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109章 金精石

第109章 金精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屋外的雪越下越大,盼儿冻的打了个哆嗦,也没跟葛神医多说什么,便直接回了屋里,心里头琢磨着该如何多赚些银钱。
  
      栾玉端了蜜茶过来,略有些烫手,吹了吹茶碗上浮起的热气,盼儿心不在焉的喝了一口,余光扫见栾玉戴在耳垂上的坠子,好像是用金精做成的,宝蓝中泛着点点金色,珠子滚圆,但色泽品相却不算太好,隐隐可以瞧见一丝裂纹,还有些不太明显的白斑。
  
      感受到盼儿的目光,栾玉走到女人身后,抬手轻轻的给她揉着肩膀,小声道:
  
      “奴婢的耳坠子是大哥带回来的,他昨日进了城里,碰到了从吐火罗来的行商,那商人听说咱们大业富饶繁盛,便带了一堆金精过来,只可惜他开采的金精矿不太好,即使采出来十几车的金精,弄出来的原石质地却不算上乘,只能拿了来做些坠子之类的小物件,不能磨碎了作画,要不然肯定能卖上一大笔银子,再加上他们商队里的师傅雕工又不是顶好,全都磨成滚圆的珠子,也没有别的什么花样,就这样生意能有起色才是怪事。”
  
      杏眼中划过一丝激动之色,盼儿手指轻轻颤了一下,好悬没把碗里的蜜茶洒出去,她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压制住心里的激动,轻声道:
  
      “你把耳坠子摘下来一只,借我瞧瞧。”
  
      金精虽然值钱,但耳坠子上只穿了一粒珠子,品相又不怎么好,栾玉不过是瞧着新鲜,这才准备戴上几日,既然夫人想看,她自然没有推辞的道理,伸手将耳坠子摘下来,放在木桌上。
  
      无意识的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瓣,盼儿冲着栾玉道:“口上有些发干,你去把妆匣的油膏拿来,我抹上些,省的待会被北风一吹,怕是都会裂出血口子来。”
  
      栾玉也是个麻利的,听到这话便掀开帘子出了屋,去主卧拿了用桂花汁子做出来的油膏。
  
      屋里只剩下盼儿一个人,她伸手从怀里掏出装着灵泉水的白瓷瓶,四下瞧瞧,确定周围没有伺候的丫鬟,这才把金精耳坠放在掌心,滴了一滴灵泉水。
  
      水润润的杏眸瞪大,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颗滚圆的珠子,原本金精珠子约莫能有指甲那么大,滴了灵泉水后,就如同缩水了一圈似的,立时小了几分,她手上也多了些灰褐色的杂质,仔细一看,发现金精石的青意更浓,之前上头的裂纹与白斑也消失不见,品相比起先前不知提升了多少。
  
      女人的呼吸不免急促了几分,盼儿紧紧攥住耳坠,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老天爷竟然也在帮她,还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
  
      像这种品相不高的金精,雕琢一番做了耳坠子,已经算好的了,若是再差些的,怕是连女子带的首饰都做不成。
  
      毕竟高门大户里头娇养着的小姐,一个个眼界都高的很,也不是没见过好东西,金精饰物虽然价格不菲,但吐火罗离着大业近的很,每年除了进贡给朝廷的上品之外,还是有不少行商带了些品相中上的金精过来,只要从荷包里讨了银子便能买到。
  
      要是品相再差的,带出去也是丢了自己的颜面,偏偏小门小户的姑娘只识得金银玛瑙等物,根本不认金精,这倒是苦了那吐火罗来的行商,好不容易挖出来的金精原石,怕是都砸在手里头了。
  
      栾玉手里头拿了粉白瓷的盒子,几步从屋外走了进来,盼儿将耳坠子还给她,屋里光线昏暗,栾玉也没细看,便没有发现金精珠子有何不同之处。
  
      接过瓷盒,盼儿掀开盖子,细腻指尖蘸了一点浅黄色的油膏,涂在略有些干涩的唇上,一股馥郁的桂花香气萦绕着,甜的很,毕竟这油膏本就是用桂花花瓣以及花蜜熬出来的,都能直接吃下肚,涂在嘴上也不显得油腻,反倒滋润的很。
  
      “栾英是在何处碰到的吐火罗的行商?”
  
      大概是屋里的火炕烧的太热,栾玉发现夫人的面颊比平日红了几分,甚至鼻尖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儿。
  
      “就在荣安坊附近的酒楼里,那吐火罗的行商跟咱们大业人生的不一样,用布巾子缠着脑袋,又蓄着大胡子,高鼻深目,脸上的褶子也不少,一群番人堵在酒楼门口,手上实在没有银子,连回吐火罗的盘缠都凑不够,自然显眼的很,他们还四处问人家买不买金精首饰,我哥瞧着他们可怜,便买了耳坠子给了我……”
  
      “你去把栾英叫来。”
  
      京城里最近出的乱子不少,褚良实在是放心不下小媳妇,就吩咐栾英时时在庄子里守着,此刻栾玉虽然想不明白夫人为什么要见他,不过主子的心思也不是她们这些做奴才的能揣测的,也没有多问什么,便直接出了门,去叫了人回来。
  
      从圆凳上站起身,盼儿心里不免有些懊恼,先前把银票都给了褚良,即使吐火罗行商手里的金精品质不高,但金精本身就值钱的很,即便质地不佳,也比普通物件儿贵上不少,她手里头剩下的银钱,怕是根本不够买的。
  
      心里这么想,女人加快脚步到了主卧,将装了珠宝首饰的檀木匣子给搬了出来,打开盖子一瞧,里头的宝石明晃晃的,刺得人眼睛生疼,盼儿以前穷惯了,如今虽然宽裕了不少,却也舍不得花大笔银子买鸽蛋那么大的鸡血石,龙眼大的珍珠。
  
      这些珠钗首饰全都是褚良送过来的,每一件品相跟做工都是上乘,盼儿也是个爱俏的,每天便换着样戴,对着铜镜仔细瞧上几眼,鲜嫩的就跟花骨朵一般,的确比素净时要好看几分。
  
      将檀木匣子抱在怀里,盼儿嫣红的小嘴紧抿,苦着脸,连连叹气。
  
      回到了堂屋,栾英栾玉兄妹两个已经站在前头等着了,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他二人赶忙行礼,栾玉走上前将匣子接过来,没想到沉手的很。
  
      盼儿也不卖关子,轻声道:“这里头都是我的首饰,栾英你拿了东西去当铺换了银钱,把吐火罗行商手里头带的金精石都给买回来。”
  
      听了这话,栾英登时就急了,忙道:“夫人不可!行商手里的金精石虽然不少,但品相实在太低了些,就算买回来也只是一堆废品……”
  
      “我心里有数。”
  
      “快去!”她忍不住催促了一声,虽然顶级的金精用处要多些,次品做成首饰销路都不太好,但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脑袋一热,想要将那些金精石都给买下,那她还怎么赚银子?
  
      扫见夫人满脸坚定,栾英心里明白,此事已经没了转圜的境地,暗暗叹息一声:“夫人,金精石要不了这么多银子,您先把匣子里的首饰挑拣一番,若是有喜欢的便留下。”
  
      “我都想留下。”有些不舍的咕哝了一句,盼儿把匣子掀开,将里头那只红宝石点翠步摇取出来,仔细瞧了瞧,又翻出一对翡翠镯子,这两样是褚良单独送给她的,还是得挑拣出来,否则依着男人小心眼的德行,怕是不会舒坦。
  
      心里头难受的很,盼儿最终还是将那股不舍强行压下去,冲着栾英摆手道:“别耽搁时辰了,那些金精石我全都要,万一你去的晚了,被别人买走可怎么办?”
  
      栾玉站在一旁,听到这话,暗想那种品相的金精石,根本不值几个银子,还大都是原石,处理好的首饰没几件,哪有人会做冤大头,把那种东西买走?
  
      盼儿可不管这兄妹两个到底是什么想法,她交待完了之后,便让钱婆子跟吴婆子两个收拾了一间不小的屋子,用来存放金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