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120章 陈家酒楼

第120章 陈家酒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废庄里养鸭子的庄户不少,厨房里也准备了开了背的带骨鸭,倒让陈福省了些功夫,不必亲自动手宰鸭子了。
  
      婆子们常年给李顺打下手,动作麻利的很,不多时就将陈福要的食材全都给准备好了,只见男人白胖的手捏着鸭子,蘸着姜蒜盐水,一遍遍的往鸭皮上涂抹,之后鸭腹朝上,扣在了海碗里。
  
      只瞧着陈福的动作,李顺就知道这新来的厨子是有两把刷子的,否则八宝鸭上锅之前的工序要是没处理好,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做出的味道就全都不对了。
  
      此刻陈福已经将猪油炒热,加了干贝丁、鸡丁等物,用大火翻炒着,因为里头添了不少洋糖,煸炒时一股甜香便渗了出来,陈福一张脸被灶火烤的通红,但眼中却满是陶醉,他就说废庄的食材好,原以为只有青菜长的不错,哪想到就连鸡鸭的品质也远胜过别的,要是能留在庄子里,那日子连神仙都不换。
  
      只稍微想一想,陈福都不由口水泛滥,好在他做八宝鸭已经有些年头了,十分熟稔,也不会出什么纰漏,等到将鸭子用油纸包上,放在蒸笼里头,陈福这才抹了把脸。
  
      那厢李顺炖的鸽子汤也差不多了,这鸽子汤是专门给老爷子补身体的,调料加的少,几乎只能吃到食材的本味,却十分鲜香可口。
  
      陈福抽了抽鼻子,一步一步挨到李顺身边,看着他手里头拿着的刺葫芦,期期艾艾道:“匀我一点儿呗。”
  
      庄子里的刺葫芦树种了一片,比起黑珍珠来也不算稀罕,吃的人自然就多了些。
  
      像李顺陈福这种爱做菜的厨子,本就是嘴馋的,否则也不能养出来这么一身厚实的油膘。
  
      把碗往前一推,李顺哼哼道:“庄子里的果儿结的比外头好多了,像是这刺葫芦,我就没见过这么大粒的。”
  
      陈福根本没注意到李顺到底在说什么,白胖的爪子往碗里一伸,就捞去了一大把。
  
      眼见着红艳艳的刺葫芦就剩下个碗底了,李顺气的两眼翻白,暗骂陈福是个能吃的呆货。
  
      往嘴里头塞了一粒刺葫芦,舌根儿一抿,纤薄的果皮立刻就裂了条口子,充沛的果汁满嘴都是,陈福尝着那股香甜味儿,一会儿一粒,吃的倒是欢实的很。
  
      李顺让人将熬好的鸽子汤给老侯爷送过去,这档口八宝鸭也蒸出了香味儿,那股味道好像羽毛似的,轻轻在胸口处划了一下,勾的人心痒难耐,偏偏又尝不着,还真是磨人的很。
  
      “你做这八宝鸭是不是有秘方啊?我闻着这股味儿有点不一样,先前你在鸭腹里赛的香料,怕不止是我们庄子里的吧。”
  
      听到这话,陈福没吭气,只呵呵傻乐。
  
      李顺白了他一眼,也没准备问下去,毕竟每个厨子都有自己的菜谱跟秘方,陈福有,他也有,这种事情问多了实在讨嫌的很,也不必开这个口。
  
      等到八宝鸭蒸熟,陈福将油纸撕开,那股肉香味更是浓郁,要说这鸭子虽生了一身白肉,吃起来却不像是鸡鹅那么寡味,本身就带着一股腥香,要是处理的好,自然是锦上添花,一旦处理不好,腥味儿就压不住了,哪能吃出好来?
  
      陈福用蒸鸭子的原卤调了虾仁跟青豆,直接浇在了皮子金红的八宝鸭上头,钱婆子眼见菜出锅了,走上前问了一句:“老婆子把八宝鸭端到主卧了?”
  
      “那就麻烦钱姨了。”
  
      一边说着,陈福一边用白帕子擦着头脸上的汗,按说人胖也没什么不好,就是这身子骨比起普通人要虚了不少,再加上厨房里头十分闷热,呆的时间稍微长了,就容易弄出一身的热汗。
  
      钱婆子将大海碗端到了主卧,刚一进门,盼儿就闻到了那股香味儿,挺直了腰肢坐在凳子上,轻声道:
  
      “可是八宝鸭做好了?”
  
      “正是这个,老奴闻着都觉得不错,夫人快尝一尝,今日柳高他们还真是捡了个宝回来。”
  
      八宝鸭是只整鸭,不太容易入口,好在蒸的时间不短,肉烂骨酥,筷子一伸就能加下一块,蘸了点卤汁,盼儿咬了一口,却忘了这鸭子是刚出锅的,烫的嘴唇发麻,她对着鸭肉连连吹气,等到没那么烫嘴了,才一口吃下。
  
      陈福的手艺当真不差,这八宝鸭闻着香,吃着也香,比起她早先在多宝楼里吃过的,更是强上不止一筹。
  
      心里头边思索着,盼儿嘴上也没闲着,自打孕吐停了后,她的胃口见长,明明腰上已经有了不少的软肉,偏偏一见到这些吃食,肚子里馋虫就再也管不住了,让她可劲儿的吃着也不停嘴。
  
      钱婆子怕主子吃撑了,就煮了山楂水,琢磨着待会让夫人喝上些,也好消化消化。
  
      好在盼儿还算有克制,吃的并不很多,就让钱婆子端下去,道:
  
      “晚上热热接着吃,省的浪费了。”
  
      明明手里头的银钱多不胜数,盼儿这精打细算的抠门性子还没有扭过来,毕竟她上辈子可是活活冻死饿死的,最是见不得糟践东西,这才说了一嘴。
  
      陈福做的菜让盼儿很是满意,自然就能留在废庄里了。
  
      夜里褚良摸黑回来,上了炕就一把将小媳妇抱在怀里,手臂紧的像铁箍似的,差不点勒着盼儿。
  
      “快松开点,晚上吃多了。”
  
      听到小媳妇这话,男人又粗又硬的大掌顺着衣摆探了进去,覆盖在了微微凸起的小腹上,鹰眸略瞪大了几分,粗噶道:“怎么吃的这么多?”
  
      盼儿忍不住哼哼一声:“吃的多了,咱们将军就舍不得了?”
  
      “我没这个意思……”
  
      “我看你就是这么想的,最近我肥硕了不少,你就算嘴里不说,心里头肯定也是嫌弃的,琢磨着找几个年纪轻轻,身条纤细的小姑娘……”
  
      听着小媳妇嘴里头一连串的胡话,褚良都不知道该如何辩解好了,他紧紧将人搂在怀里,两手撑在床板上,声音沙哑道:“我这辈子就对你一个人犯馋,不管你是胖是瘦,都好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