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122章 佛跳墙

第122章 佛跳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哎呦!这是什么味儿啊,怎么这么香?”
  
      “我以前去过对面的多宝楼,也没觉得楼里头的厨子有这份手艺,没想到这新开的陈家酒楼,不显山不露水的,竟然还是个厉害人物儿……”
  
      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在盼儿往装了佛跳墙的酒坛子里滴了灵泉水后,因为她手抖了一下,滴的灵泉水比平时更多了些,不止汤味儿香极了,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灵气,若是有人喝了这么一锅佛跳墙,对身子骨也能有不少的好处。
  
      只可惜佛跳墙只能装在酒坛子里,拢共也没有多少,就算每份装上一小碗,这么一坛子也不过十几碗的分量,再加上炖煮佛跳墙所需的食材都不普通,其中大部分是从废庄里弄出来的,不过类似于鲍鱼,干贝之类的海鲜,则就必须在外采买,价钱自然水涨船高。
  
      好在陈福以前是多宝楼的厨子,京里头哪个行商手里头有上好的海货,都瞒不过这个白白胖胖的厨子。
  
      两个小二将酒坛子放在了灶台上,盼儿站在门口,眼见着陈福风风火火的从大堂走出来,因为太过心急,他不止步子迈的快,甚至也因为心中惶急没看到盼儿,走到炉子前头,他看着火候,以免这一锅熬煮了好几个时辰汤水就这么毁了。
  
      酒坛子搬到外头,即使盖子被红布封的严实的很,还是有一缕香气轻轻溢了出来。
  
      围在陈家酒楼门口的人越来越多,无论高矮胖瘦男女老少,这些人一个个的眼神都紧紧盯着那分量不小的酒坛子,盼儿甚至还听到了有人吞咽唾沫的声音。
  
      她就说陈福的手艺好,废庄的食材也远远胜过多宝楼,再加上神奇的灵泉水,酒楼怎会没有客人?
  
      有个中年男人走上前,这人穿着一身绸缎衣裳,面貌斯文儒雅,估摸着是个乡绅,直接走到了酒楼门口,在看到盼儿时,眼中露出一丝惊艳,略拱了拱手,才问:“楼内可否用饭?”
  
      “自然是能的。”盼儿微微一笑,只觉得这男人瞧着顺眼的很,毕竟他照顾了自家生意,而不像那些鼠目寸光的人,为了那些不值一提的蝇头小利,全都涌到了多宝楼里头。
  
      其实盼儿这么想也不对,京里头家中富余的人虽然不少,但高门大户却只占了十中之一,不可能所有人都不知道俭省,整日挥金如土的花手头的银子,大多数人心里头都有一杆秤,今个儿正赶上多宝楼能吃白食,不用掏出银钱,再加上多宝楼以往在京中的评价不错,自然都去了对面,如此一来,因为陈家酒楼炖着佛跳墙香气浓郁而来的客人,少些也是正常。
  
      即便心里明白这个道理,但到底也还是动了真火的。
  
      一双美眸紧盯着对面多宝楼的招牌,盼儿哼哼了一声,转身直接去了二楼的雅间,雅间中放了不少文人墨客的字画,修缮的也十分素雅,并不是那种金碧辉煌的模样。
  
      推开窗扇,盼儿靠在窗台边上,手里头捧着只瓷碗,里面盛放着乌漆漆的酸梅汤,不冷也不热,她小口喝着,娇美细致的面庞在日头的照射下,就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又嫩又滑,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站在楼下的那些百姓也不是瞎子,自然能看见二楼雅间里的美人儿,冲着女人指指点点,大多都是夸赞盼儿容貌的,极少有人会说什么难听的,毕竟盼儿的容貌不俗,在人堆里头,就跟鹤立鸡群的那只鹤一样,看不见她才是怪事。
  
      人生的好也是一种本事,别人羡慕也羡慕不来。
  
      有几个小媳妇看着自家男人盯着盼儿,登时变了脸色,狠狠的在夫君胳膊上拧了几下,等到男人伏低做小百般讨好之后,神色才缓和了几分。
  
      佛跳墙在酒楼门口足足炖了小半个时辰,这段时间围在此处的百姓不止没少,甚至还多了许多,陈福用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约莫着时间差不多了,便用筷子挑开了红布,掀开盖子后,鲜香味儿顿时争先恐后的往外涌。
  
      不少人闻到这股味道时,面上神情都变得痴迷陶醉起来,就连陈福自己也有些奇怪,明明以前他也做了好几回佛跳墙,偏偏都没有这回弄得好,难道是自己手艺见长?
  
      心里头摸不清楚怎么回事,陈福自己也不乐意计较,毕竟他性子简单,整日里除了吃,就是做饭,能把这两件事儿弄明白,已经算不得什么易事了,脑袋里哪里还能装下别的?
  
      这小半个时辰内,已经有不少人受不住佛跳墙的诱惑,放弃了对面的多宝楼,扭头走到了陈家酒楼内,因为佛跳墙还没有做好,呆在大堂中的客人们闻着那股香味,肚子忍不住咕噜咕噜直叫唤。
  
      屋里头坐的人大部分都是荣安坊的常客,还有不少互相认识的,这一见面便互相问候起来了。
  
      “王先生,您今日不是在家歇息吗?怎么来到陈家酒楼了?”
  
      “早先听赵掌柜说了一嘴,陈家酒楼里卖的东西跟荣安坊一模一样,以前每次去荣安坊中买腌黄瓜时,十次有五次都买不着,也不知道这里有是没有。”
  
      蓄着短须的汉子煞有其事的点头:“要我说,荣安坊就不该只开两家铺面,京里头的人这么多,就算开个四五家,也能消化的了,现在为了抢到腌菜,非得天不亮就到铺子门口排队,否则再过一两个时辰,到了上午,剩下的都是一些糕点之类的东西,甜的很,虽然不腻,但我一个大老爷们,吃那个未免也有些不妥。”
  
      这男人面相生的十分英武,身材高大近乎八尺,说胡话的本事也不小,先前她媳妇去荣安坊里头买了茶香糕,其中大半都被这人吃进肚里,现在竟然还能煞有其事的贬低糕点,脸皮怕是都要比城墙厚实了。
  
      大堂中的小二走到桌前,满脸带笑问:“佛跳墙是最后的汤品,几位可要先点些小菜垫垫肚子?荣安坊有的吃食,我们陈家酒楼都有。”
  
      一听这话,坐在桌上的客人们眼珠子刷的一下就亮起来了,赶忙扯着小二的手:“三盘腌黄瓜,两盘卤花生,再加上皮蛋拌豆腐、盐水鸭。”
  
      “灯影牛肉要一份!”
  
      “腌素菜拼一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