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102章 死皮赖脸

第102章 死皮赖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徐娟儿说话时,一直围着“王府”二字打转儿,女人的声音又尖又细,大概是怕盼儿不信,她更往前冲了几步,细如竹竿的身子都快挂在了篱笆上,再加上套在外头的小袄颜色鲜艳,瞧着就好像一只锦鸡似的,叽叽喳喳的没有停歇的时候。
  
      盼儿又不是瞎子,哪会看不见那女人满脸的贪婪?徐娟儿的眼珠子也不是个老实的,自上而下一遍又一遍的打量着她,盼儿心里冒出一股邪火,紧抿着嘴,慢慢走到窝棚前头,将木门给打开,原本趴在窝里啃骨头的狼牙跟大灰立刻就跳起来,身上的毛发一抖,便蹿出了窝棚。
  
      林三娘跟徐娟儿一直住在京里头,就是普通的百姓,平日见得最多的就是街边的牛马骡子等牲畜,何曾碰到过如此凶猛的野兽?更何况狼牙跟大灰两个虽说在庄子里蹭吃蹭喝,但此处离后山不远,它们时常回去山中捕猎,野性未消,身上的那股狠劲儿就算是五大三粗的男子碰上,都得吓得两腿发软,更别提林三娘母女两个了。
  
      只见她二人面色惨白,嘴里惊叫一声,双双跌倒在地,狼牙跟大灰扑到篱笆前头,虽然没有越出去,只用爪子搭在上面,但冲着她们呲牙的狰狞模样,的确瘆人的紧。
  
      徐娟儿用手撑着泥地,不住的往后退,跟野狼獒犬只隔了一面漏风的篱笆,她都能闻到狼口中的那股腥味儿。
  
      牙关紧咬,徐娟儿又气又怒,眼里爬满血丝,心中将盼儿骂了千次万次,口中却不得不强挤出一丝笑,柔声道:“盼儿,咱们好歹也是姐妹一场,你就算不愿意认我们,也不至于把这两个畜生放出来吧?”
  
      说着,徐娟儿浑身发抖,好似筛糠一般。
  
      盼儿自然不愿意跟这对母女有太多的接触,偏偏二人就跟闻着肉味儿的狗似的,总是缠着她不放,就算她手里有银子,白白给了庄子里的佃户,也好过让这种人占了便宜。
  
      刚想开口让栾玉把林三娘徐娟儿赶走,盼儿就见到褚良从远处走过来。
  
      狼牙嗅到了男主人身上的味道,叫的更欢实了,在篱笆里上蹿下跳的,好悬没压在大灰身上。
  
      徐娟儿回头看了一眼,瞧见那个面容英挺俊朗的高大男人,面上不由有些发热,余光扫见自己满身灰土的狼狈模样,她心里不免升起丝羞窘,赶忙从地上站起身,冲着褚良福了福身子,小声道:
  
      “娟儿见过将军,娟儿是夫人的表妹,今日打听到夫人的消息,这才与母亲费心费力的寻到了废庄,其中怕是有些误会,方被拦在了篱笆外头……”
  
      褚良目光落在了盼儿身上,根本没有理会徐娟儿的意思,男人伸手打开了木门,直接走进院里,徐娟儿还想跟上去,偏她又害怕野狼跟獒犬,也没这个胆子继续跟着,便只能呆在外头,眼睁睁的看着男人拉住了林盼儿的手,一同往屋里走去。
  
      胸口不断起伏,徐娟儿气的面色铁青,死死瞪着木门,等到院子外头只剩下她们母女二人时,这才咬牙切齿道:
  
      “娘,您说女儿当了将军夫人,是不是比林盼儿更好些?”
  
      林三娘苍老的脸怔愣一下,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徐娟儿的意思。
  
      女人带着糙茧的手轻轻摸上了自己的脸蛋,眼中精光闪烁,怪里怪气的说:“住在祥福里的邻居们,见到女儿都夸赞我模样生的好,那个林盼儿的脸蛋虽然不错,但却一脸狐媚子相,定北将军可是咱们大业朝的英雄,能被这种贱蹄子蒙蔽一时,却不可能被蒙蔽一辈子,若是我能住在废庄里,肯定可以取而代之……”
  
      “……”林三娘脸上露出丝犹豫,她看着徐娟儿的一张脸,五官的确生的清秀细致,比起那林盼儿可能稍显不足,但那是因为她女儿不会打扮,她们娘俩手上连点银子都没有,要是娟儿能像林盼儿那样吃好的穿好的,皮肉怎会不白净?又哪里会是现在这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越想越是这个道理,林三娘扯着徐娟儿的袖口,小声道:“咱们娘俩今夜就住在这儿了,我就不信这世上还有不偷腥的猫,只要你日日在将军身边转悠,总能捞到机会……”
  
      徐娟儿脸上带着羞意,连连点头,废庄里空下来的屋子不少,当初盼儿在修房子时,拢共修了几十间,即使搬进来这么多佃户,还空了大半儿,林三娘母女两个随便挑了一间屋子,找了佃户死皮赖脸的讨了两床被褥,夜里便直接在庄子中睡下了。
  
      此刻盼儿还不知道那对母女有多无耻,她心里憋着气进了屋,褚良紧随其后,端了碗热茶递到女人手上。
  
      盼儿刚要喝,却被他按住了手,对着茶盏轻轻吹了口气:“别烫着了,我心疼。”
  
      小媳妇哪想到一向笨嘴拙舌的男人会这么开口,登时臊的满脸通红,等到茶盏稍微凉了凉,这才慢慢把色泽清亮的茶汤喝进肚。
  
      “那一对母女你预备如何处置?”
  
      最愁人的事儿就是这个,当年林三娘将林氏卖到了王府,拿着林氏的卖身钱四处挥霍,盼儿也不是心胸宽广之人,一想到林氏受了这么多苦,她心里头就恨的不行,强忍着没去找林三娘母女俩的麻烦,已经算是不错了,哪想到这二人又凑上前,还真是让人犯膈应。
  
      男人手臂搭在木桌上,粗糙的指尖正好戳着盼儿的手臂,状似无意的来回滑动,带来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
  
      盼儿收回手,俏脸上满布寒霜,一看就是动了真怒。
  
      “要是你真不想见到那二人,直接远远打发了就是,边城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民风剽悍,不如便送到那?”
  
      “这……”盼儿支支吾吾的,也不好应下,林三娘到底也是林氏的亲姐姐,此事不跟母亲商量一番,她擅自处置了,怕是也不太妥当。
  
      “先不急,等再过几日,我去忠勇侯府问问母亲。”
  
      石进前些日子从边关回了京城,林氏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如今整个忠勇侯府都热闹的紧,她也不愿去凑这个热闹。再者说来,小别胜新婚,林氏过了这么多年苦日子,好不容易有人愿意护着她宠着她,盼儿也不是那种没眼力见儿的,哪会去搅扰了自己亲娘的好事?
  
      这么一想,现在还真不是回京的好时候。
  
      抻头往窗外看了一眼,天阴沉沉的,马上就要黑了,林三娘母女两个就算再厚颜无耻,也不会留在庄子里过夜。
  
      盼儿站起身,缓缓走到褚良身后,好像没长骨头似的,整个人倒在男人宽阔的背上,两只胳膊缠绕着他的脖颈,脸蛋在衣料上蹭了蹭,轻声道:
  
      “我觉得现在的日子就挺好……除了林三娘她们娘俩。”
  
      褚良拉着盼儿的手,嗯了一声。
  
      湿软的唇瓣轻轻从脖颈处划过,轻的几乎让人分辨不清,习武之人的感知本就敏锐,褚良的身子霎时间紧绷了一瞬,脊背挺直,端坐在圆凳上。
  
      小女人杏眼微微闪烁,两只捏着男人长满胡茬儿的下颚,幽幽问道:“将军最近跟赵王走的近了些,听说赵王有个一母同胞妹妹,那可是真真的金枝玉叶,皇家的公主,只可惜命不太好,是个望门寡,不过天家的女子自然是不愁嫁的,公主的年纪与将军正相配,莫不是赵王真有撮合的意思?”
  
      热烘烘的大掌一把捣住了小女人花瓣般艳丽的小嘴,褚良脸色发黑,气的眼皮子抽了一下:“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公主郡主有什么好的,我又不是要娶个祖宗回家供着,你一个女人就将我折腾的够呛,还公主!”
  
      盼儿挣扎了几下,把褚良的手一把按下去,反驳道:“既然跟公主无关,那赵王究竟是怎么回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