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115章 周庄头买牛

第115章 周庄头买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盼儿跟褚良在屋里正说着话,便见着栾玉脚步匆匆的走进来,急声道:
  
      “夫人,赵王妃发动了!”
  
      赵王妃肚子里怀的可是龙子龙孙,现在又呆在废庄里,自然不能生出半点儿差错。
  
      盼儿站起身子,皱眉问:“稳婆跟葛神医可去了?”
  
      “稳婆先到的,葛神医也派人去叫了。”
  
      对于葛神医的医术,盼儿还是放心的,再加上赵王妃的身子骨不算弱,即使先前在王府里被苛待了一个月,但这些日子废庄好吃好喝的供着,约莫也养的差不多了。
  
      心里这么想,盼儿还是有些慌,褚良一把握住小媳妇冰凉的手,沉声安抚道:“要生的又不是你,赵王妃只是个外人罢了,又何必操心?”
  
      白了这人一眼,盼儿忍不住嘟囔道:“当初是你把人接过来的,现在赵王妃一旦有什么三长两短,咱们家就算跳进黄河也洗涮不清……”
  
      别看赵王如今被圣人派去守皇陵,实际上手中仍握着不少的兵权,再加上赵王的封地在蜀地,那处物产丰饶,人强马壮,这些年下来也积攒了不少的资本,当今圣上痴迷丹药,照这个势头下去,没过几年皇位就得换人来做了。
  
      把手抽出来,盼儿也不看褚良,转身走进了里间,将装满烟油的鼻烟壶找了出来,掀开盖子,闻到里头那股呛辣的味道,忍不住咳嗽几声,明明先前已经习惯了这股味道,不至于造成这么大的刺激,偏偏由于有孕断了一个月的灵泉水,如今嗅觉十分敏感,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噗噗往下掉,没多久便接满了一瓷瓶的灵泉水。
  
      帘子突然被掀开,盼儿唬了一跳,手上一抖,差不点没将瓷瓶扔出来。
  
      褚良阴沉着脸,大阔步走到女人身前,心情变得越发压抑。
  
      “都说了赵王妃不重要,你又何必非得折腾自己?”恨铁不成钢的说了一句,等对上小媳妇那双水润润的杏眸时,责备的话全都被吞进了肚子里,只剩下浓而不散的心疼。
  
      将小媳妇抱在怀里,炙热的薄唇一下一下亲着粉润的颊边,褚良大概是气着了,突然在鼻尖狠狠咬了一口,盼儿疼的惊叫一声,双眼含着泪花,唇瓣轻轻颤抖,却又嗫嚅着不敢多说什么,小模样瞧着可怜极了。
  
      褚良尤不解恨,又将人拉到怀里,隐含威胁道:“要是还有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
  
      “哪还有下次?”盼儿咕哝一声,推搡着褚良的结实坚硬的胸口:“快让人把灵泉水送过去……”
  
      漆黑鹰眸中含着煞气,狠狠瞪了小脸酡红的女人一眼,褚良将人按在凳子上,这才将栾玉叫过来,把瓷瓶交给她,吩咐道:“这里头装着救命的灵药,交到葛稚川手上,他自然清楚什么时候用。”
  
      栾玉乃是定北侯府训练的死士,对褚良的忠心甚至多过于对盼儿的,此刻自然没有半点儿违拗的心思,扭头便从院中离开了。
  
      产房中。
  
      赵王妃只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她虽然清楚女子生产时十分辛苦,却没料到折磨竟会严重到这种地步,浑身上下都疼的很,死死咬住嘴里头的帕子,她仍在用劲,可孩子却偏不出来。
  
      稳婆今年都快五十了,接生过不知多少孩子,一看到赵王妃这模样,知道胎儿没有什么问题,就是这位夫人养的太娇气了,受不得疼也使不上力,才会将孩子卡在宫口,怎么都生不下来。
  
      “夫人,加把劲儿,您总得忍过这一关。”
  
      赵王妃也清楚这个道理,满口银牙都快被咬碎了,鹅蛋脸丫鬟一边给她擦着汗,一边盯着稳婆,生怕出了什么岔子。
  
      “瞧见头了!”
  
      头出来了估摸着就快了,赵王妃心里一松,使尽了吃奶的力气,终于将孩子生了下来,稳婆麻溜利索的剪短脐带,瞧清楚是个带把的,刚想开口,却见到赵王妃下.身血流不止,将身下的褥子都给染得通红。
  
      屋里的丫鬟也发觉了,一个个全都慌了,毕竟赵王妃是她们的主子,若是真出了什么事,当奴才的怕是也讨不了好。
  
      鹅蛋脸丫鬟知道守在外间的葛神医医术高明,深一脚浅一脚的从屋里跑出去,扑通一声跪倒在老头儿面前,哭天抹泪道:“大夫,求求您救救我家主子吧,她血崩……”
  
      葛老头可没那么多耐心法,一听屋里出事了,也顾不得男女有别,直接闯进了产房里头,取出金针扎在赵王妃身上的几处大血,将血先给止了,这才掰开她的嘴,喂了一粒药丸。
  
      这药丸是葛稚川先前用灵泉水弄出来的,关键时刻能用来救命,原本赵王妃因为失血过多十分苍白,脸上都泛起了死气,吃了药丸之后,竟然神奇的好转许多。
  
      屋里的丫鬟又惊又喜,跪在地上抹眼泪,葛稚川给赵王妃把了把脉,确定不会有什么大碍了,这才握着一瓶灵泉水,喜滋滋的回了自己的小院儿。
  
      得知赵王妃母子均安的消息,盼儿委实松了一口气,也不必再为她费心了。
  
      怀孕的女子本就娇贵,应该多喝点汤汤水水的补身子,盼儿虽然有孕吐的症状,却只是不喜红肉,如今恰逢河水开化不久,水里的鲢鱼鲤鱼都肥美的很,庄子里的年纪稍大的老人有去河边钓鱼的,钱婆子便买上一条,放在砂锅里炖着,加上一块嫩豆腐,里头再放上些酸菜,出锅时酸香可口,一点也尝不出那股鱼腥味儿,盼儿还能多吃上点。
  
      最近圣上也不知道抽哪门子的风,竟然下旨派了褚良去京外剿匪,那些悍匪的山头离京城不远,这些年过路的行商若非兵强马壮,都给被刮上一笔,好在他们自诩做的是长久生意,只求财不要命,给上一成就将人都给放了,以至于这么多年都没人收拾这帮匪类。
  
      褚良带着城北大营的军汉出了京,盼儿却只能留在庄子里养胎,好在庄子里头也没什么烦心事,她的小日子过的十分舒坦。
  
      *
  
      *
  
      万氏怀里头抱着大妮,手里提着一个酒坛子往废庄走,坛子里面装的可不是酒,而是她弟妹弄出来的酱料。
  
      万氏的弟妹罗氏并非京城人士,而是从越地过来的,越地的吃食种类繁多,比起蜀地也不遑多让,罗氏嫁到了万家,做的菜色虽然清淡,但手艺却是一等一的好,还能弄出滋味鲜香的酱料。
  
      先前周庄头帮了万氏母女一回,今日正好得空了,便提着蜜酱上门道谢。
  
      周庄头住的院子就在废庄大门口,将一走近就能瞧见,否则那夜也不会听到响动,直接出了门子。
  
      如今正是农忙的季节,万氏在篱笆院外头喊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应,还是邻居家的小媳妇出来了,好心提点道:“周庄头这时候应该在田里头,你顺着路边一直往前走就能看见了。”
  
      听了这话,万氏赶忙道谢,按着那妇人的话一路往前,走了大概一刻钟功夫,便瞧见一群汉子在田里头忙活,明明天气还不算很热,但因为做活累的紧,出了一身热汗,把身上的衣裳都给打湿了。
  
      稻田里头都是庄稼汉,万氏一个妇道人家也不敢盯着他们细看,只能在边上候着。
  
      倒是干活的男人们眼尖儿,瞧见了一副生面孔,便拍了下周庄头的肩膀,问:“庄头,你看看那站在树下的小媳妇是哪家的,模样长得挺秀气,但以前好像没见过啊?”
  
      顺着这人的视线往远处看,周庄头一眼就认出了万氏,发现女人怀里抱着大妮,老老实实的站在田垄边上,他开口道:
  
      “来找我的,你们先忙活着,我去去就来。”
  
      说完,周庄头在佃户们的嘘声中走到了道边,冲着万氏问:
  
      “你怎么来了,还带着孩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