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106章 松花蛋

第106章 松花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徐氏用手背抹了泪,此刻她虽然眼圈红肿,但脸上却露出几分笑意,语气恭敬道:“小妇人家里头有个祖传的方子,做出来的松花蛋比别处要好上不少,夫人不如先尝尝?”
  
      一边说着,徐氏一边把篮子上蒙着的软布掀开,露出来里头的淡青色的鸭蛋,盼儿以前没吃过这玩意,来京里头也未曾见过,一时间不由有些好奇,捏起一只放在掌心,问:“这东西叫松花蛋,要怎么吃?”
  
      徐氏咧嘴一笑:“松花蛋同咸蛋一般,也是用新鲜鸭蛋加了调料腌制而成,只不过里头有一味密陀僧最为特殊,加了那物之后,鸭蛋腌制好后就成了乌青之色,口感弹润,形状如冻微微透明,若不是颜色不好,吃的人怕是会更多;至于吃法也多得很,最简单的就是把蛋壳剥了,切成块,沾了酱油跟香醋,风味特殊,虽然也是腌制出来的,却跟咸鸭蛋完全不同……”
  
      盼儿自己也是个好吃的,吩咐吴婆子拿了瓷盘菜刀等物过来,徐氏动作麻利的很,手里捏着一只松花蛋,剥了壳儿,切好后便往瓷盘里倒了一勺酱油,两勺醋,原本腌制松花蛋时就加了不少盐末,要是此刻再将酱油加多了,怕是都吃不进嘴,好在徐氏经常弄这东西,一时之间也不会出错。
  
      将筷子递到夫人手里,徐氏催促道:“夫人快尝尝,小妇人觉得松花蛋比起柳氏做的桂花鸭也不差什么,只是这物儿的颜色不算太好,怕是有人觉得渗得慌,不敢入口。”
  
      盼儿可不像普通妇人胆子那么小,她先前还吃过更吓人的玩意,现在不也全须全尾的坐在此处,尝尝松花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将乌青的蛋块夹起来送入口,女人的嘴唇上沾了一滴乌黑的酱汁,盼儿的唇色本就偏红润,此刻她似是发觉了异样,伸出淡粉的舌尖添了一下,将黑点儿抹了去。
  
      徐氏见夫人杏眼一亮,面颊泛起淡淡的红晕,吃到美食时脸上露出几分陶醉之色,眼帘低垂,那副模样简直跟树上饱满多汁的水蜜桃般,鲜嫩可口极了。
  
      没生孩子前,徐氏经常去到京城里,也见过不少的美人儿,其中不是没有比夫人容貌更出众的,但是女子的皮相再美,身上的韵致却是不大相同的,极少有夫人这般勾人的媚态,偏偏又不显下作轻浮,怪不得将军将夫人当成宝贝似的供着,恨不得挂在裤腰上,时时刻刻都带着。
  
      自己是个女人,一时间也不由看的呆了,徐氏暗暗啐了一口,见盼儿还不撂筷,赶忙提点了一句:“这松花蛋滋味儿虽美,却不能多吃,腌料里头的密陀僧吃多了对身子不好,每月吃个两三回便差不多了……”
  
      听到徐氏的话,盼儿抬了抬眼皮子,心中虽有些讶异,面上却丝毫未曾表露出来。
  
      她从来没有学过医术,但却听葛稚川曾经提过密陀僧这味药,他说密陀僧用的好了可以救人性命,但一旦过量,便会使人暴毙,凡事讲究过犹不及,这个道理盼儿还是懂的,不过徐氏竟会将密陀僧这味药说出来,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手里头握有荣安坊的铺子,这一年究竟赚了多少银子,盼儿心里也有数,对于松花蛋这种能让铺子的生意更上一层楼的好物儿,她自然不愿错过,更何况徐氏主动把此物送到她面前,说不定也是打着赚银钱的主意。
  
      盼儿也不是那种一毛不拔的性子,见了别人有好东西,便红着眼想要抢夺。
  
      她沉吟片刻,用手拄着下颚,嘴角勾起并不明显的弧度,那双大而圆亮的杏眼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妇人,问道:“先前我让柳氏做了桂花鸭,每日往荣安坊送十只,你若是想赚些银子的话,不如也按着柳氏一般,做出松花蛋来送到铺子里,赚得的银钱五五分成,可好?”
  
      盼儿救了磊子,也相当于救下了徐家的命根子,徐氏今日本就是为了送方子而来,一听夫人还要分她五成利,喜得满脸堆笑,冲着盼儿千恩万谢,什么好话都往外说。
  
      又在屋里呆了小半个时辰,徐氏这才走了,临走之前她告诉盼儿,说将松花蛋与嫩豆腐切成丁,加了佐料拌在一处,配米饭吃正好。
  
      盼儿让钱婆子做了一份,忍不住吃了一碗米饭,撑得肚皮略有些鼓胀,用茶水漱了漱口后,她走去偏屋,跟奶娘佘氏说了一嘴,抱着小宝往外走。
  
      盼儿还欠了獒犬两瓶灵泉水,这大狗一见着盼儿,就直接冲了过来,咧着嘴,哈喇子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尾巴摇个不停,那副讨好的德行简直不堪入目。
  
      将瓷瓶掏出来,倒了些灵泉水在獒犬的饭盆里,狗鼻子灵的很,一闻到那股充沛的灵气,獒犬喉咙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
  
      突然,野狼从窝棚里蹿出来,冲着那装了灵泉水的盆子舔了几口,直接将盆底儿都给舔的水亮,獒犬反应过来,低头一看,盆子里空空如也,连一滴泉水都没剩下,气的大狗嗷嗷直叫唤,那模样显得委屈极了,偏偏盼儿装作没看到,扭头抱着小宝往院外走。
  
      褚良白日里不是去上朝,就是去了城北大营,即使天气一日一日严寒起来,昨夜还零星飘了小雪,依旧忙碌不减。
  
      盼儿并不知道这人到底在忙些什么,朝堂上的事情她不懂,也不会插手,心里头琢磨了一会儿,便打定主意要去忠勇侯府一趟。
  
      先前石进回来,林氏给他生了个小石头,对于一个三十几岁的妇人而言,生个大胖儿子跟去鬼门关走一圈也没有多大差别,石进是个疼媳妇的,即使林氏早先给宁王当了妾,他也不在意,毕竟要不是林氏,他早就冻死在雪地里了,哪还有今日?
  
      跟周庄头说了一声,盼儿提了一壶南果梨酒,直接上了马车,身边只带了栾玉一人,便往忠勇侯府的方向赶去。
  
      林氏都已经好些日子没见着盼儿了,简直想得紧,一听到丫鬟的通报,顾不得别的,将小石头塞进石进怀里,直接迎了出来,因为刚生了孩子不久,林氏身子略有些丰盈,但却半点不显得笨拙,面颊红润光泽,黑发浓密,瞧着就跟二十七八似的,比起同辈的妇人年轻不知多少。
  
      一见着亲娘,盼儿眼眶微微发热,屋外头冷的很,她握着林氏的胳膊,发觉母亲穿的有些薄,也不敢在外头耽搁,赶忙走进正屋里,眼一扫便瞧见端坐在炕上的高大男人,蓄着短须,五官刚毅犹如刀刻,不是石进还有哪个?
  
      威名赫赫的忠勇侯,此刻怀里头抱了个穿着宝蓝色衣裳的孩子,这奶娃生的白胖,也不是个老实的,在男人怀里头的动个不停,一看到盼儿,便伸直的胳膊要抱,小模样当真是个稀罕人的。
  
      盼儿走上前,把孩子接到怀里头,小石头也不怕生,抱着盼儿的头脸就开始啃,糊了满脸的口水。
  
      一见着儿子跟她姐姐如此亲近,林氏满眼欣慰,她之所以拼死生下一个孩子,其中不乏有替石家留后的意思,但更多的却是为了给盼儿一个依靠,她呆在定北侯府,虽然褚家人口简单,但到底没有娘家人撑腰,一旦受了委屈,连个哭诉的地方都没有,现在也不知闹出了什么岔子,母女俩竟然都不能见面,害的林氏担惊受怕,等到见到女儿全须全尾,没出什么岔子,这才放了心。
  
      “今个儿怎么有空进京?难道是准备从十里坡搬回来了,京郊的确比城里冷上许多,即便有火炕,也不如这边舒坦。”
  
      盼儿在庄子里早就呆惯了,一时之间也不想回京城,石进知道母女两个有体己话儿要说,也不坐在这边碍眼,抱着儿子直接去了书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