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门丑妇 > 第133章 野种

第133章 野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坛子放了鹿鞭的药酒一直埋在树底下,为了使药性与酒水更好的融合,必须得等个几个月才能入口,到时候药材与酒水相辅相成,滋味儿也会越发出挑,所以盼儿并不着急,再加上她肚子里的娃儿也不小了,这段期间不宜胡闹,出了月子之后再将药酒拿到褚良面前也不迟。
  
      这日褚良没有去军营,怡宁公主得到消息后,便直接坐马车来到了郡守府,就是为了见男人一面。
  
      身为公主,怡宁也知道自己最好矜持一点,毕竟她跟褚良的婚事现在八字还没一撇,若是表现的太过主动,怕是会被男人看轻。偏偏褚良满心满眼里只有林盼儿那个村姑,她要是再不上点心,恐怕就没机会了。
  
      走进了郡守府里,怡宁公主先前来过一回,后院儿的女眷也有不少人见过她,此刻纷纷俯身行礼,态度甭提有多恭敬了,毕竟这可是新皇一母同胞的亲妹妹,身份高贵,万一惹怒了这位公主,哪里还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等到怡宁公主的身影消失在小路尽头,两个妇人忍不住窃窃私语:
  
      “听说这位公主是为了定北将军过来的,也不知是真是假,说起来定北将军成亲的年头不算短,算上夫人肚子里头的那个,孩子都有俩了,也不知公主到底是怎么想的,非要上赶着给人当小娘……”
  
      “管那么多做什么,公主不比一个小小奶娘强得多?林盼儿的确是长的好,但再漂亮的女人天天看也觉得腻歪,将军也不是傻子,说不定真就成了驸马嘞!”
  
      更何况怡宁公主不止美貌,还代表着皇族的权势,自然跟普通女子不同。
  
      住在郡守府离的女眷们,个个都出身高门,打从一开始就没太瞧得起盼儿,毕竟一个小小的村妇,除了那张脸生的好之外,完全上不得台面,哪里配跟她们平起平坐?只可惜定北将军被迷得神魂颠倒,差不点将林盼儿捧到手心里,先前阮氏说了几句坏话,男人就被狠狠教训一番,打成了猪头的模样,如此上心,实在是令人嫉妒,偏偏碍于身份,这些妇人们又不好表现出来。
  
      现在看着怡宁公主跟林盼儿抢男人,这些女眷们心里头当真痛快的很。
  
      堂屋里,褚良正将香香软软的小媳妇抱在怀里,一只大掌不老实的在腰腹处游弋,栾玉突然快步走了进来,低垂着眼,只当没看见将军跟夫人亲密的举动,轻声道:“怡宁公主来了,想要见将军一面。”
  
      漆黑鹰眸中流露出极为明显的厌恶之色,褚良摆手,哑声道:“不见!”
  
      红润小嘴儿里溢出一丝轻笑,盼儿将男人的大掌一把掰开,漫不经心的开口:“人家公主来都来了,将军不见,未免也太无情了些。”
  
      视线落在小媳妇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儿上,男人喉结上下滑动了一瞬,对那所谓的怡宁公主更加厌恶,说起来,褚良连怡宁公主长什么模样都记不住,也不知道那女子究竟是着了什么魔,竟然非要嫁给他,真是不知所谓!
  
      “无情就无情,我又不是禽兽,哪有那么多的心思能放在别人身上?”说着,褚良伸手将小媳妇的胳膊捞到眼前,三两下的把袖口撸起来,露出丰润滑腻的藕臂,炙热的薄唇在手臂内侧的软肉上落下一吻,稍微用了点力气,留下一抹艳丽的红痕。
  
      实际上褚良想要的更多,偏偏小媳妇身子重,经不起折腾,他寻思着什么时候去找葛老头,要些不伤身的避子药,自己吃进肚子里,日后也不必再让盼儿遭罪。
  
      褚良虽是男子,却也清楚女人生产究竟有多凶险,就跟阎王爷隔了一层薄纱,即使盼儿现在怀的是第二胎,又有灵泉水那等奇物,褚良还是放心不下。
  
      男人气血旺盛,就跟个大火炉似的,要是冬天盼儿还愿意往他怀里钻,只可惜现在秋老虎的那股劲儿还没有过去,她都腻歪出来一身汗了,忙推搡着坚硬如铁的胸膛,小声道:“总得将话当面说清楚了才是,否则怡宁公主不死心,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上门,你也不嫌麻烦。”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褚良低哼一声,不情不愿的从堂屋里走出去,看到站在院前的怡宁公主,面容紧绷,神情严峻,仿佛不远处站着的不是美人儿,而是能要人命的恶兽般。
  
      一见到褚良,怡宁公主眼神霎时间亮起来了,面颊涨红,快步走到男人面前,小声道:“怡宁见过将军。”
  
      褚良拧着眉,略往后退了一步,丝毫未曾打算遮掩住自己的不喜,开门见山道:“褚某对公主没有半分情谊,还望公主另觅良人,别再将心思放在褚某身上了。”
  
      怡宁公主的脸色霎时间苍白如纸,她从来未曾想过褚良竟会如此无情,就算那林盼儿是个美人,但自己也不差,论身份、论相貌哪里比不上一个小小的奶娘?听说林盼儿先前还嫁过人,有过一个孩子,褚良难道是瞎了眼,否则怎么会看上这种放荡不堪人尽可夫的女人!
  
      她心里这么想着,嘴上也问了出来。
  
      一听到怡宁公主的话,褚良胸臆中登时涌起了熊熊怒火,盼儿就是他的心肝肉,根本轮不到别人来指责,就算怡宁是公主又如何?他还是觉得恶心!
  
      “公主,我夫人虽与人定过亲,却是清清白白从未做过那些腌臜事,小宝也是我的骨血,至于先前她进府当了奶娘,是我卑鄙,强逼了她,根本轮不到公主来说嘴,您现在这所作所为,实在是令人作呕,像您这种金枝玉叶,褚某一介武夫,万万不敢玷污,还请您尽快回京,否则为了不延误战机,褚某会做出什么,也就不敢保证了。”
  
      说到最后,褚良面上露出明晃晃的煞气,他轮廓生的本就比普通男子要深邃许多,鼻直口方,身形健硕,此刻这威胁的话一出口,浓重杀意如同疾风骤雨般扑面而来,登时就将怡宁公主吓得花容失色,两腿发软,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亏得老嬷嬷赶忙扶了一把,这才没让娇滴滴的公主摔了个狗啃屎。
  
      “你、你大胆!”
  
      女人气的浑身发抖,满眼含泪,心里简直委屈到了极点,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褚良竟然如同一块木头似的,半点儿不解风情,就为了一个贱人,胆敢威胁堂堂公主,真是大逆不道!
  
      对于这种蛮不讲理的女人,褚良也没什么好说的,冷笑一声,看也不看怡宁半眼,转身直接往屋里走。
  
      他心里打定主意,要是怡宁公主再胡闹下去,便让人直接将她给绑了,送回京城,否则这女人就跟浑身疙瘩脓包的癞蛤蟆似的,趴在脚面上,不咬人膈应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