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97章 虎子

第97章 虎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感情好,今早吃的桂花鸭就把我肚子里的馋虫给勾起来了,要是能吃到别的卤味,怕是好吃的连舌头都给吞了。”
  
      盼儿跟柳氏说说笑笑,柳氏害怕褚良,眼见着将军的面色紧绷不带一丝笑意,她怀里就想揣了只兔子似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也不敢跟夫人说太久,找了个借口便回去了。
  
      柳氏走后,盼儿走进了院里头,发现藏獒跟野狼又跑回来了,直接进了窝棚里,一兽叼着一根棒骨,呲牙咧嘴的啃着。
  
      院子里除了这两只野兽之外,还有个三四岁的大胖小子,生的白白胖胖的,偏偏胆子不小,黑黝黝的眼珠子盯着野狼跟獒犬,一边看一边往上凑,完全不像别的小娃娃,瞧见这么凶猛的野兽,马上就被吓得扯着嗓子嚎哭。
  
      盼儿看清了小孩的脸,唬了一跳,这不是柳氏的长子虎子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拉扯着褚良的袖口,盼儿慌慌张张道:“快去把虎子抱出来,别让它们咬着了,小孩肉嫩,哪能经得起这个?”
  
      大概是因为太心急的缘故,盼儿浑身都在发抖,眼圈泛红,泪花含在眼眶中,要掉不掉的模样甚是可怜。
  
      褚良也是个疼媳妇的,最见不得盼儿这副模样,拍了拍小媳妇的手背,示意她不必担心,一个鹞子翻身,冲进了院子里头,把野狼跟獒犬都惊着了,嘴里呜呜的叫唤着,往后连连退了几步,也没忘把嘴里叼着的棒骨给拖走。
  
      这棒骨都是杀猪户一早杀的,肉新鲜着呢,再加上表面抹了一层灵泉水,吃着味道可好,狼牙跟野狼本就是贪吃的,哪舍得糟践东西?就连那个嫩生生的小娃站在它们面前,野狼也都不看一眼。
  
      就是那小孩忒烦,被男人抱在怀里还直勾勾的盯着它们,让野狼不免升起几分警惕,生怕这是来跟它们抢食的,油绿的眼珠子里升起丝恼怒,它转过头,直接用屁股对着褚良跟虎子,粗壮的尾巴在地上拍了好几下,溅起一片尘土。
  
      眼见着褚良把虎子牢牢抱在怀里,小娃身上穿着灰扑扑的衣裳,虽然沾了不少灰土,埋汰的很,但却没有血迹,想来那两只并没有伤人。
  
      自打吃了用灵泉水泡过的猪肉后,野狼跟獒犬比先前聪明多了,知道在庄子里头干活的这些佃农都不能动,否则惹怒了盼儿,怕是日后都没有灵泉水吃了,不过它们俩也不喜欢咬人,人的皮肉虽然嫩气的很,但味道怪,还没有灵泉水有灵气,对身体好,又何必费心费力的吃进嘴?
  
      盼儿推开篱笆门走进院里,拉着虎子的小手,眼神在小娃脸蛋脖颈处仔细打量了一圈,确定没有什么事儿,这才把吴婆子叫来,让她将虎子送到柳氏家里头,省的这么大的娃儿四处疯跑,平白让家里人着急上火。
  
      吴婆子跟钱婆子一直在厨房里忙活,小院中只有盼儿跟褚良两个主子,不过每日却都必须打扫一番,这几日得而饭食吃的都不算清淡,钱婆子今个儿便拿胭脂米熬了鸡丝粥,准备让夫人尝尝。
  
      听到外头传来夫人的声音,吴婆子往外走,正好便看见了将军怀里抱着的虎子,不由咂了咂嘴道:“这不是柳氏的儿子吗?怎么在咱们这儿?可千万别让狼咬了……”
  
      盼儿也是心有余悸:“我刚一回来,就看见虎子在院子里蹲着,要不是野狼跟藏獒只顾着吃,根本没心思理会这个小的,怕是今日免不了会受伤了。”
  
      庄子里的佃户,每家都约莫有两三个孩子,多的生四五个的也都有,先前盼儿在庄子里闲逛时,曾经见到过柳氏她男人带着儿子在地里玩,这才能认出来虎子到底是谁家的。
  
      捏着小孩软乎乎的指头,盼儿小声问:“看到野狼怕不怕?”
  
      虎子哼唧了半天,憋红了一张小脸儿,轻声道:“怕!”
  
      “怕还在院子里呆着?”
  
      “我听说夫人院子里有蜂蜜,甜的很……”
  
      盼儿一愣,倒是没想到虎子是想吃蜂蜜才来的这里,后山里的蜜蜂刚换了蜂箱,结的蜜还不太多,不过尝尝味道还是够的,上回老齐往她这儿送了一小罐子,味道虽好,但她却根本没吃多少,都被褚良给吃进肚了。
  
      想到男人仗着自己面皮厚,做出来那种不要脸的事情,盼儿脸颊微微泛红,轻咳一声:“枸杞蜜暂时还没有,不过我这儿还有些之前的野蜂蜜,我拿过来给你尝尝……”
  
      虎子今年只有三岁,比小宝大了七八个月,满口乳牙长的好,盼儿琢磨着虎子以后还得换牙,少吃些野蜂蜜也不碍事,只是必须得注意着些,千万不能齁着了,否则天天咳嗽,这么大的娃娃哪里能熬得住?
  
      从屋里把装了野蜂蜜的罐子拿出来,盼儿打开盖子,用小勺舀了些澄黄粘稠的蜂蜜出来,这野蜂蜜是她先前花银子买的,并不是枸杞蜜,而是百花蜜,要更加甜些,花香也重,掺了灵泉水后,别有一番滋味。
  
      虎子张大了嘴,露出了淡粉色的舌头,透明的口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流,吴婆子赶忙拿了帕子擦了一把,笑道:“这小娃馋的很,还没吃进嘴只闻了味儿就馋成这样……”
  
      虎子也没管吴婆子说什么,用手背抹了把嘴,等到尝到野蜂蜜的味儿之后,眼睛都眯起来了,白嫩的脸上露出了明显的陶醉之色,舔了舔嘴,冲着盼儿哼哼唧唧道:“夫人,还想吃……”
  
      拍了拍虎子的脑门儿,盼儿把罐子放在一旁,正色道:“不能再吃了。”
  
      虎子年纪虽小,却听话的很,不舍的盯着瓷罐看了一眼,瘪着嘴点了点头。
  
      吴婆子蹲下身,她比钱婆子胖了整整一圈,抱着虎子的时候,浑身都热乎的很,脚下生风的往外走。
  
      经过窝棚的时候,虎子还捏着鼻子冲着野狼跟獒犬做鬼脸,盼儿瞧见他那副挤眉弄眼的模样,噗嗤笑出了声。
  
      中午吃了钱婆子弄的鸡丝粥,虽然钱婆子做饭时不愿意放调料,但鸡肉跟胭脂米都是废庄自己弄出来的,食材本身的品质就远远胜过外头,即使只加了盐末,味道也鲜美的很,再加上熬出的时间不短,鸡肉的鲜味也渗入到淡粉色的米粒中,又香又糯,上头的浮油都被撇了去,吃着也不觉得腻歪。
  
      等到傍晚时,柳氏果然送了吃食过来,一进屋,瞧见盼儿,她面上带着羞愧之色,小声道:“夫人,也不知虎子是怎么跑到您院子里的,那娃儿皮实的很,给您添了麻烦,实在是对不住。”
  
      桌面上放了一只砂锅,盼儿边将砂锅盖子掀开,边道:“虎子哪有你说的那么皮?比起小宝可强得多了,那孩子整日里闹我,没个消停时候……”鼻子里嗅到了鸭汤的鲜味儿,盼儿眼睛一亮,仔细看了看,发现砂锅里头除了鸭胗、鸭血之外,还把鸭心切开,放在里头熬煮着,细细的粉丝煮的白润,再配上炸过的油豆腐,比起桂花鸭来也丝毫不差。
  
      柳氏没在院子里多留,人一走,褚良就从窝棚里头钻出来,手里头还提了一只兔子,拿了把匕首,动作灵活的将兔子皮给剥了下来,又跟小媳妇讨了点灵泉水,涂抹在兔肉上,将内脏都给掏出来后,用红柳条穿过去,在院子里架火烤着。
  
      之前行军打仗时,军饷里头都搀着沙子,吃进肚时嘴里都快淡出个鸟来了,好在这些军汉一个个的身手都不算差,这才能上山里头猎些野味儿回来,简单收拾一番,边烤边加上孜然粉、茱萸粉等物,味道肯定差不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