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119章 厨子

第119章 厨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昨夜镇抚司的人大张旗鼓的抓刺客,京里京外搜寻了一夜,连个刺客的毛都没抓住。
  
      陛下这些年一直服食红丸,身子骨本就不算康健,昨日被人在胸口戳了个窟窿,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止住血,只可惜气息微弱,太医院的太医不知费了多大的功夫,才明德帝保住了这条命。
  
      养心殿。
  
      殿中十分安静,针落可闻,一股浓郁的药味儿弥散在空气中,熏得人脑袋发晕。
  
      姿容艳丽的女人走进殿中,守门的宫人赶忙福了福身,恭敬道:“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瞿皇后摆了摆手,并没有吭声。
  
      香云底的绣鞋踩在地上,只发出轻微的声响,她走到床边,看着那个形容枯槁的男人,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就这样的男人也配废了她?也配坐在龙椅上?
  
      “陛下。”
  
      听到女人柔美的声音,明德帝眼皮子轻轻颤动一下,缓缓睁开,待看清楚面前的人时,突然皱眉,沙哑的声音中带着厌恶:“养心殿不是皇后该来的地方,退下吧。”
  
      娇艳的红唇微微勾起,瞿皇后弯下腰,轻轻道:“臣妾只是放心不下您,过来瞧上一眼。”
  
      边说着,瞿皇后便坐在了床榻边上,眼见着明德帝嘴唇干裂起皮,有血丝缓缓溢出来,她眼神一闪,面上满布心疼之色。
  
      “瞧瞧陛下都成什么样了,先喝点水润润喉。”
  
      倒了一碗温水,瞿皇后取了软枕让气若游丝的明德帝靠在背后,碗沿贴着男人的嘴唇,稍微倾斜,水就灌了进去,顺着满布胡茬的下颚流了出来。
  
      “哎呀!”
  
      瞿皇后低呼一声,从怀里掏出锦帕,轻轻擦了擦明德帝的唇角,凤眼扫见月华色帕子上沾的血痕,女人并没有吭声,给陛下掖了掖被角,这才离开了养心殿。
  
      走出殿门之后,瞿皇后的脚步加快,手里的帕子被她紧紧攥着,被捏的皱成一团,就跟小儿的尿褯子似的。
  
      锦帕上嗅着翠竹图纹,并不是瞿皇后经常用的式样,而是昨夜入宫的刺客交给她的,说锦帕上涂满了剧毒,只要沾了人血,七日之内就会毙命。
  
      明德帝不是要废后吗?只要他死了,就没有对瞿家下手的机会了。
  
      至亲至疏夫妻,天家更是如此。
  
      *
  
      *
  
      废庄的蔬菜头一天拿到京城里摆摊卖,大部分都被那个叫陈福的厨子给买走了。说起来,多宝楼在京里头也开了十几年,是家老馆子了,只可惜以前的掌柜是个短命的,没活到四十,两腿一蹬就送了命,陈家老大捡了便宜,跟媳妇接手了多宝楼,直接将自己的侄儿打发到了后厨,生怕抢了他们夫妻两个的银钱。
  
      也亏得陈福心宽体胖,手艺好,又不愿意跟这起子阴损小人计较,多宝楼的生意才没受影响。
  
      不过他那婶子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因为后厨的花费一日赛过一日,她心里头怀疑是陈福私底下昧了银子,也不想想京城里柴米油盐多金贵,整日里正事儿不干,天天就知道去找陈福的麻烦。
  
      前几日陈福跟老板娘争执了一通,老板娘抢了后厨买菜的差事,上午送了一些蔫巴巴的烂菜帮子到了后厨。
  
      陈福见状,气的好悬被厥过去,他爹当年还在世时,多宝楼用的食材是京城里头一份的,就因为陈家手艺好,分量足,才在京城中站稳了脚跟,要是那这些烂糟糟的东西做菜,这不是将多宝楼的招牌都给毁了吗?
  
      心里头再是着急上火,陈福也没地儿说理去,眼见着客人就要点菜了,他揣了银子风风火火的上街,发现街上但凡品相好些的青菜都被人买光了,也就废庄的东西因为价格贵了些,还剩下不少。
  
      陈福大喜,也顾不上花多少银子,痛快地全给买下来,哪想到因为这事儿,他婶娘在大伯那里闹翻了天,非说陈福跟外人串通一气,刻意在贪多宝楼的银子。
  
      他大伯也是个混的,否则不能这么对待自己的亲侄儿,一听这话,也不管陈福买回来的青菜品相多好,气的连扇了陈福两个耳光,要把人从多宝楼的赶出去。
  
      好在楼里头的老伙计一起求情,这才没让陈福流落街头。
  
      说起来,昨日多宝楼的生意比起先前好了不少,毕竟陈福的手艺在京里头也算是顶尖的,再加上废庄里长出来的菜蔬,即使没被灵泉水浇灌,但地里却浸润着灵气,以至于青菜长得特别好,滋味儿绝佳。
  
      多宝楼的常客一个两个都是嘴刁的老饕,一吃着今日的青菜,就觉出不同来,这帮人也不知道客气二字为何物,连着点了好几盘青菜,晌午吃过,晚上又来了一回,吃饱喝足之后,才心满意足的从楼里离开。
  
      多宝楼里发生的事,废庄的人自然是不清楚的,第二日他们再在原来的地方摆摊时,昨个儿买了一捆韭菜的小媳妇又来了,嘴里头不停念叨着:
  
      “你们的青菜吃着还真不错,我家祖母年纪大了,嘴里头苦巴巴的,吃什么都没滋没味儿,哪知道拿了那捆韭菜包了饺子,她老人家直说这股味儿香,吃了足足一盘子,要不是怕她撑坏了胃,怕是还能再吃不少。”
  
      小媳妇的嗓门不小,摆摊的位置又在主街上,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一听到女人的话,周围的百姓纷纷驻足,盯着箩筐里的青菜,种类不算多,但却新鲜的很,凑近了都能闻到那股菜香味儿。
  
      “你这怎么卖的?”
  
      今个儿是柳高过来,他蹲在地上,呲着一口白牙,笑呵呵道:“五文钱一捆,不能乱翻。”
  
      “五文钱?后生,你这东西卖的也不便宜啊?”
  
      “可不是,还真是个黑心肠的……”
  
      买过废庄青菜的小媳妇可不管这些人怎么说,每样青菜都拿了不少,放在篮子里头,给了钱,这才喜滋滋的从摊子前离开。
  
      因为昨天摆过一日,倒是有不少人觉出来废庄的青菜,特地跑到摊子前头守着,挨种买上一些。
  
      “你们是日日都来主街摆摊?”
  
      “每天都来,你们也不必买太多,等到明日还有新的。”手里头抓着嫩绿色的菜叶,柳高咂巴咂巴嘴:“要说这蕃薯藤,也不必怎么捯饬,煮汤的时候放里头一点,要不然就直接加了盐清炒,滋味儿好的很。”
  
      “你快别夸了,就点蕃薯藤,也不是什么值钱东西,一捆竟然还要五文钱,真是……”
  
      柳高不吭气,手里头拿着一个还温乎的茶叶蛋,剥了壳,看到上头被酱汁浸润出来的网状纹路,男人张大嘴,咬了一口,也不怕噎着。
  
      隔壁有个卖烤红薯的摊子,问:“你这茶叶蛋个头儿也忒大了些。”
  
      “这不是鸡蛋,是锦鸡蛋,我们庄子里头养了不少,每天都能下挺多蛋。”
  
      一晃眼,筐里的青菜卖出了不少,柳高腰间挂着的钱袋子也鼓鼓囊囊的,虽然零碎的都是铜板,但蚊子再小也肉,有总比没有好。
  
      废庄的人摆摊的地方正好背阴,大晌午的日头打下来,也不觉得有多热。
  
      柳高吃了一个菜叶蛋,还没吃够,又从怀里头摸出了一个,没等着剥皮呢,就看着前头有个白胖的年轻男人,眼珠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他手里头的东西,咽了咽唾沫,那模样像是馋坏了。
  
      “诶,你不是昨天来买菜的那个厨子吗?”
  
      庄子里的小媳妇认出了陈福,直接问了一嘴。
  
      陈福一边点头,一边伸手揉着自己那张白胖的脸,道:“茶叶蛋卖我一个呗。”
  
      这次出门就是为了赚银子,面前的厨子可能是个大主顾,柳高也痛快的很,直接将茶叶蛋扔了过去,陈福慌慌张张的接住了,闻着这股味儿,口中直道:“香、真香,你们这熬卤汤的酱油肯定不一般,虽然茶叶可能是陈茶,但这样才够味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