜。
  
      被带着往小院儿走去,还没等走近,耳朵里传来嗷呜嗷呜的野兽嚎叫声,越走凌月娘越是心惊胆战,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不见,两腿隐隐有些发软,心中升起几分悔意,要不是想着马上能见到表哥,她恨不得现在便打道回府。
  
      褚良跟盼儿得了消息,走出屋门,一眼就瞧见站在篱笆院儿外的凌月娘。
  
      此刻院子里除了狼牙之外,那匹野狼也在啃着棒骨,吃的满嘴是血,尖利的牙齿在日头下好似闪着阵阵寒光,简直吓人极了。
  
      凌月娘也看到了身材高大的男人,一时间喜得不行,眼眶通红,想要冲到院子里,却又害怕里头的两只畜生。
  
      褚良转头冲着盼儿笑了笑,道:“你先回屋,我跟月娘交代几句。”
  
      听到这话,凌月娘不知想到了什么,面颊酡红,耳根子也沾染了不少绯色,雪白的牙齿轻轻咬着唇瓣,一副含羞带怯的模样。
  
      盼儿跟褚良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夫妻,早就清楚男人到底是什么性子,瞧见他鹰眸中涌动的愠怒以及不耐,轻轻点了点头,带着栾玉回了屋。
  
      “表哥……”
  
      即使心中对獒犬跟野狼十分惧怕,但为了心心念念的表哥,凌月娘还是鼓起勇气往前迈出一步,周庄头将她送过来,人便走了,庄子里又空旷,四下只剩下他们孤男寡女两个人。
  
      “我说过不会纳你为妾,你为什么还要过来?”
  
      凌月娘实在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从家里头逃出来,竟会听到男人这么戳心窝子的话,她浑身止不住轻颤着,眼泪要掉不掉的模样,看着甚是可怜,要是别的男人见了,恐怕恨不得将凌月娘拥入怀中,轻声软语哄上一番,但褚良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表哥,你为什么这么心狠?月娘也不奢求名分,只要能在表哥身边呆着,你有空时能稍微想起月娘,也就知足了……”
  
      说着,女人不满足跟褚良隔着一道篱笆对话,小手将院门掰开,直接走到男人面前,眼神闪烁了一下,神情突然坚定不少,扯住腰间的系带,将外头披着的淡粉色绸衣扯了开,露出雪白的膀子,跟嫩绿色的兜儿。
  
      只可惜凌月娘实在是太瘦了,她皮肤白虽白,却是一种不带血色的苍白,颈子处甚至还有几颗通红的疙瘩,胳膊肘微微起了皮,完全比不过小媳妇的柔腻细滑,再加上她身子骨儿本就弱气的很,最近一段时间被拘在凌府中,也没有好好养着,整个人瘦的如同皮包骨似的,前胸贴后背,骨骼根根分明,没有半点儿曲线可言。
  
      褚良成亲这几年来,顿顿吃的都是难得的美味珍馐,眼见着摆在面前的这盘清粥小菜,他还真提不起半点兴致,鹰眸中的厌恶越发浓郁。
  
      “凌月娘,你真是不知廉耻!”
  
      褚良往后退了几步,离的近了他都能闻到女人身上的脂粉味儿,直冲鼻子。
  
      他就不明白了,凌家在京里头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怎么会教出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儿,明明尚未婚配,竟然光天化日在庭院中宽衣解带,此处还有不少庄稼汉就赶过来,万一被别人看见了,她的清白可还能保住?
  
      凌月娘伸手想要保住褚良,却抱了个空,整个人踉跄了一下,脸上露出委屈之色道:“表哥是怕被林盼儿看见?像她一个二嫁过的妇人,根本配不上你,月娘只想当一个妾室,留在表哥身边就好,也不会跟她抢将军夫人的位置,表哥你就要了我吧……”
  
      狼牙喉间发出一阵阵低咆声,褚良冷着脸,拍了拍藏獒的脑袋,它便小跑着冲上前,直直的往凌月娘身上撞去。
  
      女人本就生的纤瘦柔弱,而藏獒的力气却大的很,这么一撞之下,凌月娘眼前一黑,差不点没昏过去,脸颊上一片湿乎乎的,凌月娘瞳仁紧锁,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獒犬的涎水滴答滴答落在她脸上,粘粘糊糊,还带着一股腥味儿,尖利的犬齿紧紧贴着她的脸,缓缓挪动了下。
  
      凌月娘原本就不是胆大的女人,此刻被这么一吓,再也熬不住了,两眼一翻白,身子软软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将栾玉给叫过来,庄子里只有这一个女人会武,便直接让她把凌月娘送回凌府,还顺手捎带着褚良的一封信。
  
      信上的内容倒是简单的很,让凌父将凌月娘送回颍川老家,这辈子都不能再踏入京城半步,凌父为了整个凌家,即使心里头对女儿有些不舍,想必也不会因为小小的凌月娘跟定北侯府撕破脸。
  
      眼见着栾玉把凌月娘带走了,褚良心里头松了一口气,因为凌月娘这个表妹,小媳妇明里暗里不知闹过多少回,她也不是个心眼儿大的,每隔几日就提上一回,弄的褚良心惊胆战,之前也想过彻底将这个麻烦解决,不过碍于凌月娘好歹是自家亲戚,便没动手。
  
      今日凌月娘自己撞在了死路上,也千万别怪他这个做表哥的不近人情。
  
      男人板着一张脸,面色隐隐发黑,明显就是被刚才的事情气的狠了,他推门走进屋里,那个小没良心的竟然还在慢悠悠的吃着蜂蜜水,红木桌子上头摆了一罐子蜂蜜,褚良刚一坐下就闻到那只瓷罐子里头香甜的味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