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100章 梅树

第100章 梅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小宝满心满眼都是獒犬跟野狼,恨不得凑到它们面前,好好蹭一蹭。
  
      盼儿去厨房拎了一扇排骨,涂了灵泉水,装进铜盆里往外端着。
  
      两只野兽都是嗅觉灵敏的,闻到那股带着灵气的肉香,登时就有些躁动不安,从地上站了起来,四条腿来回摆动,跃到了女人身边,哒哒的打转儿,嘴里头哈喇子都掉在地上。
  
      小宝趁机抓住野狼脖颈处的毛发,又粗又硬,摸起来也硌手的很,不过小孩倒像是弄到了什么好玩意似的,恨不得爬在野狼背上,怎么着也不撒手。
  
      野狼绿油油的眼珠子紧盯着盆里血淋淋的肉,也没理会对它动手动脚的小娃,跟藏獒在一个盆子里,呼哧呼哧的大口啃着,稍微软些的脆骨都被它们吃进肚里,硬实些不太好咬的,这才慢慢的啃破了,吸溜着骨髓。
  
      盼儿把小宝抱起来,看着他襟口沾满了狼毛,赶紧拍了拍,让钱婆子弄了热水,用胰子把小孩洗了一遍,抱上床直接睡了。
  
      等到褚良回来,看到床头依偎着的一大一小,鹰眸不由柔和了几分。
  
      屋里点了一盏油灯,男人满身都是酒气,紧盯着匀净透粉的小脸儿,眼神中好像烧起了一把火,喉结上下滑动了下,细密的汗珠儿顺着额头渗出来。
  
      先前为了解蛊,必须保证在七七四十九日之内,每夜都必须跟小媳妇行房一次,万万不能间断,否则体内的牵丝蛊不能被灵气磨灭,他的性命也保不住了。
  
      虽然日日能将眼前娇滴滴的女人吃进嘴,但褚良也不是铁打的人,夜夜笙歌,即使用了《抱朴子》上的法子,他也觉得疲惫的很,不止是身体累,心里头更累。
  
      此刻四十九天已过,他又好生歇了两日,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只看着小媳妇露在锦被外头,两只雪白柔腻的胳膊,他都觉得心头涌起一股燥热。
  
      只可惜旁边那个小的实在是碍眼的很。
  
      心里这么想着,褚良眼神略微闪烁了下,走到床边,轻手轻脚的把小崽子拎起来,大掌拽着他的后领口,生生提着小宝,这么勒着脖子自然不好受,小娃儿皱着脸,哼哼了一声,眼皮子动了动,好像马上要睁眼似的。
  
      褚良吓了一跳,飞快的将小孩稳稳的抱在怀里,大阔步往外走,去到了佘氏所住的厢房前。
  
      哐哐的敲门声把佘氏惊醒,她应了一声,披了件衣裳赶忙把门打开,眼见着将军沉着脸,怀里抱着睡的小脸通红的小少爷,心里头也不觉得奇怪,毕竟这种事情早在侯府时,将军也做过了好几次,她赶忙把小宝抱进怀里,小声道:“将军放心,奴婢会好好照顾小少爷,决不让他夜里头打扰夫人。”
  
      听到这话,褚良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之色,看也不看满脸恭敬的佘氏半眼,他熟门熟路的回到屋里,见着小媳妇还没醒,大概是屋里头有些热,睡的襟口都散开了,露出藕荷色的小衣。
  
      盼儿的身段儿本就生的好,乳圆臀翘,将衣裳撑得鼓鼓囊囊的,偏偏腰肢纤细的很,好像力气稍微用的大点,就能把小女人从中间折断一般。
  
      男人的眸色越发幽深,里头带着狰狞与狡诈,他没有着急脱掉自己身上的外袍,反而是慢慢走到木柜前头,动作十分轻柔的将柜门打开,仔细翻找着,耽搁了许久才把先前凌氏送过来的包袱找着。
  
      盼儿以为褚良不清楚包袱里装的是什么,实际上男人心里头如同明镜一般,毕竟栾玉到庄子来时,还顺带着捎了凌氏的一封信,为了让儿子跟儿媳努力耕耘,再生一个孙儿,凌氏这个当婆婆的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黝黑大掌攥着色泽黯淡的包袱,褚良走到床边,把东西放在床头的立柜上,解开绳结,看也不看上头的衣裳,反倒是把压在底层的水红色褙子给扯了出来。
  
      这件褙子不止是用薄纱做成的,而且颜色正的很,小媳妇本就生的皮肉白皙,嫩的好像能掐出水似的,要是配上这种颜色的衣裳,脑海中浮现出那副场景,褚良的呼吸都变得急促几分。
  
      缓缓掀开锦被,褚良动作谨慎的很,根本没打算把小媳妇弄醒。
  
      盼儿大概是睡的太熟了,即便男人帮她将身上的亵衣褪下去,重新换了一件儿,她也只是皱了皱纤细的柳眉,红嘴儿微微张开,哼唧一声,并没有要睁眼的意思。
  
      只不过是换件儿衣裳,原本褚良还以为不必耗费什么苦工,但此时此刻瞧见那姣美的身子,他浑身紧绷,额角青筋迸起,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忍住了那股燥热。褙子穿在身上,这衣裳要比裙衫短些,就算是抻直了怕是也挡不住膝头,再加上盼儿倒在榻上,身子扭动了几下,褙子更加往上蹿,露出了柳条似的小腰。
  
      男人眼珠子猩红,直接堵住了檀口。即使盼儿睡的跟死猪一般,此刻也被弄醒了,水润润的杏眸蒙上了一层水雾,她脑子里混沌一片,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被折腾了一通,又轻又薄的褙子都被两人的汗水浸湿,紧紧黏在身上,盼儿浑身发麻,这才反应过来。
  
      “你这人……小宝呢?”
  
      褚良搂着小女人的香肩,面上露出一丝餍足,就跟吃饱喝足的野兽一模一样。
  
      “小宝被我送到佘氏那边,佘氏都伺候儿子那么长时间了,也出不了什么差错,你不必担心。”
  
      盼儿知道褚良说的没错,不过只要一想这男人趁她睡着,把儿子抱走,就为了做出那档子羞人的事儿,盼儿气的牙根儿痒痒,推搡着褚良结实的胸口,细嫩掌心被一把握住,不让她乱动。
  
      “你起开,我去沐浴。”
  
      “洗什么澡?明日起来再洗,小宝想要个弟妹,你这当母亲的自然得加把劲儿,才能实现儿子的心愿。”
  
      听到男人口中没羞没臊的话,盼儿气的哼了一声,狠狠刮了这人一眼,只可惜褚良惯是个脸皮厚的,被瞪了一下也是不痛不痒,有力的臂膀将女人死死箍在怀里,不让她乱动。
  
      盼儿自己也挺想再生一个孩子,按着褚良的话琢磨了一会儿,便没有闹着要去沐浴。
  
      不过她低着头,细细的嗅着男人的胸口,闻到了那股刺鼻的酒味儿,其中还夹杂着女子的脂粉香气。
  
      盼儿先是一愣,伸手狠狠的在床边上拍了一下,柳眉倒竖,娇斥一声:“你方才去哪儿了?”
  
      褚良以手抵唇,轻轻咳嗽一声,道:“刚刚我与赵王吃了些酒,还有几个伶人作陪,怕是沾了她们身上的香粉……”
  
      每说一个字,小媳妇的脸色就越发难看,褚良心里一慌,连忙保证道:“夫人心里清楚的很,我对那些女人半点兴趣都没有,否则方才也不会那么卖力了……”
  
      盼儿嗤了一声,把锦被扯过来盖在自己身上,任由男人打着赤膊露在外头。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褚良浑身筋肉都生的十分健硕,简直就好似用铁水浇筑出来一般,古铜的肤色瞧着便有力的很,胸膛上满布着深浅不一的伤痕,旁的女子瞧见这些狰狞可怖的伤口可能会害怕,但盼儿不止不怕,盯久了脸上还有些发热。
  
      暗自啐了一声,她早该想到,褚良的脸皮厚实的很,即使大大咧咧的露在外头,这男人也不在意,在对上盼儿的眼神后,嘴角勾起一丝笑,直接敞开怀,让小媳妇看个够。
  
      “要是看不清楚,我去再点一盏灯,毕竟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媳妇,我整个人都是你的,想看哪里都成……”
  
      啪的一声,盼儿一巴掌拍在褚良膀子上,把锦被掀开一角,将这人的身躯严严实实的盖住,也省的袒露在外面,实在是扎眼的很。
  
      被人抱在怀里,盼儿咕哝一声:“你去找赵王作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