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112章 有孕

第112章 有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伺候在赵王妃身边的丫鬟,都是王府的老人儿了,见着王妃脸色发青,额间有细密的汗珠冒出来,一个个吓得心惊肉跳,生怕主子有什么好歹,一旦王妃跟她肚子里的小世子出了半点差错,她们这些奴才怕是也保不住命了。
  
      鹅蛋脸的丫鬟提了热水,手里头拿着一个瓷罐,里头装着澄黄透明的枸杞蜜,这是将军夫人派人送来的,说是枸杞蜜的品相不错,滋阴补气,王妃身子瘦弱,又马上快要临盆了,不管有没有用处,喝些蜜水甜甜嘴儿也是好的。
  
      凝香把茶盏端到了赵王妃面前,轻声道:“主子,您虽然不愿意喝这些甜腻的,但总得养养身子,奴婢瞧着庄子里的枸杞蜜品相质地都是上乘,要不先喝些缓一缓……”
  
      先前在王府里,因为守门的侍卫刻意苛待,赵王妃已经近一个月都没有尝到荤腥了,每日只能吃些用盐水煮的白菜,有时候连米饭都吃不上,日子艰难的很,这么过了一个月,赵王妃也不再嫌这嫌那,有的吃便觉得不错了。
  
      至于蜂蜜,以前她不喜欢这股甜的腻人的味儿,但眼下已经算是不差的吃食了,十里坡到底不比京城,她也不好事事挑拣。
  
      心里这么想着,赵王妃伸手接过茶盏,掀开盖子吹了吹上头逸散的水汽,一股甜香在屋里弥散,香味不算太浓,却绵绵不绝,勾人的很,赵王妃以前虽然不爱喝蜜茶,却没觉得此物的味道这么好闻,等到茶汤没那么烫口了,她这才轻轻抿了一口,眼睛不由微微眯起来。
  
      随着蜜茶咽下肚,一股暖流在胃袋里逐渐化开,甜香味儿好似浸透了嗓子,却并不觉得腻歪,慢吞吞的喝完了一整碗蜜茶,女人原本蜡黄不带一丝血色的面颊,现在浮起了淡淡的红润,鹅蛋脸丫鬟还以为是屋里的火炕烧的太热,闷着主子了,刚准备将窗户推开透透气,便听到赵王妃道:
  
      “再冲一碗蜜茶,这股味儿还挺好的。”
  
      听到自家王妃的话,丫鬟愣了一下,之后赶忙重新舀了蜜,倒了水,眼见着逐渐化开的蜂蜜,鼻子里嗅着那股味儿,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奴婢听说将军夫人在京城里开了两家荣安坊,那铺子里头的腌菜滋味儿极好,不少高门大户都派了奴才早早的去店门口候着,若是去的晚了,像腌黄瓜、腌笋之类的吃食就被一扫而空,想买都买不着,不光腌菜,还有盐水鸭跟松花蛋等物也卖的不错,以前咱们在王府都没尝过这种吃食,真不知道将军夫人是怎么想出来的……”
  
      赵王妃不由诧异,指尖将散乱的鬓发绾在而后,懒洋洋的问道:“不过小小的腌菜而已,真有这么好吃?”
  
      “奴婢也没吃过啊,不过瞧着荣安坊的生意,好的出奇,想必还是有真材实料的,您若是想尝尝,奴婢便跟厨房里的婆子讨要一点……”
  
      赵王妃原本对吃食并不上心,只要对身子好即可,但被侍卫围了整整一个月,嘴里头淡的不行,现在一听到腌菜二字,嘴里不免有些犯馋。
  
      鹅蛋脸丫鬟在主子身边伺候的时间也不短了,是个知情知趣的性子,嘴上虽然没有多问,但却瞧出了赵王妃的心思。等到吃晚饭时,她将一小碟青翠欲滴,只有指节那么长的小黄瓜端到了桌上,配着淡粉剔透的胭脂米粥,菜色虽然清淡,却令人食指大动。
  
      端到赵王妃面前的腌菜与荣安坊铺子里头卖的还不相同,赵婆子先前弄出了一种料粉,加在卤水中香气扑鼻,口味的确与添了灵泉水的腌菜差不了多少,但那种灵气却是无法比拟的,以至于荣安坊现在卖的吃食,味道虽佳,但滋补养身的作用却不如以往。
  
      但厨房里头的腌菜却不同,这是盼儿闲暇时自己弄出来的,虽然不多,但熬制卤汤时却多加了几滴泉水。
  
      身子康健的人吃着腌菜怕是还觉不出什么来,但像赵王妃这种有些亏损的孕妇,吃了肚后只觉得浑身精力充沛,来到废庄之前,她小腹都隐隐有些胀痛,却又不敢跟别人说,就连贴身伺候的两个丫鬟都不知道。
  
      毕竟肚子里怀的可是赵王唯一的骨血,一旦腹中胎儿保不住了,可不仅仅是小产那么简单。
  
      赵王妃每日过的心惊胆战,没想到才来废庄一天,吃饱喝足后,腹中那股难受的感觉尽数消失,让她心中又惊又喜,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以后每顿都讨些腌菜过来,我记得箱笼里头还有一只翡翠镯子,明个儿提醒我拿给将军夫人,毕竟在人家府上唠扰,总不好白吃白住。”
  
      赵王妃吃了腌菜赞不绝口,这一点盼儿并不清楚,她现在琢磨着再开一块地,用来种刺葫芦。
  
      刺葫芦可是难得的好东西,能醒酒止渴、化痰解毒、还能治肾虚、遗精,最关键的是,刺葫芦的味道酸甜可口,每年三月末就能吃到果,一般都长在向阳的山坡上,前几日化雪后,周庄头跟老齐又上山了一趟,发现后山的刺葫芦树都已经开花了,这便动了移栽的心思。
  
      去年盼儿搬到庄子里时,费尽心思想要栽种些果树,别让庄子里空下,哪想到废庄的空地实在太多,即使从南边买回来的树苗全都种活了,如今也还有不少荒着的田地,长满了杂草。
  
      不少佃户家里头养了牛羊,时不时在空地上放一放,也没把草皮子给啃干净。
  
      盼儿是个抠门的性子,即使她成了将军夫人,手里头有了不少私房钱,仍恨不得将一文钱掰成两文花,周庄头一跟她提了刺葫芦的事儿,盼儿立刻就应下了,根本没带犹豫的。
  
      刺葫芦虽然不是娇气的,却必须得长在向阳的地界,周庄头带了一帮佃户上了山,直接把山上刺葫芦树给抛了出来,直接分了株,种在挑好的地方。
  
      在种下去之前,这些树苗全都放在佃户家里头,盼儿心里头痒痒的很,碍于身份也不可能跑到他们家里头去瞧,等到刺葫芦全都种下之后,因为后山长的都是小树,分株之后大概伤了根,种在地里头都蔫蔫巴巴的。
  
      想想刺葫芦酸甜的滋味儿,盼儿蹲在树苗边上,伸手怜惜的摸了摸上头发软的叶片,每棵树苗都滴了一滴灵泉水,一点也不吝惜,要是葛老头瞧见盼儿将灵泉水浪费在刺葫芦上头,怕是得气出个好歹。
  
      冬天庄子里都是雪,獒犬跟野狼也不爱出去疯闹了,就呆在窝棚里头,毕竟院子里头忒冷了,即使它们生了一身厚毛,也挨不住那股凉气儿。
  
      一个冬天过去,两只野兽都肥实了一圈,先前怀了崽儿的懒猴也快生了。
  
      栾玉在屋里头给懒猴做了个窝,用的都是小宝穿剩下的旧衣裳,又添了些松软干燥的棉花,懒猴真不愧那个懒字,随着肚子越来越大,它连动弹一下都不愿意,每日就捧着杏仁瓜子之类的东西,还时不时的偷喝些枸杞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