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98章 庄子里不留外人

第98章 庄子里不留外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把手上的细软物件往床头一放,盼儿跟褚良两个忙不迭的往外跑,她到底是个女子,又没学过武,肯定是比不上褚良的,眼见着男人飞快的跑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盼儿心肝还是直颤悠,两手死死的攥着袖口,在藕粉色的锦缎上印出一块块湿痕。
  
      等盼儿跑到地方,发现草垛上全都是殷红的血迹,虽然不是很多,但星星点点的血溅了一片,空气中也充斥着一股腥气,简直难闻极了。
  
      藏獒跟野狼蹲坐在褚良身边,男人怀里还抱着虎子,小孩脑袋埋在褚良怀里,也没动弹,视线往下移,盼儿发现野狼下巴那处的灰毛上还沾着血,隐约能看到细细的碎肉。
  
      得,这下算是人赃并获了。
  
      盼儿忍不住闭了闭眼,扭头看着倒在地上不断呻吟的男人,发现这人穿了一件灰扑扑的短打,伤口在脚踝上,也不知是不是被咬断了骨头,这人满头大汗的在地上打着滚儿,好半天都没爬起来,嘴里头不断咒骂着“畜生,不得好死”之类的话。
  
      忍不住皱紧了眉头,盼儿走到男人身边,拍了拍虎子细瘦的肩头,柔声闻:“到底是怎么回事?虎子为何会跑到这里来?”
  
      听到熟悉的温柔声音,虎子这才慢慢转过头,双眼又红又肿跟核桃也没什么差别,抽抽噎噎的看着盼儿不说话。
  
      虎子比小宝大不了多少,盼儿一见到小孩哭的满脸通红,也不由有些移情,心里难受极了,从褚良怀里把孩子接过来,一边晃悠着一边拍着背,这样弄了一番,虎子的情绪倒是平复不少。
  
      “刚刚我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男人怀里抱着虎子,野狼跟狼牙两个拼命咬着他的腿,不让他跑。”
  
      心里咯噔一声,盼儿听到褚良的话,只觉得不对劲极了,转头细细打量着男人的脸,她很确定,眼前的男人并不是废庄的佃户。
  
      在庄子里做农活的汉子盼儿虽然没见过几回,但先前把地佃给他们的时候,也都是挨个核对过的,再加上平日也能碰到过几回,看着眼熟的很。
  
      而眼前这个男人却是张生面孔,出现在废庄里已经很可疑了,竟然还要把孩子偷走,莫不是个拐子吧?
  
      李富贵受的伤不轻,那两只畜生下口狠辣的很,简直是要把他的腿给咬断,早知道这庄子里有这种鬼东西,再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来这里胡闹。
  
      “你为什么要抱着虎子?”盼儿忍不住问了一声,眼里也带上了一丝怀疑。
  
      要是这男人不是拐子的话,便马上送到医馆里治伤,若要告到官府,保辜也就是了。若此人真是个人贩子,经常冲着小孩下手,那还不如死了干净!
  
      眼见着面前的美貌妇人神情不善,李富贵心里一慌,低喊道:“我是虎子他舅舅,抱着他怎么了?“
  
      “不是!我没舅舅!”
  
      在盼儿怀里哭的眼泪鼻涕一起流的虎子听到这话,抬起头,反驳了一嘴。
  
      “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你年纪小,你出生时舅舅还抱过你呢,怎么直接忘在脑后了?我可得让你娘好好教教你……”
  
      李富贵一边说着,一边用两手拄着地,想要直接爬起来。
  
      野狼油绿的眼珠子紧盯着他,瞳仁缩成一点,毛脸上的神情越发狰狞,喉咙里发出嗷呜的低咆声,一旁的獒犬也朝着他直叫唤,眼见着那森白尖利的牙齿上还沾着自己的血肉,李富贵心里一寒,本就受了伤的两腿再也支持不住,哐当一声又摔倒在地。
  
      即使脚腕没被咬碎,约莫脚筋也断了,否则不能闹成这副德行,耳中传来李富贵一声叠一声的惨叫,褚良冲着跟上来的栾玉道:
  
      “去把柳氏叫过来,看看这人是不是虎子的舅舅,若不是的话,打死勿论!”
  
      李富贵脸色一变,瞬间狰狞起来,不过很快又平和了几分,仰头坐在地上,看着倒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栾玉的脚程快,直接冲到了柳氏住的院子里,柳氏在屋里头照顾小的,她婆婆又耳背,两个大人也看不住皮实的虎子,没想到竟然让人跑了出去。
  
      柳氏这几日经常去到盼儿所住的小院中,也知道这位栾玉姑娘一直伺候在夫人身边,自然不敢怠慢,刚想将人迎进来,喝口热茶,只听栾玉道:
  
      “柳夫人,方才有人自称是你的兄长,要把虎子抱走,夫人让奴婢来问一问,看看是真是假。”
  
      柳氏心里咯噔一声,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她哪有什么哥哥啊,当年南边闹灾,兄弟姐妹都在逃荒的路上饿死了,就她一人运气不错,逃到了京城,投奔到了姑姑家里头,没一年便嫁了人,有了虎子。
  
      眼见着柳氏这副模样,栾玉心里头也有数了,带着人直接往方才那地方走去。
  
      在妇人心里,自己的孩子比命都重要,即使心里慌得不行,柳氏依旧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跟在栾玉后头,很快便瞧见了被夫人抱在怀里的儿子。
  
      虎子刚开始还有些怕,有个从来没见过的男人说是他舅舅,非要抱着他往外跑,他忍不住大哭起来,在树下疯闹的大狗跟大狼便直接冲了过来,把那个男人咬的嗷嗷直叫唤,这才松了手。
  
      现在一见着自己的亲娘,虎子伸长了肉乎乎的胳膊,直接爬进柳氏怀里,女人的泪花噗噗往下掉,用手背抹了一把,紧紧抱着孩子,母子两个抱头痛哭。
  
      李富贵倒在地上,脚踝的伤口已经结了血痂,冲着叫了一声:“慧娘,你怎么连表哥都不记得了?”
  
      听到男人的动静,柳氏抱着虎子转头一看,发现那人倒在地上,下.身都被血水给浸透了,好在没有伤到要害,否则早就因为失血过多而厥过去了。
  
      柳氏脸上露出丝犹疑,她的确是住在姑母家里,不过没住几日便直接走了,连那两个表哥也没见过几回,仔细打量着那张脸,倒是有些印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