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107章 不速之客

第107章 不速之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盼儿留宿在忠勇侯府,为了不让褚良担心,林氏便派了一个侍卫去废庄送信。
  
      可怜褚良冒着疾风骤雪,从城北大营里回了庄子,就是为了将香香软软的小媳妇抱在怀里,就算盼儿来了小日子,不能真正畅快一回,但跟媳妇在一起,总比在军营里面对那些糙汉强的多。
  
      哪想到刚刚回了小院儿,钱婆子端了茶上来,他喝了一口,四下瞅了一眼,没有发现那抹窈窕的身影,薄唇紧抿,声音低沉的问:
  
      “怎么不见夫人?”
  
      “夫人中午时去了忠勇侯府,也不知道何时才回来。”钱婆子一边说,一边用眼神偷偷瞟着将军,发现男人脸色略阴沉了几分,赶忙低下头去,也不敢多看。
  
      褚良心里憋着一股火,恨不得驾马冲到京城,直接将小媳妇给掳回来,眼见着天就要黑了,屋外还下着雪,山路难走,他实在是放心不下。
  
      正想着呢,屋外就来了一个侍卫,被带进屋里,先是冲着褚良行礼,口中道:“将军,夫人今夜宿在侯府,您不必担心。”
  
      听到侍卫的话,褚良脸色扭曲一下,很快又恢复如常,只可惜放在膝头的大掌紧紧握拳,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放松的意思。
  
      天色已晚,侍卫便留在废庄中过夜,厨房里的两个婆子活了这么多年,虽说厨艺没什么长进,却也不是傻的,自然不会触将军的霉头,一个个都缩在厨房里做活儿,轻易不敢与褚良打照面。
  
      房里的烛火熄了,褚良躺在床榻上,翻来覆去,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习惯了屋里的黑暗后,他隐隐能看清挂在木架上的外衫,这是小媳妇昨日才穿过的,还没来得及浆洗,房中带着一股淡淡的玫瑰香气,虽不浓,但却像一根羽毛似的,勾的褚良心里痒痒。
  
      一晃折腾了大半个时辰,男人心里越发焦躁,脑海中也不断浮现出盼儿那张脸。
  
      说起来,两人成亲都已经好几年了,他也不是那种不通人事的毛头小子,偏偏媳妇不在身边,他整颗心空落落的,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英挺的剑眉紧皱,褚良突然翻身下床,飞快的将衣服穿好,推门牵马离开了小院儿。
  
      男人往外走时,正在院子里乱窜的野狼跟獒犬也看见他了,两兽趴在干草堆上,抬了抬眼皮子,也没有动弹的意思。
  
      褚良翻身骑上了马背,长腿一夹马腹,零星雪花洒在肩头,很快就走远了。
  
      忠勇侯府显贵多年,侯府也是老早就修好的,冬日里睡在火炕上,里头走了烟道,热的很,盼儿身上只穿着薄薄的新绿色绸衣,露出雪白的胳膊跟嫩气的小腿,锦被盖住小腹,粉颊上热出几滴汗珠来。
  
      盼儿睡的昏昏沉沉,迷糊中总感觉自己被人盯着,睁眼时,突然发现面前多了一道黑影,她吓得一跳,就跟一盆冷水浇在头上似的,霎时间清醒了。
  
      刚想叫出来,柔软的唇瓣就被大掌捂住,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畔:
  
      “是我。”
  
      人在黑暗之中,感觉要比平时敏锐许多,盼儿听出了褚良的声音,立马停止了挣扎,她拉着男人的手往下扯,耳廓处酥酥麻麻的,还隐隐有些发痒。
  
      小女人的身子轻轻颤了一下,耳根那处的皮肉本就生的薄些,盼儿身上的痒痒肉又多,两人相处了这么长时日,这一点褚良自然是清楚的很。
  
      “别闹。”盼儿小声咕哝一句,这是忠勇侯府,而不是褚家,她身为林氏的女儿,来到此处却好比去人家做客一般,万万不能做出过分之事,再加上屋外还有守夜的丫鬟,一旦褚良闹出了太大的动静,要是被人听了去,她还哪有脸见人?
  
      “我没闹。”
  
      男人目光灼灼,瓮声瓮气的反驳了一句。
  
      突然将手放在了小媳妇的后颈处,从废庄一路赶来,即使褚良手中有令牌,能够随意进出城门,但外头寒凉的很,握着马缰的手早就冻的像冰,一碰到温热的皮肉,盼儿忍不住叫了一声,身子也颤巍巍的哆嗦着。
  
      褚良粗噶一笑,毫不客气的上了炕,将人搂在怀里,大掌隔着那件儿绸衣,直接覆上去。
  
      盼儿闷哼一声,原本透着粉霞的小脸儿,霎时间苍白如纸。
  
      女人在来小日子时,胸口总是闷闷涨涨的十分难受,那处不碰都疼的很,现在被褚良胳膊肘撞了一下,盼儿眼里含着泪花,忍不住哭出声来。
  
      高大的男人听到小媳妇低低的哭声,脑袋轰的一声,手上也不敢乱动,赶忙放开盼儿,大掌毫不留情的抽了自己两巴掌,压低了声音道:“媳妇,都是我不好,你别哭了成不成?你要是疼的厉害,我、我帮你揉揉?”
  
      听到这话,盼儿都被气笑了,一把推开男人的手,平躺在榻上,缓了一会。
  
      刚被撞到时,她疼的眼前一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不过疼痛来的快去的也快,此刻只是隐隐有些发麻。
  
      发觉小媳妇的呼吸声渐渐平复下来,褚良悬着的心放下来,直接倒在盼儿身边。
  
      男人虽然双手冰凉,但身子到底还有几分热乎气儿,再加上卧房中烧了火炕,盼儿稍微缓过来几分,又觉得有些燥热,拉着褚良的手,往男人怀里靠了靠,低垂眼帘,那模样比起平时柔顺略不知多少倍。
  
      “怎么想着进城来了?”
  
      褚良冷哼一声:“我媳妇都跑到了忠勇侯府,要是不快些过来,你这没心肝的指不定几天才能回到庄子里,就算不替我想一想,你连小宝都不顾了?还真是个狠心的!”
  
      盼儿眯着眼,懒洋洋的趴在男人胸口上,等到褚良身上的凉气儿散的差不多了,她也觉得有些腻歪,翻身面朝着墙,压低声音道:“我这才出来不到半日,没想到你心里头就生了这么多的怨气,若将军真嫌我顾不上小宝,不如把孩子一同接到忠勇侯府来,也能跟小石头做个伴……”
  
      耳中传来小媳妇娇气的咕哝声,褚良气的死死咬牙,要是真随了盼儿的心思,把小宝接过来,她是预备把自己一个人留在庄子?
  
      男人生的肩膀横阔,长臂结实有力,稍微一动,便将窈窕的细腰搂在怀里,好在他还记得盼儿来了葵水,只是压着她亲了几下,到底也没做的太过。
  
      有了小媳妇在怀,褚良睡的也十分安稳,等到第二天清早,鸡啼声响起来,男人陡然睁眼,黝黑双目中透出几分警惕,待看清了周围的环境以及怀里的人儿时,紧绷的身子才稍微放松几分。
  
      褚良没有吵醒盼儿,穿戴整齐后便直接从屋里退了出去,也没有惊动院里伺候的下人,毕竟小媳妇脸皮薄的很,他夜里头入了闺房之事,要是被侯府的奴才嚼舌根,盼儿怕是得冷上他好几日。
  
      一觉睡到了辰时过,盼儿被丫鬟叫醒,伺候洗漱后,盼儿刚想去找林氏,就听到两个小丫鬟躲在墙角,小声的嘀咕着。
  
      “许家的那位千金小姐,模样生的还真是娇美,怪不得能嫁给齐侍郎,他们夫妻站在一起,还真是一对璧人。”
  
      “我倒是觉得相府千金的五官比不上林姑娘,只是人家出身高,又会吟诗作对,这才逼的齐侍郎休了林姑娘,娶了她。”
  
      盼儿听了这话,心里头不免有些奇怪,忠勇侯府的奴才们,好端端的为何要提到许清灵,是吃饱了撑的?
  
      两个小丫鬟说完,转头便瞧见了盼儿,吓得脸色青白,顾不得院子里薄薄一层积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求饶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